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Love you in the sky(1)

开飞机的黄少天&开飞机并上天的叶修的故事

分了又和的故事

中文名叫《天上上天》  不要以太严肃的学术目光来看这篇文




1.

黄少天在整理东西的时候突然翻出了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残残破破地,压在箱底,被各种各样的杂物压得泛黄,右下角被翻折了起来,露出一个用黑色水笔画的小爱心。只是一张普通的拍立得,却让黄少天在原地看了它很久。

看照片上的日期就两年前,不算很久远,那时黄少天18岁,刚好站在他少年时期的尾巴上,扼住过渡时期重要的咽喉之地。

照片是在日本拍的,背景是川流不息的人还有红白色的直插云霄的东京塔,早春的东京碧空如洗,隔着泛黄的照片黄少天都可以回忆起当时的空气是多么的清新,天空是多么的明净,道路两旁的的樱花还没开,只有几朵粉粉的花骨朵儿俏俏地点在枝头。照片上的人笑得很开心,正在争夺着一颗章鱼丸子——穿着白衬衫的黑发男子嘴里叼着一颗,而另外一个黄毛好像要扑上去挣抢,看起来十分地孩子气。

照片很显然是被抓拍的,甚至是抓到了他起跳的那一瞬间——脚尖离地,像是下一秒就要整个人都扑倒在另一个人身上,然后很不华丽地在日本的街道上表演中国式扑街。

黄少天当然认得照片上那个快要飞起来的人是自己,张大了嘴巴像是要把他整个人吞了,眼睛里是明亮的光,在阳光下更显得闪闪发光,里面都是掩藏不住的开心与愉悦。

照片上另一个人他当然也认得,大名鼎鼎的叶秋,最有价值的飞行员之一,兴欣的当家角色。

除此之外呢?

关于他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如此亲昵地拍照,关于他为什么如漆般的眼瞳尽是宠溺,关于他们是什么关系……黄少天却不想深入思考了。

看着照片上笑得跟花儿似的两个人,赌气般地冷哼一声,随手把把照片丢在桌面上,却是不想再看下去了。之后再整理后天出发的行李也没有心情了,干脆把鞋子一蹬直接往床上倒下去,闭上眼睛不省人事。

照片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穿着普通的浅黄色连帽衫,下身配一条水洗牛仔裤,脚踩一双运动鞋,俨然一个大学生模样,活泼可爱,像只光之精灵;另一个穿着白衬衫,打着条皱皱巴巴的黑色领带,上衣的领口解开了几颗,长袖的袖子被胡乱地撸了起来,看起来就是个社会大叔,明明章鱼丸子都快要送到嘴里了却还痞里痞气的叼着根烟,如果不是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瞳如星辰般地闪耀,看着那位黄发少年满满的都是疼爱与宠溺,直白得让人移不开眼,要不然看到照片的人都觉得这只是个路边的调戏少男的大叔。

谁知道他是荣耀航空的首席机长,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秋大神?

 

或许现在应该叫他叶修吧。

黄少天想道,他躺在偌大的床上,用左臂掩住眼睛,企图挡住从天花顶上撒下来的柔和的光。脑子昏昏沉沉的像是一团浆糊,看到照片的一瞬间都是拼凑起来的和叶修在一起的零零碎碎的时光汹涌地朝脑海里涌来,像是饼干屑一样搅拌在金黄色的光阴里。

大脑停滞住无法思考,像是生了锈的齿轮咔咔地转动;身体早就极度疲惫,早就叫嚣着要睡上一觉,窝在床上更是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了。

这也不怪黄少天,他连续高强度训练了大半个月,今天终于开满了规定的200小时,本想着把后天飞日本的行李整理好就回床上睡一大觉,没想到一张照片就把他的头脑变得一片浆糊,浑浑噩噩地像是发烧了一样,甚至有人开门进入他的房间都没听见。

“混蛋”

黄少天念叨了一句,翻个身打算用更舒服的姿势睡觉,没想到一翻身差点没吓出命来——郑轩放大的脸就突然出现在眼前,在灯光下他的脸显得阴暗,像足了电视剧里的阴险反派角色。黄少天被吓得一激灵,哪怕再疲惫,为了生命健康他还是马上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嘴里大喊:

“妖灵退散!妖灵退散!妖灵退散!”

闭着眼睛,还乱七八糟地比划着除妖的手势。

郑轩看着他无奈,一把扯住他的被子,说:

“行了黄少天,我来给你送通知的。”

黄少天缓过神来,看到是软趴趴的郑轩就立马放松了下来,居高临下地抢过他手里的文件,在手中翻了几页确定无误之后,便挥挥手发起了逐客令:

“我把文件收了,快点回去回去回去,别打扰我睡觉。”

话罢,把文件放在床头柜,黄少天也不管郑轩怎么样就自顾自地躺下了,看样子像是要睡个回笼觉。

郑轩也没在意,看着黄少天看似酣睡的面孔,回想起一开门看到的场景——黄少天大字瘫倒在床上,手臂捂着眼睛像是要遮掩他的表情,看起来委屈兮兮快要哭了的样子。心下好奇,便蹲在他的面前,推推他的肩,神秘兮兮地问黄少天:

“天哥你怎么了?大白天栽倒在床上不像你呀。怎么?今天没抢到酱油鸡?要不要给你找找心理辅导?”

黄少天懒洋洋地睁开眼,不屑地切了一声,鄙视他:

“你当我是超人吗?我训练了两个星期刚回来想睡一觉有关系吗有关系吗有关系吗?更何况迪迦奥特曼也要充电的好吗?…….你个菜鸡空少到底对我图谋不轨多久了?总是盯着我看?”

“关心你还要被骂,压力山大。”郑轩一嘟嘴,不满的抱怨道。眼见床上那人还可以发嘴炮就没怎么担心下去,本想着要离开黄少天任凭他在房间里自生自灭,但一起身放在桌面上的一张老照片就撞进了他的眼眶,那照片小小的,还折着个右下角,一看就知道年份久远,一看就知道很有故事的样子。

一下子好奇心就被勾起来了,郑轩把那张照片拿起来,仔细打量着上面的角色人物。

“这不是叶神么?黄少天你还念着人家啊?”

郑轩走回黄少天的床边,把照片在他眼前挥动,黄少天虽然闭着眼睛假装在睡觉,但郑轩知道他晓得他问的是什么。黄少天不想理会他,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直接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脑袋,隔绝一切的闲言杂语。

郑轩一看他这个模样就乐了,一看就有八卦料,回想起那份文件上的安排,用手指轻弹了一下那个黑发男子的脑袋,笑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飞日本的搭档是你的前男友呀?”

拉长了尾音,像是有意地戏弄黄少天。

“.……别啊,轩哥。”黄少天听着不信,但还是将信将疑地扒拉开自己的被子去翻飞行通知,机长那一栏豁然写着“叶修”两个大字,瞬间悲喜交加,一下子脸上变换了好几种颜色,像开了染坊似的,都不知是什么情绪。

郑轩看着黄少天的脸上写满了一百个尴尬与不情愿,一下子乐了,问道:

“和前任见面这么有压力吗?”

“我有什么压力,他又不会吃了我,怕什么?我又没有闹过事,不虚!”黄少天一把将那份卷成手卷状的白皮书打在郑轩的头上,双臂抱在胸前,一副英勇就义的英雄样,像是表明自己的决心。

郑轩知道他和叶修之间的那点事,心下不想过多干涉,但看着黄少天这副信誓旦旦地样子却还是忍不住挪揄道: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把你吃了?你单着,人家也单着……”最后恨铁不成钢般地用力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愤懑地说:

“难免啊!”

黄少天一脚踹在郑轩的屁股上,疼得他嗷嗷叫,厉声喊道:

“你再说你再说!随便造谣信不信我让队长给你加训!”

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自然知道黄少天纯粹开玩笑,不会真的给他加训,所以郑轩不会狗腿地求他开恩,反倒是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你轩哥好歹是个区域乘务员,察言观色我还是可以做得到的。我虽然不懂你在想什么,黄少天你……”郑轩语气一滞,句尾转了个弯,心头有浮起无数种说法,如

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是不是没放下?

想不想和他复合?

…….

思量片刻方才开口道:

“期不期待这次飞行?”

郑轩看见黄少天的脸色陡然一变,变得冷峻,变得犀利,就像是雄鹰捕猎时的锐利精确,就像一块厚冰出现了一条裂缝。

他知道黄少天是个聪明人,自然也理解他的意思,不需要刻意地去用利刺凿破那一层冰,对黄少天而言只需要轻轻地叩一下冰面他就知道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郑轩话留了几分,“这次飞行”指的可以是日本的旅途,指的也可以是旅途中的人,他相信黄少天肯定知道自己意指的是哪一个,如果他想回答大可以答,不想回答的话也可以顺着这个楼梯下去,不必到时候翻脸尴尬。

“想要什么特产?我可以给你带,需要用U盘拷的不算。”黄少天笑得明朗,像是朵太阳花,看不清他背后藏的是什么心思。

郑轩知道黄少天铁了心不想让他知道,而自己是凿不出什么猛料了,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说道:

“那些东西还是留着你这个单身汪用吧,轩哥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我在国内可以有个照应。”

黄少天抿嘴一笑,高兴郑轩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深究这件事,也高兴即使不知道什么但还是支持自己的好兄弟,知道郑轩要走了,黄少天直接躺在床上,在空中挥挥手权当是告别了,头埋在枕头里,传出来的声音也闷闷的:

“走好不送,记得帮我关门。”

郑轩看着床上的一团白,本来拔腿就走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回到床边推了推黄少天,小声地隔着被子在他耳边说:

“天哥,有一个好消息”

“这次的乘务长是……”

压低了声音,深吸一口气像是要说出一个极其响当当的名字:

“戴妍琦小姐”

“就是那个…….为了让两个机长间接接吻,递给驾驶舱的茶从来只有一杯;为了让你们机长组共度春宵订房间也只有一间的那位雷霆的乘务长,你认识吧?”

“肖时钦飞英国去了管不了她……什么意思您心里明白”

话罢,笑嘻嘻地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留下一枚重磅炸弹后边绝尘而去,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在被子里凌乱。

黄少天除了“靠”以外什么也说不出。

 


tbc


这不是破镜重圆,因为镜子压根没破.....




 

 

 


评论(8)
热度(111)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