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哪天去把联盟炸了吧(2)

总之ooc 原著背景

为什么联盟还不出场orz




2.

睡到一半时叶修感觉到什么东西压住了胸口,让他透不过气。

一睁开眼就是一团乱糟糟的金黄毛发。

一刹那还以为上来了只金毛。

黄少天身子依旧是蜷曲成一个虾球,绵长而温热的呼吸喷薄在他胸膛,痒痒地搔着叶修的胸口。

叶修本来就睡在边缘。

黄少天还没有自觉般地不断往他身上挤,叶修觉得他分分钟都要掉下床。

 

黄少天大概是半夜觉得冷了,所以才不断地往身边唯一的热源上靠,用身子感知温度嘛,谁不会?

黄少天此时已经一只脚搭上了叶修的腰,叶修想要帮他再找一床被子也不可能了。

 

那索性抱住他好了。

不知什么欲望让叶修想要这么做。

明明可以一把甩开他然后自己去床中央睡,但他没有这么做。

 

想要抱着黄少天。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黄少天只是单纯地追随着热量,一旦抱住了那一块移动热源以后便也不再动了。

叶修右手环着黄少天的腰,左手让黄少天枕着头,然后一缕一缕地顺着他的头发。

黄少天的发丝很软,摸上去十分的舒服,叶修感觉自己像是抱了个抱枕。

少天比他矮了一个头,叶修的鼻子刚好可以蹭到他的发顶,所以满鼻腔的柠檬味,清香,带着点热,好像阳光照耀下的光彩流溢的冰块。

叶修微微地蹭了几下,黄少天怕痒般地微缩了一下。

像只刚出壳的小鸟。

 

所以说

安静时多可爱。

 

叶修拿过空调遥控调了一下温度。

你以为作为全荣耀最没有下限的人之一会帮可怜的黄少把空调温度调高?

不。

叶修反而把它按低了几度。

看着黄少天觉着冷又往自己怀里缩,嘴里还骂着“woc好冷”,顿时感到十分满足。

 

黄少天很软。

 

他的粉丝都是这么认为的。

他又软又萌,明晃晃的,是个小太阳。

偶尔闹起来,就像一只会炸毛的小橘猫。

对粉丝来说,他的垃圾话就像是小奶猫用牙齿啃骨头,婴儿用嘴巴咬奶嘴,不像职业选手们那般的避之不及,反倒是平添几分可爱与俏皮。

 

事实上黄少天也很软。

是指身体上的。

身为一个广东人,一天不吃个三四顿都对不起自己的祖籍,对不起自己的爸妈。

黄少天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广东人,一天的摄入量可想而知。

黄少天训练时嘴巴总是停不下来的,键盘周围全是各种各样的小零嘴,琳琅满目,他也不止一次被吐槽说可以去做零食批发,但是他们总是被一句“你们没吃吗?”噎得死死的。

所以蓝雨训练时总是可以听见咔滋咔滋的声音。

有几次蓝雨唯一的女性——清洁阿姨在夜晚总是听见此类声音,以为是有老鼠,老鼠药都买好了,结果发现是黄少天在给自己加训,嘴里叼着根百力滋在吃的不亦乐乎。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蓝雨的队友们也乐得他啃零食,因为起码他吃东西的时候不会说话,虽有些噪音,但比起一大串让人头晕眼花的话来,这已经算是小搔小痒了。

在一大顿膨化食品的攻陷下,即使黄少天很活泼很好动,但还是不可避免的长了点肉,圆圆润润的,两个腮帮子鼓起来总让人想要上去捏一把。

不过好在黄少天属于怎么吃都吃不胖的类型,所以,他的体型虽然说不上的精瘦,但还是纤细挺拔,两臂也有块小肌肉,垂在袖口,像一截白藕,抓起来颇有肉感。

 

黄少天此时在叶修怀里,叶修也是这么觉得的。

身子上的肉软软的,像凝脂一般的弹滑,抱上去很有手感,就像抱了个枕头,舒服得让人忘记这个个有筋有骨的少年。

 

叶修还是第一次抱着黄少天。

 

虽说小时候在蓝雨训练营时候陪他们睡午觉时与黄少天同眠共枕很多次,但抱着睡还是第一次。

一是因为黄少天的睡姿是出了名的奇葩,据不可靠的传闻说:黄少天夜里会翻跟斗,会打太极,还会使出龟波气功,一到圆月的时候就会变成变态杀人魔……总之被传的神乎其神,也不知其真假。

反正郑轩小朋友在晚上莫名其妙被揍了几次之后就再也不敢爬上黄少天的床了。

二是因为热。虽然那时候空调已经开到足够低了,但十几个青春少年挤在一块,再冷的空气都被人的热气给逼走了,蓝雨训练营跟个托儿所似的,要不是魏琛极力耸动叶修去体验,叶修说不定就不会去陪黄少天睡了。

虽说魏琛这用意有些迷雾,但每次叶修还是乐呵呵地同意了。

 

毕竟,

叶修很期待黄少天。

无论是他的人还是他的夜雨声烦。

 

他究竟会成长成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光是想想就让叶修好奇了。

 

 

那时候每次跟黄少天睡,黄少天都会哼唧哼唧不愿意上一会儿,然后才妥协。

抱着个半身高的枕头,气鼓鼓地指着叶修的脸,说:

“要是你半夜吵醒我你就死了!我可是职业选手,我的休息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万一你吵醒了我影响到我明天的训练,你可是@#¥%&*.......”

 

到底是谁吵醒谁啊。

叶修想。

 

因为黄少天每次睡不是拿脚踢上叶修的脸,就是揪着叶修的头发不撒手。

“少天啊,你是存心让哥变秃子吗?”

但当叶修揉着头发,带着些委屈与难办的语气这么对他说的时候,破天荒的黄少天还会脸红上一阵子,像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但又不好意思低下头道歉,最后挣扎了几番,只好颇为羞愧地解释道:

“什么嘛!都让你不要跟我睡了,我昨晚是梦到一个大萝卜我怎么拔都拔不出来,然后就稍微使了点尽而已……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嘛!我昨晚是激动了点……额…你没事吧?”

叶修不会应他的,只会伸出手来,跨过尴尬的空气,在黄少天躲躲闪闪不知何处安放的眼神下,出其不意地狂揉他的头,把他的头发揉的乱蓬蓬的。

嘴角是压不下去的笑意。

如皓月般柔和。

黄少天会一把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的胡作非为,嘴里还气愤地念叨道:

“什么嘛什么嘛我都跟你道歉了你不能这么欺负我,我靠叶秋你还揉你还揉,有本事jjc走起啊,你妈妈没有教你怎么学会原谅别人吗?”

 

“对不起啊,我很久不见我妈了”

 

这些对于叶修来说没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该放下的都放下了,现在肩上背的只有荣耀和嘉世,讲这些也无足轻重。

但黄少天不是这么认为的。

叶修清楚地看见他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抱歉,黄少天的眼睛里可以表达很多情绪,方才被揉头的时候还是明亮的黄,像是阳光下的水果糖,晶莹剔透。可现在却是一潭深沉的泥水,卷搅着自责与愧疚,暗流涌动,旋涡深处是洞一般的黑,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像一只偷吃骨头被主人发现的小狗,耷拉着耳朵,想要道歉却组织不出想要的语言。

 

叶修看着他,竟也不知所措,心像有一百只手在挠,那是森森然的负罪感。

想要让他笑起来,想要他不要伤心。

但是,

谁能告诉他此时是该安慰他,还是该揉揉他的头,笑着说“去吃早餐吧?”然后挥手离去,又像是动漫里的主角霸气地说“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叶修还是第一次有了犹豫。

他离家出走可以走的剑及屦及,不念一丝旧情,不带一点痕迹。

现在却对于黄少天的情绪犹犹豫豫。

他在联盟圈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现在对黄少天束手无策。

叶修也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在意一句话。

他本以为自己足够了解黄少天,他知道他打比赛时的小习惯,他也知道他喜欢吃哪个品牌的雪糕,他也知道他睡觉会揪着自己的哪一撮头发,但是却不知道他会对自己的一句话这么上心。

还是说他对谁都是如此。

不只是叶秋,而是对谁都可以摆出如此让人心疼的表情,想要让人去安抚,去拥抱,去举高高?

 

叶修想不明白。

自己对于黄少天是否是特殊的那一个,他是否也可以对于黄少天难见的软弱付以他特殊的温柔,他看不清,他也没有自信。

叶修当时所有的智力都点在了一叶之秋上面,这种事情他脑子实在转不过弯来,最后他只好拍拍他的头,轻声说:

“去吃饭吧”

 

叶修现在想来那时应该抱住他的。

他没有拥抱过人。

也不知道怎么去拥抱。

但叶修觉得当时自己应该这么做。

只要稍微弯一下身,让他乱糟糟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而自己圈住他的手臂会将他们隔成不被外界所干扰的圆形世界。

可能还可以听他在自己耳边嗫嚅说对不起,自己也可以轻拍他的背表示安慰,跟他咬着耳朵说 都过去了。

这样说不定黄少天会更粘自己。

 

 

叶修收紧了手臂,感受着黄少天的体温。

黄少天的呼吸喷在自己的锁骨处,痒痒的,温热的,鲜明地提示着他的存在。

做了一个算不上噩梦的梦,醒来却发现那人却在自己身边,躺在自己的怀中。

就好像四年后自己历经了人情冷暖,回眸发现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从未走远。

好像所有的遗憾全都可以烟消云散了。

 

嘛,

反正他还在身边。



tbc



睡了两章orz

 

 

 

 

 

 

 

 

 

 


评论(7)
热度(228)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