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哪天去把联盟炸了(9)

总之ooc 原著背景

凡人心事






9.

黄少天的家里蓝雨很近,也就不过走十分钟左右路,道路两旁的路灯明明灭灭,有一下没一下地打在黄少天张张合合的嘴巴上,把他整个人都衬得暖黄色。

叶修跟在他身后看他笑着,踩着细碎的步子跳跃着,像一只调皮的光之精灵,毫不吝啬地挥动自己手中的魔法棒,往他身上撒满了零零散散的光。

叶修抽着烟,看着白烟在空中袅袅升起,心情有些怅然,没想到陶轩和自己已经矛盾到了这种地步,两个人脚下所延伸出来的道路越来越远,彼此总归是要形同陌路。

像是一颗炽热的火球跌落在了冰天雪地里,他还想燃烧,想为嘉世付出力量,而周围只有一片又一片的皑皑白雪,浇灭了他拳拳忠心。

跟陶轩的谈话就像站在冰原之上,感受不到冰冷,唯一感受到的只有痛彻心扉的寒心。

 

叶修还是第一次如此渴望黄少天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想听陶轩的冷言冷语,不想看他那张中年发福的肉脸,只希望听见黄少天那叽叽喳喳的废话,声音明亮地像是镀上了一层金,他的笑容像是温暖的午后阳光,他的阳光从来不会刺伤他,只会暖烘烘地包围着他,让他感到安心,感到鲜少见的温柔。尽管他不说话也好,只要黄少天本身在自己身边,他就能获释。

还是第一次有人希望黄少天的废话在耳边循环。

而黄少天也不负叶修的期望一路上如黄河流水般滔滔不绝地说上了十分钟,从王杰希的大小眼讲到喻文州那对白切鸡可怕的爱意,还讲了广东做鸡的好几十种做法,最后到了小区门口还很大声地对他宣誓:“我一定要和你吃完所有的广东鸡!”

总是那么一往无前,从不前瞻后仰,信誓旦旦地许下一个又一个承诺,叶修看了无奈,却也笑了,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说:

“少天这么有钱,不如请哥把全世界的鸡都吃过一遍?”

黄少天对他吐了个鬼脸,说:“老叶你这不要脸的,连后辈的饭都不放过,活该你单身一辈子~”

叶修愣了愣,好笑地说:“刚刚某人不是说要养哥一辈子的吗?怎么,现在就怕了?”

说着还在黄少天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正中眉心,虽然力道不大但黄少天还是向后倒了一下。

其实这小小的一下真的不成问题,身体敏捷如黄少天只需要向后退一步就可以稳住重心,但叶修的反应比黄少天更快,先一把地抓住了黄少天的细长手臂,然后往自己方向一拉,本就重心不稳还爆着粗口的黄少天一把撞叶修怀里,连“我靠”的靠字还没有说出来就立马禁了声。

一切自然地就像是叶修设计好的一样,黄少天被弹额头到被拉进怀里这一系列过程,就好像他娴熟地用一叶之秋打出天击龙牙上挑圆舞棍这一系列的连击一样,闲云流水,没有半点空隙。

现在差不多是深夜了,路上都没有几个行人,更别说是黄少天的家门口了,声控的楼道灯早就暗了下去,两个人就好像隐没于黑暗之中,谁也没有说话,只剩下两个人交旋在一起的绵长的呼吸声,静静的,没有人打扰的时间。

黄少天被拉进怀抱时整个人都懵了一下,脑子甚至还有那么一瞬间空白地思考不了事情,但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剑圣,也就在那么一秒内知道了叶修抱他的原因。拥抱并不使黄少天感到害羞或者难堪,只感受到一阵一阵的安心,为自己可以成为叶修拥抱的那一个人而感到喜悦。

他认识叶修四五年,叶修什么尿性他都一清二楚,就是从来不给别人分担他的包袱,在别人看来无论怎样的困境,他都只会从从容容地抽着根神仙烟,然后化险为夷,明明自己都快被压得不行了,却还死扛着自己的责任,挺直着腰板,不给别人卸下一点来。黄少天小时候一直觉得这是逞英雄主义,但没想到叶修还次次都成了英雄,站在荣耀的巅峰,战无不胜,那时候黄少天想说出口的话也就变得不合适了。但黄少天还是一直想要他停下来,对他招招手说“这行李太重了,帮哥拿点呗”,不再一个人顶着风风雨雨,如果可以他很希望可以成为叶修的左右手,然后陪着他走到最后。

而如今,他感受到叶修挨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是多么的清晰,他似乎感受到若有似无的依赖,这让他感到欣喜,感到安慰。

他现在只比叶修矮了几公分,他的鼻子刚好碰到叶修的颈窝,鼻腔里萦绕着淡淡的烟草味,忽远忽近,忽浓忽淡,若有似无,占据着自己的嗅觉。黄少天回抱住叶修,加深了这一个拥抱,闭上眼睛,封闭自己的感官让这股烟味占据自己的全部感知,一步一步地向下沉沦,一步一步地将自己淹没。

两个心脏隔着单薄的衣料贴在一起,也说不上谁的跳得更快谁的更慢,都是平静地,鲜活的,有力的鼓动着,像是要把力量传给对方似的。没有人的心跳抢拍了一步,两个人这样拥抱还是第一次,这早已超乎一般朋友的动作,他们平时勾肩搭背,互相打闹,但是他们绝对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隔着一层薄衣还可以感受得到对方肌肤的热量,还可以嗅到彼此独一无二的味道,这是从没有过的体验,但是两个人却好像是早已排练过许多次那样镇定。

叶修把自己的重量都挨了在黄少天的身上,还可以闻得到黄少天发旋的淡淡的清新的柠檬味,叶修感受得到黄少天的手紧紧地箍住自己的背,而自己也是同样用力地抱住他,像是要把他揉进骨头里,再也不放开。

拥抱黄少天说不上是什么冲动,记忆之中好像早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那时候仅仅是想安慰他,但最后自己只能嚅嗫出一声“去吃饭吧”留下愧疚与后悔。而现在拥抱黄少天是出于什么心情呢?看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看着他的笑容在路灯的照耀下变得柔和,看着他的头发在空中随着他的动作一跳一跳,划出优美的曲线,像只小狮子一样不服地喷垃圾话……可能也就是是那么一瞬间,可能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可能仅仅是一个冲动,就这样——把他拉进了怀里,封锁他所有的退路,让他在这一刻只属于自己。

对黄少天的感情就像一条条溪流奔腾向大海,一开始只是留意了一下这个怪有趣的新人,然后慢慢被他吸引目光,开始对他变得在意起来,他最近的活动,他的笑容,他的垃圾话……一开始只是一滴水参与进叶修的生活中,但不过两三年时间他汇聚成溪流在心头上潺潺而过,不轻不重地在心上占据着重要地位,然后到现在……千万股溪流成了一个汹涌澎湃的大海,异样的感情如海浪一般不断扑打、冲击着鼓膜,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吞了去。

 

不知道抱了多久,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好像也只不过是寥寥几秒钟光阴,黄少天轻轻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喊了声“老叶”,轻轻地,像是怕打扰一个熟睡的孩子。

等到叶修圈着他的手臂稍微松了一点,黄少天才开口问:“发生了什么?”

“陶轩要我去拍卫生巾广告赚女粉丝,然后我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叶修的声音就响在耳边,闷闷的,听得人耳朵痒。

黄少天面对这样的回答相当的无语,用力地在叶修背后掐了一把,疼得叶修“嘶”地一声,才开口:“我认真的。再问你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

认真得像是要审判自己,字正腔圆得让人怀疑黄少天究竟是不是G市人,斩钉截铁地,不带任何余地,把自己逼到了死角。

记忆之中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认真的对待自己。黄少天对谁都很热情,但对谁都有一条界限,所以他不会过分地去干涉别人的私事,这一次他却大踏步地跳进了自己的空间。

叶修看着黄少天认真的表情,懒散地说:“嘉世内部的矛盾蓝雨队员来干涉没问题吗?”

黄少天一愣,然后后退一步离开了叶修的怀抱,揪着叶修的领子,罕见地破口大骂:

“我管的是你,叶秋!不是嘉世!你tm什么都自己憋着好受吗?”

英气的眉毛都拧成一团,水洗的棕色眸子愤怒地盯着他,夹杂着委屈与不甘,还有不可置信。

他想关心叶修,想知道他的痛苦,想为他分担,而叶修方才明明如此温柔地抱住了自己,将他的重量压在自己的身上,他本以为叶修已经信任他了,可以跟他一五一十地说出自己的难处了,但为什么他却不肯向自己摊开心扉呢?

叶修看着已经长高到自己眉梢的黄少天,像一只发怒的小豹子一样向自己咆哮,丢弃他平时的所有风度与从容,揪着自己的领子把他的眼睛死死的对上自己的,他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像是站在一片棕黄色的土地上,心下又是一阵阵海浪冲击上来,像是要冲破心脏。

叶修再次抱住了他,弯下身用手臂环住了眼前这个小小的少年,他知道自己是彻底败在了黄少天的手上,看着他澄清的眼睛就像所有的心事都被他窥探,看着这个总是想着要和自己并肩的小朋友,没由来地生出一点心酸来,像很浓的柠檬汁一般酸,但酸完之后却是无法抹去的清香,让人一步一步地上瘾。看着黄少天光滑的颈脖毫无防备地暴露在自己视线之下,猛然想起前不久一叶之秋无缘无故被烙下的咬痕,心里异样的感情做怂,魔鬼一般催促着他在那里种下自己的印记,最后只有轻轻地,如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个吻,干燥的嘴唇与温润的肌肤相贴,引得黄少天一哆嗦,刚想开口说话,就先听见叶修低沉的烟嗓响起:

“进屋说吧”

懒洋洋地像是把所有的包袱与压力都卸下,任由放松的自己在大海里随着海浪漂浮,漂浮。

 

 

tbc


快马加鞭把这一篇完结了

评论(11)
热度(96)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