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オレンジ[ABO设定/BB]

ABO设定 不正常的BB

原著背景 前言不搭后语

还有ooc




 

并非AO的命中注定

只因为恰好是你

 

 

黄少天去觉醒性别的那天,魏琛偷偷开了个小赌局,赌黄少天是A还是O。

蓝雨的所有人都觉得黄少天不是A就是O,蓝雨所有人都参加了,还有其他俱乐部的一些老熟人,哪怕是从小听话乖巧从不参加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喻文州,都参加了这一次的赌局,赌黄少天是个A。

所有人都觉得黄少天与平平凡凡的B毫无干系,虽然他没有A的强盛的占有欲,也没有O 的柔软。

但从平时的比赛来看,蓝雨之中谁能比他更勇猛,更潇洒凛然,如古代的罗马骑士,谁比他更能抢占教练的目光,更能让每一位敌人战战巍巍如履薄冰,像只老鼠一样时时刻刻吊着心肝提防着攻击?

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黄少天肯定不是A就是O ,他是蓝雨的盖世英雄,谁都会想着他会带着一身迷人的信息素凯旋而归,但是他们猜到了开头,猜不到结尾。

像立了个巨大的flag。

黄少天是个B。

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疑问的B。

平平庸庸毫无特点的B。

在他们想来与黄少天丝毫没有联系的B。

 

黄少天拿出结果报告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大群人下巴脱臼的声音,然后接着是尖叫,像是恶鬼被驱散前那种尖锐得撕心裂肺的尖叫,其中还伴有着叫骂声,只有魏琛一个人在那里笑嘻嘻地看着他。

黄少天看着一群像吃错药的疯子在叫喊着他的名字,在骂“黄少天你个扑街”之类的不堪入耳的话。

黄少天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个赌局,所以看着他们一群人好像死了爸妈一样的惨绝的表现感到莫名其妙,大声问了几句也没人说话,只好揪着其中最为惨叫的最为扭曲的郑轩,搭着他的肩膀,强行让看起来已经失去理智的郑轩正视着自己,厉声问他:

“不就是个B吗?有什么好叫的?!我是个B又不是世界末日要来了!你们叫什么?”

“黄少天我全部身家赌你是A,你怎么这么不争气?”郑轩搭着他的肩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黄少天一把拍在郑轩的脑袋上,大声反问道:“这种事情是争气就可以改变的吗?郑轩你脑子烂掉了吧?”

郑轩捂着耳朵不听黄少天的话,继续无理取闹地叫喊道:“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管,黄少天你要赔我一年的柠檬茶喝”活像爱德华笔下的《呐喊》。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不去理这个傻逼,独身一人走到了阳台外面,和上门,把那些神神疯疯的人的鬼狐狼嚎关在室内。

只剩下夏日闷热的微风和少许的宁静。

 

黄少天其实不怎么在意这个,得知自己是B以后也只是稍微有点惊讶,他觉得自己应该不是这种角色,或许A或许O,但总不应该是个B。这种惊讶也只存在一秒,他很快就释然了,觉得这个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哪怕它影响自己的一生。

那时候的黄少天满心满意地想着荣耀,想着要拿总冠军,其他全部都如天上飘飘散散的云,在心上停留过那么一刻,便也随着微醺的风卷了去。

更可况哪怕是个B也不会阻碍他取得那最高的荣耀。

联盟因为他禁语音,总不可能因为他禁B参赛。

 

黄少天坐在栏杆上,背后是一碧万里的天空,伴着车水马龙的声音,看着自己家晃荡在半空中的脚尖默默想着。

B也没什么不好,不用像O那样总是要吃抑郁剂,时时刻刻担心着被人上,也不用担心会被Omega的女粉丝们过于热情地贴上来,说要给他生猴子。

B没什么不好的。

十四岁的黄少天并不会担忧太多东西,他看到的只有荣耀,还有站在荣耀巅峰的他将要超越的那个男人。

看见喻文州在喊他,黄少天从栏杆上蹦下来,拍了拍裤子上的褶皱,踏着细碎的步子向训练室走去,走的时候他朦朦胧胧地想起

叶秋那个混蛋是什么性别来着?

 

 

 

叶修除了体能以外什么方面都很A。

在赛场上一骑当千,垃圾话用得出神入化,多次获得MVP,高超的指挥技术和过硬的手速操作缔造一个三连冠的王朝。

强悍如斯,谁都都觉得他妥妥的是个A,记者也是按“荣耀最强的Alpha”来报道叶秋的。

 

谁知道他是个B。

谁料到他是个B。

堂堂荣耀的教科书,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

仅仅是个路人B。

不过也幸好没有人知道,不然身为比较优秀的A的韩文清、王杰希众人恐怕得羞愧死。

当时苏沐秋还嘲笑他,你再强大也好,宅男就是宅男,你的强大补不上你体力E的深坑。

 

叶修当时只有“呵呵”一笑,抽根烟当个笑话听了去。

性别并不阻碍他打荣耀,也不阻碍他夺冠。

这一点他和黄少天想的是一样的。

 

 

他比黄少天大了5年,也算是看着他长大。

那天魏琛突然打电话过来问他:“你觉得黄少天是A还是O?下个注呗”

叶修才恍然记起来这小子也到了觉醒的时候,想起自己被一干狗友嘲笑了那么久,反问魏琛道:

“你拿你的心肝徒弟来下注赚钱是不是忒没下限了点?当心你家天天知道以后气得离家出走。”

叶修听见魏琛轻笑了一下,笑骂道:

“奶还没断呢,怎么离家出走?他才不是你这种败家货色”

叶修对他的垃圾话不在意,付之一笑继续关心回刚刚的话题:

“怎么没有B 这个选项?搞特殊偏见啊?”

魏琛听了也不恼,道:“谁让你当时满世界装逼?现在真的成了B哭死你。你觉得黄少天是你这种人神共愤的人吗?别整了赶紧的,A还是O?”

叶修一听乐了,答道:“你家少天不也满世界抢boss吗?他装的可比我当年的多得多了,不见得神仙老头不会给他天降个beta。”

魏琛听了一僵,连忙叫他不要乌鸦嘴,沉了沉气,再问道:

“最后一次了啊,你不猜猜你当年的心肝宝贝是什么性别?就当给他个祝福。”

叶修抿唇一笑,想起当年黄少天兴致冲冲地粘着自己PKPKPK像只甩不开的粘人虫,笑道:

“那我下个B吧”

魏琛一听,骂道:“靠!你存心搞事情是不是?”他可是希望黄少天可以成为个A的。

叶修用肩膀夹着电话,左右手腾出来去上荣耀,一上去漫天都是夜雨声烦的消息通知,像是巴不得顺着网线爬过来找自己要命似的,轻轻一笑,确认了他的PK邀请,认真地说道:

“我觉得他是A,但我希望他是B。”

魏琛一下子没听懂其中的逻辑关系,只当是叶修存心捣乱,骂了一声粗口就挂了电话。

 

小剑圣成长了不少,现在是第三赛季,下一年他就要出道了。

叶修操纵着角色挡着夜雨声烦一下又一下快速又凛冽的攻击,冰冷的剑气像是要穿破屏幕直击自己,他已经越来越厉害了,从一开始自己半趴在桌子上也能轻松赢下的比赛,到现在不得不认真对待的角色,他成长得很快。

快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他。

耳机里都是快要溢出来的“看剑看剑看剑”,声音澎湃而阳光,像是蕴含了无数的生命力。

隔着屏幕他都可以想象得到对面屏幕那人神采飞扬的样子,虎牙随着嘴巴的运动一张一合,头上的呆毛会随着他不安分的动作一蹦一跳。

就像只终于见到下班回来的主人而活蹦乱跳的金毛。

 

 

他应该会是A。

叶修拄着脑袋想着,嘴巴里的烟堪堪粘在嘴唇上,像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掉下来。

黄少天是属于站在顶点的人,不会像O一样柔弱,不会像B一样平凡,他会用一往无前的勇气来劈开荆棘与困难,留下来的只有他凛然决绝的背影。

他以前可以把黄少天的出招全数看透,而现在却不行了。

他已经猜不出黄少天已经成为什么样的人了。

他会在记者面前笑地像朵太阳花,在对手面前阴冷地像是暗杀者,在朋友面前开朗的像是只灵越的小精灵。

但叶修总觉得黄少天还有更多,更多的不为人知的一面,他现在说表现出来的这些只是冰山一角,潜在水下的大部分若爆发出来会更惊人,更凛然,目光冰冷地像是毒蛇。

或许比他队长更厉害也说不定。

他不知道黄少天可以走多远,但是他很肯定黄少天无论在哪一个领域都会是闪闪发光的那一个。

所以黄少天很有可能是A。

有很多追随者的那种精英A。

甚至是,

永远不缺Omega的alpha。

 

叶修捏着鼠标酸酸的想,耳机里充斥着黄少天叽叽歪歪的声音。

 

他希望黄少天是个B。

不是为了搞事情或是为了逗魏琛,是真的这么想的。

看着夜雨声烦的消息录不经思索的脱口而出的真实想法。

好像有点自私,但是他希望他是和自己一样的B。

无论黄少天是A还是O的时候,他自己应该都是他的边缘人。

 

如果他是A 的话……

他身边从来都不会缺少喜欢他的Omega,Omega对Alpha有天生的吸引力,这是B所做不到的。

他相信黄少天有着足够的自制力,一般的Omega不会吸引他的目光,那万一他喜欢上了呢?又或者….有发情期的Omega突然贴上来了呢?

叶修不敢想,也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

黄少天有着足够强大且庞大的Omega军团,而自己一个B又如何会是他的对象?

更何况A天生的占有欲,如何能甘心自己在B 的下面。

 

叶修还是第一次这样对自己没有信心。

他知晓自己对于黄少天足够的特殊,但他也知道这个特殊并不是他希望的那一方面。

面对天堑般的生理差距,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将他揽入怀?

 

叶修捻了捻手上的烟,又开了一根叼上,手上的操作慢了几步中了一个银光落刃,对方那人叫嚣着说着一大堆的话,叶修也不在意,还是漫不经心地操作着角色挡着一下一下的攻击。

 

 

如果黄少天是O的话

虽然叶修觉得几率很小,但也不是zero。

也就是说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可能比A要糟糕得多,毕竟O有发【…】情期。

 

叶修想的心不在焉,中了黄少天几次大招,红了血。

黄少天看得出来他的心不在焉也停下了攻击,挥着冰雨问他:

“喂喂喂你怎么啦?跟我PK还分心?不要太骄傲啊,不过是赢了我几场就骄傲了吧?你们老师没有教你啊?骄傲使人落后,虚心使人进步。”

“黄少天”叶修突然开口,连名带姓地叫他。

黄少天一愣,没反应过来叶修会这么叫他,结结巴巴地应道:

“干…干嘛?”

“你希望你是什么性别?”叶修沉思后开口,语气里都是调侃和耐人寻味的笑意,谁也听不出他问得有多认真。

“恩…..”黄少天沉吟道,像是在很认真地思考,半晌,未果,道:“不知道,听天由命吧,反正也不阻碍打荣耀……话说你是什么来着?”

“我和你一样是人类呀”叶修笑道,听见黄少天的回答他突然松了口气。

“呸呸呸,谁问你这个?!我问的是你是ABO的哪一个?”

叶修当然知道黄少天在指什么,但是他还是说:“我是AB型的。”

语气风轻云淡,像是在回答一加一等于二,完美地避开了他的答案。

黄少天知道他存心逗自己玩,刷了个比中指的表情给他,说:

“谁问你血型?!你爱说不说吧,快让我把你砍死把竞技场退了。”

黄少天咬着根薯条,顿时没了劲,只想离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远一点。

正准备摘耳机,没想到对面突然来了一句:

“我是beta。”

黄少天吓得手一顿,立马端正坐好,脑子里消化着刚才短短一句话里所传达的信息。

他说得没有波澜,没用感情,就像是在阐述一个铁铮铮的事实,就像是在说“荣耀是一个游戏”这样一个毋庸置疑的陈述句。

“可那些记者都说你是A……”黄少天问,不过说到最后就差点没了声音,自己也知道所谓记者的一面之词代表不了什么。

“你如果相信他们的话就不会问我这个问题了。”叶修答道,他把椅子转了个圈,在办公室他可以看见嘉世的队员的训练情况,但是他现在无心监察他们。

“那少天大大你知道我的性别以后……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希望自己是什么性别呢?”

抽过烟后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这并不影响黄少天接收相关的信息。

叶修本来以为要等很久黄少天才会想好答案并回复他,没想到问题一问出黄少天立马就回复了:

“当然是B 啊!”

叶修吓得差点摔下椅子,他知道这是他希望听见的答案,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起码,黄少天这么爽快地回答可以看出他想的并不如自己那么多,他对所谓的性别分化并不怎么在意。

“为什么会希望做B?”叶修还是好奇地问道。

“这样才公平吧!”黄少天立马回答,“我们要公平竞争好吧!”

叶修噤了声,哭笑不得,只好叹口气,说道:

“说的也对,一个A打不赢一个B也是挺丢人的。”

黄少天想反驳,刚开口就被叶修开口拦下了:“你觉醒出来告诉我,我先下了。”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答话,叶修就纵身一跃跳进了岩浆当中挂掉了,黄少天再敲他就下了线。

黄少天莫名其妙,他可以感受到叶修今天情绪有些问题,但也是两眼一抹黑不清楚他什么毛病。

下了竞技场跟着个野队下了副本,但心思全然不在上面,好几次差点OT。

“那家伙怎么回事啊?”黄少天嘟囔道,闷气地摔着键盘。

 

希望自己是什么性别?

当然是A啊!要是刚才黄少天可以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但是听到叶修是B以后就有些犹豫了。

不是为了PK的公平与否。

仅仅是因为他是叶秋。

黄少天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但是他不希望叶秋自己单独留在B这一块,如果可以他希望和他一起。

世人的观念里AO是特殊的那一部分,B是平凡的那一个,建功伟业的都是A,而B往往都是那种跑腿角色,都是那种不被铭记的角色。

黄少天不甘心,也不忿气,叶秋那么优秀的人为什么偏偏是B?

明明在游戏里就是个bug,怎么到了ABO世界里还是个bug。

黄少天想不明白,嘴里咬薯片咬得咔咔作响,像是对待一个苦大深仇的仇人。

凭什么?

荣耀里都是精英,能挤上全明星的几乎都是AO的,单单叶修一个孤家寡人B。

黄少天说不上自己什么情绪,只想和他分担一点,起码……

他们可以是联盟里唯二的B。

在其他人调侃他的时候自己可以去挡挡刀。

他知道叶秋不会在意这个,所以黄少天才会这么想。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耳机里没有声音,什么都听不见,只有自己的心潮在荡漾着,仿佛还可以听见鸣鸣的海浪声,骚动着他的心。

黄少天下了游戏,随手把一颗糖扔在嘴巴里,往阳台走去。

嘴巴里的糖是橘子味的,酸酸的,但带有一丝丝的甜,就像是他现在心情。

还没走出去呢,魏琛就叫住了他,说他的觉醒报告出来了。

是个B。

当时魏琛还骂叶秋说他乌鸦嘴。

黄少天折返回去拿自己的报告,像是怕人家看不清楚,白纸上beta四个字母写得老大,

屋外的人因为赌钱输了在鬼狐狼嚎,但是黄少天却很高兴。

嘴巴里的糖甜滋滋的像是要腻死人,不过他并不在意,他只想着要和叶秋分享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听着听筒里的嘟嘟声黄少天心跳快得像是在舂米。

“喂叶秋!”电话一接通黄少天就喊道,明媚地像是八月里的万丈阳光。

叶修被突如其来的高分贝下了一条,换了个耳朵,笑着问他:

“什么事这么开心?”

叶修打开电脑上的新邮件,魏琛刚发来的,上面写着……

“我是beta!跟你一样!”

他明亮的声音透过电话像是被加了磁,有着少年人所特有的开朗,像是极地里的光,灿烂的毫不畏惧地要冲破所有的冰层。

“哟,崇拜哥崇拜到性别也要同款吗?”叶修调侃道,语气里都是化不开的宠溺和喜悦。

“呸呸呸”黄少天抓着电话,踩在阳台的栏杆上,面对的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和郁郁葱葱的公园景色,脚下是奔腾而过的车流人流。

他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他紧紧地捏着栏杆,死死的抓着电话,冲着脚下呜鸣而过的车水马龙大声喊道:

“叶秋!我也是B,我们在一起吧!”

我们在一起吧。

在一起分担一切,分担未来所有的困难和挫折,鄙视也好闲话也罢我们在一起吧。

不是AO的命中注定,

只因为是你。

恰好是你。

 

叶修轻笑一下,躺倒在柔软的沙发上,说道:

“可以啊,反正也没有人要你。”

嘴角是压不下去的笑意。

 

嘴巴里有一颗酸酸甜甜的橘子糖,在阳光下晶莹地像是颗琥珀,像是藏在心里许久的酸酸涩涩的恋爱。

BB之间注定没有什么浪漫的情节,有的只是简单又平凡的相依相伴,简单得甚至表白都那么得平庸无奇。

但这就足够了,他们自认做不出山盟海誓儿女情长的热恋,做不出AO的梦幻迷离情浓似水,但说个表白还是可以的,虽然背景都是杂音,气氛也一点也不浪漫,但足以触动两个人的心。

BB之间没有激情

有的只是长情。

 

 

Fin

 

 

 看看自己写的都是啥....orz

前后情节不一致,感情铺垫没做好......

我要加油


评论(6)
热度(150)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