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哪天去把联盟炸了吧(6)

总之ooc 原著背景

两个人从认识到恋爱的纠纠缠缠的全过程






6.

第五赛季,G市,黄少天家中。

 

叶修和黄少天在餐桌两旁相对而坐。

像一场静穆地像是一场严肃的审判。

叶修托着下巴,手肘撑着桌子,指尖在来回地在桌子上敲着,像是在打着节拍,眼睛却认真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啜着瓶牛奶端坐在他对面,看似很冷静,但他心里却打着鼓。

虽然说早上这么他们在床上这么一闹,气氛是轻松了不少,但是上一赛季的尴尬事却骨鲠在喉,拔不上来也咽不下去,卡得黄少天生疼,逼得他无法开口。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向叶修搭话,明明两人相知相熟,现在却像是第一次相亲一样气氛凝重,神情尴尬。

黄少天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要为找话题而尴尬。

黄少天想了一下,只有荣耀女神可以救他。

就像对于吃货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也没有什么事是来一场荣耀解决不了的。

因为荣耀是他们最开始的地方,是他们梦想的起点,他们因为荣耀而联系在一起,光荣和屈辱都都是她说赋予的。

想着最近新闻的热点,黄少天开口问道:

“老叶,你认识那个新星周泽楷吗?刚出道还没打比赛就进了全明星,听说长得老帅了。”

黄少天心里忐忑不安,嘴里的吸管被他咬了好几折,卷成一个圈。

他的额发有些长了,挂到了鼻梁处,刘海遮下的阴翳跟衬托出他亮晶晶的眼睛,闪动着跳跃的光,那是在再阴翳的地方也掩盖不了的神采。

“没研究过他。”叶修托着下巴随意地说,看着黄少天微微皱眉的样子,突然又笑道“怎么?你怕他长得比你帅抢你女粉丝啊?”

叶修伸出手给黄少天拨了拨他过长的刘海,软软的发丝像猫咪的软毛。

“喂!你别胡说!我的粉丝可是对我忠心耿耿,我的魅力肯定比他大!她们绝对不会叛变的!”

黄少天不服气地回应道,嘴里啃着吸管津津有味。

“那就是对人家小你半年却长得比你高而嫉妒咯”叶修笑着问道,他知道黄少天一直对身高很在意。

“本少才不会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问你的是他打荣耀的技术,而不是他的外貌!”

黄少天被叶修踩了尾巴,一下子找不到怼人的话,只能强行扭转话题来引开身高的话题。

“那少天怎么还要喝牛奶?给老年生活提前补钙?”

叶修揪着黄少天的小辫子不放,给他磕到底。

 

叶修知道其中原因的,从刚认识那会黄少天天天喝牛奶,说是长得一定要比他高,从各方面打败他。那时候叶修付之一笑予以鼓励,但并不放在心上,作是孩子气的较劲,过几天就会忘了。

没想到黄少天一喝就是三四年。

叶修不清楚黄少天还记不记得当初的那一个目标,但觉得他能坚持一个习惯硬生生坚持了几年这种精神很可贵。

黄少天并不是那么喜欢牛奶味,牛奶特有的香醇被他称作是奶腥味,请他吃糖死都不要牛奶味的。

他抽烟抽了大半个十年,是因为尼古丁可以让他神志清醒,可以支撑着他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这是是他的必需品。

玩荣耀玩十年也不会腻,是因为热爱,是从心底热爱这个游戏,把荣耀视为终身事业看待。

那吃四年的不喜欢的食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能黄少天早就习惯了牛奶的味道,可以把它当做白开水喝,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黄少天对牛奶的感情从一而终——嫌弃但又强迫自己接受。

叶修光是想想如果他四年里的晚餐都是白切鸡的话,他会怎么样,可能在四年里的某一晚上,他会端起方便面抛下白切鸡吸溜吸溜起来了。

 

记忆之中的黄少天好像就是这样的。

不到目标誓不放弃,跟对方死磕到底不认输。

 

叶修也就是在一个夏天到过蓝雨,盛夏八月,烈日当头。

黄少天还只是株苗儿,以后怎么长,是走战术的还是走猛攻的,长成什么样,是好是坏都在这段时间决定。

所以这时候的训练颇为枯燥繁琐,好玩点的练习可能有拳皇和平衡球看来练手速和反应意识,枯燥点的可能就是打地鼠和连连看,单纯练手速。

正是躁动不安的年纪,连着几个小时的训练,很多人都是熬不住的。

那次叶修去蓝雨的时候黄少天正在点连连看,右手握着鼠标快地都看见残影了。

连连看的方块很小,就在毫厘之间,稍微手抖一下就会失误。

黄少天坐得端正,腰板儿挺得笔直像根标杆一样,叶修第一眼看到他以为又是一个张新杰样的强迫症疯子。

叶修不认识他,但他对于蓝雨的新人很感兴趣,便站在他身后看。

叶修兴致勃勃地在他身后看了十来分钟,看一下他是一块值得雕琢的璞玉,还是一块平平无奇的边角料。

游戏结束,电脑上显示出他的正确率和手速,下面还跟着一串排名与数据,那是其他孩子的。

叶修瞅了一样,身前这位的比别人高了十几个百分点,排在第一位,豁然是他们当中的最强者。

分数一出来黄少天瞅了一眼后,身子就软了下去,脑袋往前一倒磕在了键盘上,嘴里还念叨着:

“哇,累死我了,这个游戏怎么这么疯啊,手都要抽筋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开饭啊,我肚子好饿饿饿饿饿饿啊——”

说着还把脑袋往桌子上撞,像是强迫让自己清醒过来。

哪是什么张新杰,分明是一个捣蛋鬼

叶修在后面看着他变脸似的表现,觉得这小子真是好玩,刚想问他魏琛在哪里,没想到眼前的小朋友却突然转过头给他开嘴炮。

“喂喂喂,你为什么一直站在我身后啊?你别以为我看不见,我背后有什么吗?woc不会是郑轩那小子又在我后背贴纸条吧。话说,你是谁啊?你怎么进的蓝雨?难道是新来的扫地工?人事部在那边哦~这里是训练室。”

愣是叶修听见这么多话也是稍稍晃神,也算是荣耀大神级的人物,看着黄少天笑而不语,指了指他面前的电脑,说:

“你让我打一盘,然后你再猜猜我是谁?”

黄少天有些疑惑但还是一点头答应了。

叶修也是荣耀级别的大神,这点手速小游戏自然难不住他,正确率妥妥的100%,稳压黄少天一头。

黄少天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眼睛又快要粘到屏幕上去了,始终不敢相信这个神一样的成绩,黄少天用力地一拍叶修的背,说:

“老哥可以啊,这么高分,我们去竞技场pk一把吧!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当教练的吗?”

叶修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习惯性地摸了根烟叼在嘴里,并不点着。

望着黄少天,说:

“你们魏老大说包我整个夏休期的零食,我就来了。”

黄少天听了嘴巴张得老大,像看骗子一样对着叶修说:

“怎么可能?魏老大那么小气连泡泡糖也不请我吃,怎么可能会这么大方?!”

才刚闭嘴呢,就被魏琛从后面敲了一下头,疼出了眼泪。

“黄少天你小子说老夫什么坏话?!”魏琛乐呵呵地看着抱着头说疼的黄少天,还招招手跟训练室的其他人说:“练了3个小时了,都去玩吧,别跑远了。”

瞬间一窝蜂都涌了出训练室,争先恐后地,颇为壮观,整个蓝雨活像一间幼儿园。

叶修看着一群毛头小孩在走廊打闹,轻松愉快的气氛感染到的每一个人,叶修笑道:

“老魏没想到你还有带孩子的天赋。”

魏琛却是无奈般地叹了口气,摆摆手让叶修别提了。

“你说他们刚刚训练了几个小时?没有休息过?”叶修问道。

魏琛颔首,说“三个小时。训练多久没什么经验,只好慢慢调整。”

说着也从兜里掏出了烟和火机准备抽一根,正想着给叶修打个火,没想着却被黄少天一把拍下了,冲他们喊道:

“喂喂喂!不要让整个训练室都吸你们的二手烟啊!”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抽烟会被禁止,正愣神的时候,黄少天把魏琛推出了室外,却扯着叶修的袖子往上网区走去,说:

“我要和这个人pkpkpk,魏老大你自个去阳台抽去!”

叶修看着他觉得好笑,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地露出了银白的虎牙,像刀尖般的尖锐锋利。

任由黄少天拖着自己走,他可以挣脱,但是他不想挣脱,说实话,叶修很期待这个人有怎样的表现。

 

训练三个小时,说不上长太谈不上短,以他们来看三个小时刚好就是极限所在。

叶修瞄了一眼黄少天的记录,95%到99%左右徘徊着,没有特别大的出入。

十三四岁的少年轻狂浮躁,大多数都是觉得自己牛逼坏了,做这些枯燥乏味的练习简直是浪费时间,自己应该去跟叶秋那样的大神打比赛;还有的兴致缺缺,打半个小时就趴在桌子上应付了事,反正也没有惩罚,分数及格就好;还有的可以认真对待练习,一开始狂飙手速,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双手越来越累,然后越来越差,最后放弃……作为嘉世队长,他知道这都是新生的缺劣之处,而这些人被经理称为瑕疵品。

而那个黄少天,成绩居高不下,保持着一样的手速、一样的准确、一样的认真像机器一样仔细到了最后。

叶修骇然,他知道这个小鬼头看似弱小的躯壳下蕴藏着惊人的毅力与执着,用不了几年,这个少年便会疯一般地成长,成为职业圈子里叱咤风云的角色。

这可是一块上好的璞玉,乃成大器之人。

 

他像每一位少年一样贪玩,但是他却可以控制自己的贪玩,这是自制力。

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并做得很好,这叫能力。

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手速,让自己保持同一手速三个小时,这叫做技术。

训练的黄少天跟平时的黄少天好像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个体,一个认真严谨活像张新杰,一个活泼洒脱动如脱兔。

 

比起跟魏琛谈中年大叔的话题他更想看到黄少天能带来怎么样的惊喜。

所以他跟着黄少天也溜了走,留下魏琛一人在抽闷烟。

魏琛还没来得及说话,叶修就被扯去上了荣耀,随手拿了个马甲号,坐在电脑前其属性和技能。

黄少天开来了夜雨声烦,好像炫耀似地不断操作着夜雨声烦做各种耍帅的动作,好像在说我的账号多么地酷多么的帅气,毕竟夜雨声烦用的是他自己的脸制作的,夸夜雨声烦差不多等同于夸他自己。

叶修看见了夜雨声烦,剑客,握着一把通体冰蓝的武器,在原地旋转跳跃。

金黄的发丝随着动作舞动,割开灰蒙蒙的空气,突然脚一转直奔自己而去,无所畏惧。

剑客这个职业很适合他,叶修回想起刚刚见面时他的表现,浅黄发丝的少年如江湖剑客,面对强大的敌人毫不畏惧,剑锋所指处,所向披靡,凛然决绝,绝不退缩。

凛然傲骨,逢敌亮剑、敢做敢为、刀光剑影间尽显英雄本色。

 

打前叶修告诉黄少天他的名字是叶秋,是个荣耀职业选手,他打不赢他的。

黄少天只是很不屑地“切”了一声,反问那又怎样。

黄少天当然认识叶修,还知道这一年已经是他又拿了冠军,被称为“荣耀的教科书”。

他还知道自己手上的夜雨声烦还没有成熟,而自己也还没有成熟。

但黄少天还是上了,不为别的,只求像个剑客一样酣畅淋漓地大战一场。

输了以后,叶修问他还要不要再来一场,黄少天摇头拒绝了,并不是因为胆怯或是畏惧。面对失败他很冷静,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哪里比不上他,不只是经验,意识,战术,技巧,还有很多很多,足以让他用上好几年的时间来琢磨。

黄少天不会像五年后唐柔那样拼上全副身家来和叶修死怼十来场,他比她冷静,哪怕被打出三秒多的连击,哪怕自己已经红血了而只砍到叶修几刀,也不曾慌乱,只是认真地盯着叶修的动作走位,看出其中的套路,看出其中的技巧。他知道自己唯有一输,所谓他每一次都是孤注一掷,以血换血,不求赢只求可以给对方带来麻烦以至于可以看到更多东西。他意不在胜负,只在于差距,现实得让人无话可说。

叶修看着黄少天在专研视频的背影,就有预感

这个少年身上的火足以燃烧整个联盟

而此时败在自己手上的夜雨声烦

将会带来又一个奇迹。



tbc


求热度求评论

谁能教我怎么可以学到老叶的精髓_(:з」∠)_


 

 


评论(11)
热度(118)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