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哪天去把联盟炸了吧(3)

总之ooc 原著背景

现在的时间是第五赛季,天天出道后的一年,老叶还在嘉世




3.

黄少天醒的时候习惯性地翻了个身。
  然后发现有些不对劲,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然而那只手好看的很熟悉。
  骨节分明,匀称修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指甲缝里没有一点污秽。

一瞬间各种各样的回忆如海潮一般涌进脑海里。

他当然知道这只手是谁的。
  因为他曾经把它放在手上把玩过无数次,甚至还经常因为jjc上输给了这只手的主人而上嘴咬过,在上面留下一排排整齐的牙齿印,然后被嘲笑说“少天你不做狗可惜了”
  太熟悉了。
  所以黄少天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叶修的手。
  瞬间一群草泥马在黄少天的心上奔腾而过。
  他抬起头,正对上一双如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
  深沉地盯着他看。
  也不知看了多久。

一睡醒发现有人正盯着自己看,而自己又在那个人的怀里……

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以为自己穿越了。

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职业选手的反应都在0.1秒以内,更别说是职业选手中的尖子生黄少天,不带任何犹豫,开口就骂道:

“尼玛!叶秋你老子怎么会到我床上来的?!woccccc你怎么进的我的家门,我记得锁了门的啊?不对不对!你为什么在G市啊?!………咳咳”
  黄少天激动地说着,可惜嘴巴因为太干,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他一脚踢在叶修的身上,自己顺着力道,将自己送到了床的另外一边。

瞬间两方割据,偌大的床中间像是隔了条银河,只有身上的被褥缠在两人的身上,联系着两方。
  黄少天恶狠狠地盯着叶修,像是要在他身上盯出个洞来,但是他头上还顶着个乱糟糟的鸡窝,他威胁般的眼神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
  叶修只是笑着。
  不像喻文州那样笑里藏刀让人感觉阴森森的,而是如月光流水般的温和,眼波似水,纯洁的让人怀疑不起来他是有什么坏心思。
  

“少天大大一早就这么精力旺盛?”
  叶修端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开口说道。

他也刚睡醒不久,刚开口声音还有些沙哑,比平时的低了低了几个度,听着让人恍然,像是压在自己耳边吹风似的。

黄少天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联盟关闭语音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这家伙是没有下限的,万一他端着这种腔调在耳机旁说话,那还有得玩吗。
  

黄少天被说的脸红,“咳”了一声,急忙解释道:
  “谁一早看见自己床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人任谁也会踹一脚的吧?!更何况你还……你还……”
  黄少天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间就羞赧了下去,小孩子赌气般拿被子遮住自己的脸,眼神躲躲闪闪的,也不敢好好的看着人说话。
  

“我怎么了?”
  叶修看着他好笑,明知他要说什么,但还是存心去逗他。
  “啊?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不对话说为什么转移话题了啊?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喂!你来干什么啊?”
  黄少天对叶修的不要脸知根知底,知道自己比不过他的无耻,也不管他的挑拨,直奔主题,顺手还梳理着自己乱成鸡窝似的头发。

 

“为了来见你算理由吗?”

叶修这是铁下心来要撩拨他了,至于理由,叶修也说不上来。

叶修一年没有见到他了。

半点交集也没有,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各自奔向不同的终点。

叶修在这一年里不止一次想要停下来向后望,想要看见以往那个总是缠着他的身影。

他知道他现在风头正盛,走在街上全都是他的大幅海报,上面是他英姿飒爽的身影,拔剑时的残影,转身回眸的一击必杀,穿着白西装风度翩翩收割少女心……

全都是他,全世界都是他的新闻,说他和喻文州又怎么怎么了,得到了什么奖,然后又击杀了谁,谁有又被黄少天在比赛中烦得吐血……

看着这些新闻,叶修心里说不出的别扭。

黄少天不应是这样的。

在他心里黄少天只是那个在蓝雨训练营中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混小子,上树捅鸟窝,零食不要钱似的吃,一言不合就上嘴咬他的手,完全不是那个被粉丝们围着要签名拍照的剑圣。

 

这种心情是什么,叶修也说不上来。

有一次去比赛的时候,在大巴上看着苏沐橙听着音乐听得津津有味,摇晃着脑袋哼着曲子,自己看着有趣,也去讨过半边耳机,然而被拒绝了。

苏沐橙那时候笑嘻嘻地说:“抱歉叶修,我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歌曲就不想分享给人呢,总觉得像是把自己的宝贝分享给别人了,怪难受的。”*

那是叶修语塞,他也说不上苏沐橙这么对待自己喜欢的歌曲是什么心意,只当是女孩子家的小心思。

也没想到这种小心思会到自己身上来。

 

黄少天的光芒照遍了全联盟。

他的帅气,他的果断,他的机会主义,平均地无私地撒遍全联盟,引得一阵阵的尖叫与掌声。

自己不喜欢他这样,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出席任何活动,不要去穿白西装让女孩尖叫,像自己一样,在幕后打机。

然而看着这些新闻只剩下个淡淡的苦笑。

自己有什么立场呢?

别说权利了,不让他出席活动的理由他可是一个也支吾不出。

自己可以让金子发光,却不能阻止一块金子发光。

 

撩拨黄少天也说不上什么心情。

只是看到他只在自己面前露出一个个旁人所不可想象的表情,或苦闷或羞涩,反正是不同于屏幕上的威风堂堂,每次看见这样的黄少天就觉得

 

心情愉快

指尖兴奋得隐隐颤抖

 

并不出于色/欲或是想要虐待他,也不想看他在自己身下哭泣求饶。

 

叶修只是希望

希望自己的黄少天与他们的黄少天有所不同。

黄少天就像喜欢的歌曲一样不想被人分享,想只有自己可以看见他,可以与他匹敌。

而自己是被黄少天特别看待的那一个。

 

看着黄少天在一缕缕地顺着自己的头发,腮帮子被睡红了一大块,鼓起来像是只松鼠,嘀嘀咕咕地抱怨着头发的难整。

 

叶修伸出了手。

就像很多次做的那样。

动作好像被缓慢拉长了好几倍,慢慢地跨过白色的床单,跨过以往与黄少天打闹的盛夏,跨过毫无音讯的泱泱四季,跨过自己扭曲的心情,跨过黄少天惊讶的表情,最后按在了他的一撮呆毛上。

顺着发丝摸了摸,凉冰冰的,直透到心里。

还是不曾变过的触感。

像是连细胞都记住了这种感觉。

 

黄少天睁圆了眼睛,浅棕色的眼瞳里闪着亮光,像是被撒上碎晶般地亮晶晶。

充斥着好奇与惊喜,还有疑惑,还有欲言又止。

如碎光般的眼眸

什么情绪也藏不住

 

“我又被联盟赶出来了,这一次少天你愿意收留哥吗?”

 

叶修一字一句地认真地说着,字正腔圆,像是某种严肃的誓言。

 

黄少天被他突如其来的认真搞得有些懵,也算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还想问一下为什么但就被他不带怜爱地揉了头。

 

黄少天一句话也说不出,被叶修如黑潭般深不见底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他放在自己头上的手好像个紧箍罩,控制着他所有行动,他此时什么也做不了,逃不开他的眼神,逃不走他的手。

 

黄少天从心底讨厌这种感觉。

 

他从来都是控制别人的那一个,看着敌人一次次惊慌失措露出一个又一个致命的失误,然后自己像猎人一般将他们把玩在手心里,最后一击必杀。

机会从来都是把握在他的手里,从未溜走。

他从小就可以会把握住任何机会,他遇到不会的题可以在厕所门口去堵老师;有想要的高达玩具可以争取所有机会在家长面前扮孝顺,以此来得到零花钱;他想去撸串,学校所有的保安都拦不住他……

因为他先天的敏锐可以捕捉到其他人从未留意过的空隙。

黄少天习惯了自己掌控所有事态,自己运筹帷幄,他发誓要的东西从未落空。

 

叶秋是黄少天的例外。

从认识他开始,自己所有的垃圾话对他从来没有有效过,自己骂他打他咬他也从未奏效过,到头来好像自己不断地挥拳往空气里砸,而他只叼着一根烂烟,把手放在自己的头上,嘴里模糊不清地说声“少天”,自己便溃不成军,什么招儿也出不了。

好像所有心情都被他左右着,无论是笑还是怒,是自责是愧疚,都由他控制,开心是因为他请自己吃了冰棍,伤心是因为自己每天喝牛奶都没有他高,自责是因为自己的表现让他失望了,愧疚是因为触到了他的伤口。

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如一阵阵风,而自己的心像浮萍一样飘飘浮浮,占不到一点上风。

这种情况他最讨厌了。

他喜欢平等,只要叶修能为他想了一个晚上的数学题烦恼上十分钟,找他他pk时可以爽爽快快地答应下来,那么他对叶修的感觉可以好很多。

黄少天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也解释不了为什么自己一年时间里不跟他联系,只是不断不断地去比赛,去代言,去举行粉丝活动……

这些好像都只是为了再相见的时候,可以骄傲地挺起胸膛对他说声:

 

“看吧我多厉害”

 

幼稚地要死,黄少天自己想象那个画面都觉得一阵恶寒。

像幼稚园的小朋友第一次自己去买了一瓶牛奶然后回来像家长要小红花。

就好像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向叶秋邀赏一样,狗尾乞怜地想要他的垂青一样。

 

黄少天的骄傲比不孙翔低一分一毫。

他很坚定地认为不会干出这种事情,但是自己却不自觉地去关注叶秋的动向,看他最近又在干什么,是否有稍微那么一点……一点去关注他呢?

黄少天想一年里从一次次的活动找回自己。

他一次次潜伏在暗处,一次次给人出其不意,一遍遍让人刮目相看,以此来说明自己还是那个骄傲的没有人可以控制的黄少天。

叶秋只是个bug,他不是例外。

 

 

然而

 

然而

 

无论怎么地去挣扎,自己心里的愿望还是那么明亮,炽热地想要将整个人吞没,火辣辣地烫着黄少天的身体。

自己的心七上又八下了多少回,

那句话记者粉丝们都说了多少次

 

但还是想听他说,用他那低沉的烟嗓,摸着自己的头,说:

 

 

少天,你很棒

 

就像明月般温柔

而它只属于自己。

 


tbc


都快1w字了还没下得了床(。﹏。*)

两个小可爱被我写的像个变态......

剧情什么时候才上线(望天)

 

 

 

 

 


评论(6)
热度(167)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