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哪天去把联盟炸了吧(1)

总之ooc




1.

叶修推开房间门,房间里的冷气瞬间争先恐后地挤了出来,走进黄少天的房间也感受到冰天雪地的意味。

床上不见黄少天的黄毛,只看见纯白的被褥卷地像只虾饺,被尾里伸出来两只白藕般的细脚踝,苍白的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之中。

用脚趾想也可以知道那只虾饺里面卷着的是黄少天。

要是平时叶修肯定会去挠他的脚板,逗他起床,看着他不情愿地翻身,然后双眉紧锁,睫毛如蝶翼般微颤,最后不服气地半睁开眼睛,水一般的眼瞳带着少见的稚气与童真,双颊会微微鼓起,不满的嘟着嘴,不过几秒后他就会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说“哇哇哇!老叶你个混蛋怎么会在这里?!”,晨曦会洒在他浅栗色的发丝上,好像撒上了金粉,烨然如神人,如果无视他的喋喋不休的话。

这确实是一个极美好的景象,然而现在他困得要死,尽管大梦初醒的黄少天很好玩,但是他现在真的很困……

叶修刚从H市搭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过来G市,因为后天就是全明星,所以趁着职业群里叽叽喳喳地讨论全明星的阵容时,叶修去抢了几个boss,尽管这样,很快就被职业选手们群@,外加一系列的窗口抖动,然后就被黄少天的垃圾话荼毒了两个小时,虽说他对此的免疫性极强,但耳朵被叽叽呱呱几个小时,任是他也顶不住这样的疲惫。

叶修打了个哈欠,环顾四周,思量着除了黄少天的那张大床,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睡。

黄少天的房间算不上井井有条,但也算干净整洁,椅子上窗台上堆满书和CD,花花绿绿地,还掺杂了些漫画书,地面的角落里堆满了《jump》,柜子上放了形形色色的手办,有一叶知秋的,有夜雨声烦的,甚至还看见了王不留行的。

“呵,天天往王不留行身上面扎针吗……”叶修轻声地吐槽道。

台上的电脑还开着,在黑暗的房间里蓝幽幽地亮着瘆人的光,屏幕上是荣耀的页面,埋骨之地的冷灰色的背景,对话框内的少许几十个字的垃圾话连珠炮还没有发送出去,几只骷髅小怪在角色周围乱啃,出于人道主义,叶修顶着倦意,帮他下了线,抽出了账号卡,然后才想着要开始补睡。

黄少天用被子把自己包成了一团,占据着床最中间的位置,可能是觉着有些闷,还不安分地蠕动了一下,换了个姿势。

像只仓鼠。

叶修想到。

黄少天的动作着实好笑,愣是叶修也轻笑了一声,嘴角扬起微微的弧度,无奈地叹道:

“少天啊……”睡着了还那么不安分。

叶修伸出手去推了一把那个白团子,想把它推到床的另一边,没想到他还不乐意了,裹着被子动来动去,死是不放弃那块早就被躺的暖烘烘的方寸之地,叶修推搡了几下黄少天和他的被子愣是没有动,便也放弃了,就着边缘躺下了。

叶修也不是睡相差的主,因为懒,踢被子翻身抢枕头这些动作对他能量的消耗大了不止一点。

黄少天的枕头很软,一睡下全陷了下去,铺天盖地的都是黄少天的味道,像八月的盛夏,太阳照得叶子几乎透明,空气都是燥热的,而自己捧着个冰镇西瓜在绿叶树下乘凉般的舒畅,说不出的爽快与淋漓。

 

 

就好像他的人。

总是踩着细碎的阳光,笑起来似乎比太阳还要灿烂,暖洋洋的,金灿灿的,仿佛一团不会熄灭的火,向着剑所指的方向,炽热的燃烧前进,好像为了梦想燃尽自己的青春也在所不惜。

他周围的空气都跃动着光,总是给人带来希望,带来欢笑。

他的阳光总是可以很轻易地得到其他人的好感,不了解他的人几乎都会认为他平易近人,交友众多。

然而实际上黄少天比谁都要冷酷一些。

跟他打过比赛的都知道。

那种如暗杀者般阴冷的犀利眼神,如毒蛇般的刁钻的时机,如古骑士般绚丽的剑术……

比谁都话多,比谁都冷静。

黄少天如明月清风,一吹一拂,不带走一片云彩,不留下任何云烟,除了文字泡。

想起黄少天,职业选手们最先想到总归是他那逼迫联盟改规则的壮举,再其次才是他那冷静得近乎无情的机会主义。

 

 

 

那时叶修和他还没有开始,于叶修,黄少天只是一个很吵的后辈;于黄少天,叶修也只是个长着张嘲讽脸的前辈。

叶修看好他,跟魏琛聊事情的时候也会去逗一下小朋友,喊他“少天少天”,在jjc上虐暴他,美名其曰挫折让人成长。

黄少天从小就不如乔一帆那般听话,每次jjc上都会不停地骂人,好像想把文字泡当攻击使,让文字泡淹死叶秋,所以叶修看着黄少天长大,看着他的垃圾话一天天变多变精,然而即使到了现在,他也能一句话就堵住黄少天的嘴(手)。

黄少天的话痨大概是那时候练至大成的。

于黄少天来说,叶秋只是一个不要脸,没下限的哥哥。

所以哪怕他们会互相叫“老叶”和“少天”,但彼此心无杂念,只是当做朋友的称呼而已。

 

叶修在他身旁躺下。

空调开了20度,叶修只穿了件白衬衫,觉着有些凉意,然而被子全被那一团虾饺给掳去了,顿时觉得世间苍凉。

虽觉得不怎么可能,但叶修还是试着用文明人的方法来要点被子,他知道,睡着的黄少天是可以哄的,而且还不会像平时那样说垃圾话,差不多只是个黄九岁。

为什么叶修会知道这些? 经验使然。

“少天啊”

叶修尝试着把声音放轻柔一些,好让黄九岁觉得温柔一点,一边说还一边尝试着是否可以剥开点被子。

黄少天把自己包的像一只粽子,被子被他揉成了一团,四个角都在他手上。

叶修抽丝剥茧般地一点一点地抽着,还好言劝导着他:“乖,少天啊,松开手哥给你糖吃……”黄少天的脚有感应似的般缩了一下,然后慢慢钻出了浅黄色的脑袋,叶修的手覆在他的脚板上,黄少天的脚很细,骨节分明,血管在白皙的皮肤下清晰可见,一只手刚好能握住整只脚,温热的手掌心碰上冰凉的脚,不同的温度相贴让他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叶修慢慢摸上了脚踝,用手上的老茧慢慢的蹭着那里的细肉,人体的温度让黄少天感到舒适,便慢慢地放松了下来,手上拽着被子的劲也软了,嘴里哼唧哼唧的也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叶修什么也没想,一心只想抢被子。

叶修放下他的脚踝,抽走了他的半张被子,还撸了一把他的黄毛。

被搓了头的感觉不好受,被莫名奇妙抽走半张被也不好受,黄少天委屈地“呜”了一声,像是声哽咽,压着喉咙的委屈不甘的呜咽,倒像只小奶猫不服的示威。

盖着同一张被子叶修大抵也能听见那一声呜咽,黄少天还是缩在被子里的,他现在可以清楚地看见黄少天——背对着叶修,光着上半身,蜷曲在一起的身子可以数的清他一节节的脊梁骨,精瘦挺拔,手上紧拽着被子的一角一动不动,呼吸有规律地起伏着,颈后的发丝恶作剧般的翘了起来,平添了一份俏皮与可爱。

叶修记忆之中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黄少天了。

魏琛养着一群瓜孩子,再有能耐也有管不过来的时候,所以每逢叶修去G市,就会连哄带骗地让他去看着孩子,自己忙里偷闲去爽一把。

那时候蓝雨一群都是十三四岁的青春少年,热血澎湃,打闹完以后直接脱掉上衣满俱乐部跑是经常的事情。

黄少天还不如这般高,到了叶修的下巴,身子骨里满是蓬勃的生长力,全然不像年仅十八但是却像风烛残年的叶修。

他有着不屈和执着,哪怕被打趴了好几句也丝毫不减气馁,所有细节都是越来越仔细,没有一点灰心的情绪,浅褐色的眼瞳里满是热血和激情。

叶修觉得他比海贼王还要燃。

便对他多看了两眼。


tbc.


这里是竹空......请多指教

 


评论(5)
热度(197)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