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哪天去把联盟炸了(4)

总之ooc 原著背景

这一章是插叙第四赛季




4.

叶修并不是第一次住进黄少天家里。

而无论是这一次还是上一次,都是联盟的错。

 

上一次是第四赛季的时候。

黄少天那时候星光闪耀,声名远播。

一是因为蓝雨本身对他付以极大的期望,哪怕还没有到年龄,却还是带他去很多比赛,然后做了很多的宣传广告,打响“妖刀”的名号,给俱乐部带来经济效益。

十六岁的阳光小正太自然吸引不少妈妈粉姐姐粉们的目光。

还有就是因为他的话痨。

这恶名昭彰的一点,哪怕是在黄少天在役的十年间,热度也不曾减弱过。

因为种种原因,黄少天在第四赛季一直处于风口浪尖,被各种媒体分析评论,一下子就成了电竞圈的明星选手。

所以蓝雨也风头正盛,各种各样的友谊赛主场都在蓝雨。

 

“那个……叶队,没有想到今天会有国家级的领导人来了G市,我们本来订的酒店都被占了……所以能不能委屈您一下……去黄少天家里留宿一晚?”

那一天叶修刚到了G市去打客场比赛,联盟的工作小哥突然这么说。

那个工作人员看起来很紧张,哈着腰,把头低的像是要埋在胸口,手不断地拽紧了衣角,额头上满是虚汗。小眼神不断地去飘忽到叶秋的脸上,观察着他的表情,要是叶秋有一点不愿意的表现,他就要立刻上报情况,然后去安排各种各样的麻烦事。

他紧张啊,对于安排住宿这种事情,他心里也没底,因为他刚刚问遍了要来蓝雨打比赛的职业选手,没有几个人愿意去黄少天家留宿,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说辞:

“黄少天那小子太吵了”

说得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斩钉截铁,铁了心不想跟黄少天共处一室。

不然怎么会辗转到叶秋这里。

三连冠的选手自然是被联盟当宝一样在手上呵护着,谁要睡街头也不会是他睡街头。

 

所以叶秋是他找的最后一个人,早就打算好谈不妥的准备了。但还是放手一搏,如果连他也拒绝了的话,有些工作人员恐怕就得在网吧过夜了。

他作为一名良好的中/国/公//民,从来都是希望国家繁荣昌盛的,但是他现在第一次巴不得其他国家立马在中/国/境/内扔一枚炸弹,好让那尊大神风风火火地回首都商讨对策,不要来干扰蓝雨的比赛。

叶修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他,只是望着G市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位小哥耐不住这样的沉默,咬咬牙顶着压力,沉声说:

“那个……就一晚上,请您忍耐一下就过去了……黄少他其实也没那么吵……”

说得越来越小声,越来越没自信。

他只是一介普通的工作人员,也不认识黄少天,怎么知道他私底下到底吵不吵,反正他在赛场上是够吵了的,对于黄少天他也不敢打包票,这样说完全是信口开河,说出来自己都不信,更别说要说服这位荣耀的大神了。

 

要完要完

今天肯定是要加班了

 

“可以的”

正当那位工作人员心理天人交战的时候,叶修突然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工作人员本来就做好要被拒绝的心理工作,瞬间没有反应下来。还结结巴巴的说:

“叶神,就一晚上不会打扰到您……欸?!”

他猛然抬起头,惊讶地望着叶秋。

叶秋正叼着根烟,吞云吐雾,赤红色的嘉世队服穿得松松垮垮,双手斜插在裤袋里,悠然自得,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颓废表情,全然没有什么委屈与难办的神色。

 

当真是天神下凡,老天有眼,天不绝人。

那位小哥感叹道。

见着有路,立马狗腿地把黄少天的地址给了叶秋,大声地喊了一句“谢谢叶神!”

然后一溜烟地跑回工作人员的车辆里安排后事。

 

叶修是自己搭过来的,没跟其他嘉世队员一起。

因为他实在不想见到陶轩的那一张脸,找了个借口改签了机票先一班机飞了过G市。

本来想签后一班的,但想到还有很多资料要整理还是作罢。

更何况,现在这个时间过去,

还可以更早见到黄少天。

 

叶修否认不了想要听见黄少天的声音的心情。

无论是骂他也好踩他也好讽刺他也罢,他的声音是不会变的。

说的快的时候会变尖,虽不如女孩的尖锐,但他的声音里总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他心情平稳下来,再不好的事情好像也会被他的光亮所湮灭。

只剩下一串串如玉佩相撞般清脆的灵动的笑声。

 

跟陶轩吵了一架,让叶修感觉很糟糕,觉得彼此已经没有明天了,虽然此前隐隐的感觉到彼此的理念不合,但没想到矛盾来得这么快。

正如陶轩理解不了他为什么不参加商业活动,叶修也理解不了一个电子竞技俱乐部要大力发展商业活动。

叶修在机场抽了四五包烟才来的G 市。

 

清晨的G市灰蒙蒙的一片天,路边的杂草蜿蜿蜒蜒地爬满了旧屋子,一片沉绿,看不见什么生机勃勃的精神面貌,仿佛只听见叶子们的哀叹,哀叹它们只可以看着自己变深变黄,最后瑟瑟的零零飘落,落向万籁俱寂的深秋,却什么也不能做。

叶修在机场抽完兜里的最后一支烟,把烟用力地在烟灰缸里碾了一下,看着烟草都被碾碎了,青烟飘起然后虚无于空气之间,然后才打车去了黄少天家。

站在黄少天家门口,叶修看了看手表刚好是六点整,小家伙多半还没有起床。

他没起床,现在大概在被窝里甜咪咪地睡着觉,衣服撩到了肚脐以上,然后双腿紧紧地夹着被子,流着口水斜躺在床上。

但这些并不会左右叶修按门铃的心。

APM500+的叶修瞬间就按了十几下门铃,快速地都起了残影,十几下的铃声里面的人再嗜睡,估计也已经被吵醒了。

但开不开门是另一码事。

黄少天可能会用枕头夹着自己的耳朵,不去听这魔音灌耳,妄想要抵抗这催死铃般的催促。

心想着要是过了很久还没人开门,那门外的人就会离开

等了半晌还不听闻有动静,也猜到里面那人打的主意,伪装没人的现象拖时间来睡觉。

会赖床,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叶修轻笑一声,再次把手按在门铃上。

黄少天不起床开门,自己当然也得动真格。

这次可是玩真的了,打游戏打了这么久,还会怕按一个门铃?

叶修用他每分钟500个有效操作的手速把黄少天的门铃按了3分钟。

哪怕是只猪也该跑起来开门了。

源源不断的刺耳的铃声灌入脑海,是个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黄少天抱着个枕头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个圈,心里念念不忘要和周公约会,嘴里骂了不知好几次的娘,把门外的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然而刺耳的铃声却还是不断地拨动着他的耳膜。他

挣扎了好久才狠狠心一咬牙弹了起床,顶着困倦,抱着个枕头跑去和门外的人拼命。

黄少天一打开门也不看来者何人,劈头盖脸就把枕头往他身上砸,还骂道:

“你丫有病吗?现在才几点啊?!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今天还有比赛!!你有完没完?手速是这么用的吗?比赛不好好打用来按别人门铃?!你当按门铃是太鼓达人吗?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睡觉!”

 

黄少天平时不是这么对人的,要是有人在早上吵醒了他就拿枕头砸人家,这样未免太过黑暗。

但黄少天其实早就在床上翻滚的时候就分析好了,从铃声的密度来看,这样的手速只有职业选手才有,普通快递小哥哪怕他单身,也飞不了这么快,更何况他们往往按了四五下还没有人开门就会离开,而职业选手当中,除了喻队以外自己还怕过谁?

而职业选手里那么闲,大早上就来飚巅峰手速的人……

呵呵

用屁股想也知道。

果不其然,那个懒洋洋的讨厌的声音就响起了

“我只按一下的话,少天会乖乖起床给我开门?”

门外赫然就是叶秋。

他为什么在这里?他在这里干什么?

一下好几个问题涌入了黄少天的脑海,但他此时却只顾得起叶修讽刺般的话

“呸呸呸要是你乖乖地按门铃我一定乖乖地起床开门!”

“真的?少天大大真的没骗我?”

“额……这是当然的”说出来自己都虚,连忙转移话题“喂喂喂,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今天有蓝雨客场的比赛,但那是蓝雨不是我家……该不会你存心要干扰我睡觉好让我无法好好发挥,哇,叶秋你太天真了!我堂堂剑圣怎么会被你打扰?”

叶修早就练成在一大段话中找重点的技能,便答道:

“主席大大微服私访,我来你家睡一晚。”觉得有些不妥,补充了一句“联盟的安排”

这样黄少天就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哎哎哎?我怎么没有听说?我还没有答应呢!小爷要把那个破联盟炸了!”

黄少天一大早精神倍儿好,正愤愤地跺着脚,把牙齿咬地咔咔作响,把叶修晾在门外,自己抱着枕头就往卧室走,打算再睡一波回笼觉。

虽然没有明说,但叶修知道他已经默许了这个请求。

 

终于见到他了。

顿时觉得浑身轻松。

 

哪个人说过“不靠自己努力得到的快乐,都可以称为毒/品”

这么说来黄少天算不算也是一种毒/药?

明明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听着他在唠嗑,就觉得心情愉快。

自己什么都不用做,静坐着等着他的圣光洒在自己的身上,得到救赎、得到自由、得到只有他能给予的东西、得到自己不用努力也可以得到的快乐。

黄少天这个人就像是上帝的恩惠。

叶修自己还能怎么办?光是被儿戏般地砸几下,枕头砸在身上就像雨点打在身上,没有半点杀伤力,听了几声埋怨,受了些口水,一切都很轻松,初来时的郁闷减轻了不少。

 

黄少天的房子不大,典型的单身公寓,沙发上凌乱地摆放了基本杂志,蓝雨的队服挂在了沙发背上,还有几个苹果在茶几上。

一切凌乱得有秩序。

别人可能看不出来其中的心思,所以对整理他的房子也无从下手。

就像是一个八卦阵,好像看出了其中的规律,但挖了一个空要你填的话,却是做不到。

更何况常人可能也理解不了黄少天的想法

就从书来说,一般可能会按照首字母分,按色系分,按高度分……一眼看上去整整齐齐,赏心悦目。

黄少天的书架真的看不出有什么规律,但叶修知道。

那是按心情分的。

其中的门道,分书的规则他也不是很懂,但是自有黄少天自己的道理。

他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随意。

 

很多人以为黄少天只有两种心情。

一个是开心,一个是超级开心。

好像所有的苦难在他身上都不存在。

他永远会没心没肺地笑着。

所有的情绪好像从来不会在他身上停留太久。

无论是怎样深痛欲绝的悲伤过了一两天都可以被冲刷得一干二净,就像无论在沙滩上多么用力地写下誓言,最终一个浪潮就会把它给湮灭了。

包括黄少天那些契若金兰的朋友们也没有怎么见过黄少天悲痛欲绝的样子。

就好像沉默寡言不适合他以外,一系列形容伤心的词都貌似与他无关。

 

但黄少天不是这样的。

他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灿烂。

他想得比谁都多,他的思维跳得比谁都快。

他所感受到的东西比谁都要深刻。

他不表现出来,只是因为不想得到某些自大的人的怜悯和安慰。

因为他自己可以把事情处理得很好,所以他不需要把自己的柔软面露出来。

 

他只需要做那个拔剑无情的剑圣就可以了。

 

tbc




写叙事就是个废人了......剧情发展相当缓慢.

评论(16)
热度(148)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