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哪天去把联盟炸了(11)

总之ooc 原著背景



11.

从两情相悦到确认关系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一般来说都会抱着自己的情人亲亲搂搂不愿意下床,处于热恋期的他们往往都希望可以黏着彼此一整天,但黄少天很显然是一个异类,叶修也是。

 

在晨曦下,叶修含情脉脉地望着黄少天,伸出手抚弄着他的头发,就像所有小说的男主角那样,温柔地说:

“既然少天大大这么喜欢哥,不如下去买份早餐送上来?哥我要烧卖虾饺外加叉烧包”

黄少天一开始还期待着他可以说些什么,听到后立马黑了半边脸,心里吐槽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在被窝里一脚踹上叶修的腰,说:

“有你这样的男朋友吗?要不是你天哥我宽容大量阔达大度早就习惯了你的卑鄙无耻没下限,换个小姑娘肯定马上和你喊分手!”

叶修也只是想逗逗他,也没想着真的要让他孤苦伶仃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去买早餐,手疾眼快地一手抓住黄少天踹过来的脚,一手撸了一把他的乱毛,说:“行啦行啦天哥你也不是小姑娘,快起床穿衣服,说好带我去吃一整天的。”

黄少天也没打算像小孩子一样撒娇打滚,麻溜的随手套上了件衣服,边穿边对着叶修说:

“敢情你跟我拍拖就是为了吃呀?要不要天哥包养你?”

只是随口的开玩笑,也没管叶修是怎样的答案,黄少天往身上套了一件连帽衫就去刷牙洗脸了。

直到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才恍然梦醒

 

自己就这样

和叶修在一起了?

 

本来以为成了情侣之后他们之间的氛围会变得不一样,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周围有着粉红泡泡,连吃块巧克力都是爱你的形状……但反观他们两个,不仅没有那种暧昧的甜蜜蜜的感觉,反而是两三句就要吵起来上竞技场pk,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不同。

黄少天看着脸上挂满水花的自己,总觉得谈了个假的恋爱。

 

回到房间时叶修在拿自己的账号打小怪,只是个马甲号,打得神采飞扬精神倍儿爽,黄少天心里再次怀疑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只是个梦。

黄少天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还在兴高采烈地打着,像是一条快要干死的鱼终于回到了水中,像是被关在笼中的雄鹰终于回到了苍天。

叶修感觉到黄少天拍他肩膀,耳机也没摘,就嘴上叨叨着:“少天大大洗完啦?我等会就进去。哎哎哎…..那个牧师退后退后,狂战士跟上…”

黄少天还是第一次不想说话就想动手,他放在叶修肩膀上的手顿然用力,死死的掐住肩膀处的骨头,疼得叶修猛地一缩一个攻击打歪了,右手连忙甩开鼠标去解救自己的肩膀。

“疼疼疼,少天别闹快放手”

黄少天是个手速达人,看到他终于把键盘放开了,立马给角色下了线,把叶修的椅子拧过来,让他正面对着自己,左右手分别钳制住把手让叶修在自己的包围下无法逃跑,叶修只好窝在椅子里,看着居高临下附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左手小拇指挖了挖耳朵,满不在乎地问:

“我的少天大大怎么了?没有哥的指挥刚刚那支队伍得团灭。”

听见叶修这么说一下子更加确定了方才是自己在做梦,黄少天一下子气场全开,问道:

“叶秋你到底爱不爱我?”

虽然只是很正常的问句,这在经常受粗制滥造电视剧荼毒的苏沐橙的好友叶修看起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以为黄少天被哪本玛丽苏小说荼毒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以为自己也可以像个总裁一样,用自己俊美的外貌和冰山的威压逼良为娼,不过眼前这位小总裁似乎记错词了,把前女友的词说了出来。

叶修看着微微皱眉的黄少天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便也顺着他的戏演下去,一声哭腔喊出,便用手腕擦拭着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柔柔弱弱地说:

“总裁……请不要…不要这样”

一副良家妇女备受欺凌的可怜模样。

这着实把黄少天雷到了,不过他一看就知道叶修在演戏存心逗他,右手一把拍下叶修虚虚擦眼泪的手,蹲下身子平视着叶修,嚷道:“别闹了,讲认真的。”

叶修看他是认真的也不演了,反倒惊讶道:“事到如今你还说这个?”

话罢还暗示似地捏捏黄少天的腰部,提示他昨晚的事情。

黄少天腰部本来就有些痛,被他一捏直着的身子就顿时软了下去,一下子扑街在叶修的膝盖上,吃痛的“嘶”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骂咧咧地说:“这种事情可以算的吗?”

叶修也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把他扶了起来按到椅子上,反问黄少天:

“怎么不算了?难道少天你经常和不喜欢的人做这个?”

黄少天不服输,质疑道:“可是我姐跟我说你们这种大龄剩男都会去找 one night stand 啊,她还说你们会经常做这个的!”

叶修无奈地扶额,心想黄少天他姐都给他灌输些什么东西,左手扶住椅背以防他逃跑,凑近黄少天,压低了声音问他:“你难道觉得你和我的just one night stand ?”右手放上了他的大腿【和谐】内侧,轻轻地按了按,冲黄少天挑了挑眉,暗示他是不是还要再来一次?

黄少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摇头,也不知道怎么给自己解释。

叶修凑近了他的脸,亲了一口,像是幼儿园的老师奖励小朋友的亲吻,附在黄少天耳边,说:

“我有少天大大了,不是大龄剩男。我也不会随便找人做这个,少天是第一个。”

 

叶修一下子靠那么近黄少天下意识地想逃跑,没想到叶修控制着椅子自己没法动,只好别过头不去看他,没想到反被他偷亲了一口,还咬耳朵般地说话,温热的气体喷薄在耳朵上。

黄少天感觉自己要窒息了,血液好像都蹿上了脸部,等叶修放开了他也没缓过神来。

叶修看他缩在椅子里,耳朵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轻笑一声,揉了揉他的头,丢下一句“小朋友不要轻易听信那些东西”,然后就去刷牙了。

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在椅子上脸红。

 

不是他们之间没有暧昧,没有粉红泡泡,没有甜言蜜语。

只是这个技能,需要冷却。

 

黄少天暗骂了叶修一声“老流氓”,不过也确定了叶修的心意,而方才在床上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境,心里也是久违的感到了甜蜜,像被糖浆浸染过的美滋滋。

叶修刷着牙还在回味亲吻黄少天的感觉,他的脸软软的,在阳光下看可以看得见一些细毛,毛茸茸的,以前很多时候都想去摸一下,不过都会被拒绝。

正当他感叹年轻真好啊的时候,猛然想起黄少天才17岁,是一个未满十八的未成年人,瞬间脑门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强迫未成年人那个是不是犯【和谐】法来着?

 

正当叶修在为自己的禽兽行为感到担忧的时候,另一位当事人正在衣柜前兴致勃勃地带着口罩,为接下来的出行而隐隐兴奋,全然没有他的担心。

 

现在叶修只能暗自庆幸黄少天不会怀孕,只要他们两个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他们的路还很长。



tbc


上天要判三年以上

上天有风险 撩天需谨慎


屏蔽词很影响阅读吧......LOF好像对我有什么误解

 


评论(8)
热度(87)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