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Love you in the sky(2)

开飞机的黄x开飞机并上天的叶

机长和机长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2.

黄少天站在等身镜前整理自己的衣着,镜子里的年轻机长挺拔帅气,修身的西装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子,三条金杠在肩上闪闪发光,象征着他副机长的身份,头上的黄毛被他整整齐齐地梳理好,服服帖帖地盖在头上没有一点凌乱。

黄少天转了个身,对镜子里的自己还挺满意,就提起行李箱就往集中点走去。

他是两天前才收到本次飞行的具体安排,这趟飞去日本东京,对上叶修是万万没想到的,他本来以为叶修只开空客,自己一个开波音的怎么也跟他对不上号,却没想到叶修好像……

可以熟练地驾驭各种机型

不过荣耀航空这么多种机型,这么多次航班为什么偏偏就和自己碰上了呢?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暗叹缘分真奇妙。

黄少天抓抓脑袋,认命般地走向航空人员的集中地点,他今天早早地起了床,所以现在硬生生地提前了半个小时。集中点里见不到一个人,只有一个黑色的行李箱孤零零地立在那里,黄少天没在意,推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到一边,灵活地跨坐了上去,嘴里哼着小曲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黄少天望着机场中央巨大的广告牌思量着怎么消磨过多的时光,广告牌上面是周泽楷放大的俊脸,滚动着荣耀航空的宣传口号:

飞机,我开十年也不会腻

那么大飞机,我开定你了

 

黄少天看得出神,周泽楷的脸即使放大了也是帅得让人窒息,他甚至还可以听见楼下的小姑娘在尖叫,黄少天瘪了瘪嘴,暗自吐槽周泽楷长那么帅不去做明星开什么飞机,再抬头的时候却看见了一张与周泽楷截然不同的虚胖嘲讽脸,穿着一身深黑的机长服,拙劣地比着个爱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柯基屁股。

黄少天看得一愣,记起来这个爱心还是他教叶修比的,低头苦笑,一下子思绪万千。

遇见叶修的时候他16岁,嘛事都不懂的小屁孩,要不是叶修趁早提醒让他别打电动,恐怕现在近视了也做不成机长;喜欢上叶修的时候他17岁,天不怕地不怕,相当有男子汉气概地表白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18岁,他们厮混在一起了好几年,现在他26岁,终于到了遇见叶修时他的年纪,可他们却分手了,到今天正好半年。

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刚好还没有散去彼此身上的余温,还没有把曾经纠纠缠缠的线理好,甚至身体还记得对方的感觉,记得叶修指尖淡淡的烟味,还有颈脖间特属他的味道。黄少天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握了握拳,一幕幕往事在眼前清晰可见。

郑轩说的没错,黄少天还没放得下。看着自己修理得整整齐齐的手指甲,暗自稀奇都半年了,自己怎么还放不下。

半年时间足够让黄少天放下很多悲伤的东西,半年一过,哪怕是再悲伤的的东西他都可以轻轻松松地抛在脑后,开始展望今后的未来,他可以理智面对某场比赛的失利,看淡某个亲人的离世,叹息某个长辈的退役……可偏偏这一段感情却怎么也理不清思绪。可能从一开始黄少天就沉甸甸地拿起这份情,用尽全力费尽心思地为它浇灌生长,每一天都小心翼翼地呵护它,看着心中的萌芽一天天长成大树,充实了自己整个心房。现在树枯萎了,而它的根却还是深深地扎在心房,扎住他的回忆,哪怕他像往常那样快刀斩乱麻,而这里确是怎么斩也斩不断的。

黄少天看着广告牌感叹,他从来都不是感春伤悲的人,可此时却有一丝物是人非的错觉。低头看见自己小臂上那三条金杠,想当年自己还是个观察员,连飞行舱都进不了,可此时,确实可以登上那个广告牌的人了,要不是叶修比他资历高,坐在机长位上的很可能是他。

“早啊”

记忆中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真的是在耳边,黄少天还可以感受到耳朵上的丝丝热风。他的肩膀被毫不留神地拍了一下,双重惊吓下黄少天一下子没了重心,胯下的行李箱顿时歪倒,幸亏他腿够长不然得在自己心心念念的前任面前扑个街,一上来就给人家拜个大礼。

叶修手疾眼快扶了扶他的腰,好让他可以稳住,看着黄少天着慌乱的样子,笑问道:

“看着周泽楷的帅脸腿都软啦?”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挣开他的怀抱,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没好气地说:

“我靠靠靠你个叶不羞走路没声音的啊?要不是你吓我我怎么会摔?你是不是存心的是不是是不是?”

叶修一挑眉,打趣道:“那你是见到哥腿软了?”

黄少天听得一呛气,反驳道:“滚滚滚,要点脸好吗?不过是骑箱子不小心扑街了而已,用得着自己YY那么多吗?”

“黄少天小朋友你都20岁了,没技术就不要骑箱子”叶修笑道,走到黄少天身边习惯性地伸出手揉揉他的头,然后好哥们似地搭上他的肩,“小时候旋转木马还没有骑够吗?”

“靠!别揉我的头!”黄少天喊道,正想上去掐架一解心头之恨,但看见空少空姐们都陆陆续续地来了,两个机长在这里打打闹闹传出他们不和的消息总是不好的,只好任由叶修搭着肩膀,自顾自地整理起今早好不容易梳理好的头发,嘴里念叨道:“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嘴巴嘟囔起来,像是只塞满了食物的仓鼠。

叶修看着一下没忍住,往他脸上捏了一把,手感不错,捏红了小小一块,看黄少天又要闹,连忙按住他,说:“祖宗,要上飞机了。”

黄少天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甩开叶修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朝戴妍琦那边走去。

“小戴。”黄少天冲那个清纯的空姐喊道,“人都到齐了吗?”

戴妍琦一回头,刚想质问为什么这么久才过来报告,但看黄少天乱糟糟的头发和左脸上通红一块,心下了然,转眼间笑靥如花,答道:

“行了,现在就走吧。”

黄少天被看得有些发毛,走往机场的时候背后凉飕飕的,好像有有一道视线正黏在自己身上,不断地打量着,不像是其他女生那种爱慕之情,而是饥饿许久的鬣狗突然看见了一大块肥肉的饥渴。黄少天用力地咽了咽,努力去无视戴妍琦那赤裸裸的视线,把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叶修身上,心想为什么明明是久别重逢的场面而刚刚两个人都表现得好像是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冤家,弄得一不小心下意识地上了手…身后的戴妍琦保准是误会了。

一般列队都是按机长,副机长,乘务长这样往后推的,黄少天刚好被夹在中间左右不得,不敢往后看对上戴妍琦瘆人的目光,也不想在她面前大咧咧地向叶修搭话让误会加深。所以黄少天只好郁闷地盯着叶修的后背,让自己分散点注意力。

 

“黄少天你这么喜欢我啊?”叶修和黄少天不同,本来这次航班就是他特意要求做黄少天的拍档想要和黄少天复合的。感受到黄少天的视线,自然欣喜地扭过头来看他,问道“盯着我看有什么意思吗?”

正准备要往人家头上再呼噜一把的时候,却发现黄少天身后的戴妍琦眼睛里突然闪出两道金光,像射线一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将要按在黄少天头上的手。叶修一怵,看见黄少天死瞪着自己,脸上冷汗直流,一点也没有他想象中的别扭害羞,顿时就明白了黄少天盯着自己看的原因,尴尬地干咳了一声,对于戴妍琦叶修也怕她三分,只好在她的注目下讪讪地收回了手,把头扭了回去。

 

这下要完。

叶黄两人在心里同时想。

 

戴妍琦的名号他们都听说过,荣耀第一腐,她带上来的班子无不都是对机长之间的友情心存歹念的,刚才在这个祖师爷级别的腐女面前习惯性地和黄少天闹,后果会怎么样叶修心里也没底,只好快步上了飞机,躲进驾驶舱里避开那道瘆人的光。

进驾驶舱之前戴妍琦喊住了黄少天,冲他比了个大拇指,笑嘻嘻地说:“加油!我会帮你们的!”

黄少天听后汗颜,刚想开口解释道他们不是这种关系,但话刚到嘴边她就一蹦一跳地去安排工作去了。

不是这种关系?

那就制造这种关系。

这是戴妍琦小姐的想法。

黄少天叹了口气,走进驾驶舱,暗自祈祷雷霆的大小姐不要玩得太过。

叶修早就在机长位里坐着,游刃有余地把飞行按钮一一打开,用流利的英语和控制室确认着飞机的情况,熹光打在叶修的侧脸上,挺拔的鼻梁像如刀削般锋利,黄少天在一旁痴痴地看着。

他曾经将这副面孔捧在手里摩挲过,亲吻过,舔舐过,也看见过这副面孔上涔着细汗,用轻微地带着色龖欲的温柔嗓音呼叫自己的名字。

少天

少天

仿佛是附在耳边的轻喃,像是恶魔的细语。

自己有多少次在这个轻喃中沉迷,黄少天却是记得不太清晰了。

 

黄少天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调整一下视角,还有一些零件,和控制室汇报一下就没什么事做了。驾驶舱里的景色他早就看得厌烦,视线转来转去,最终只好落在叶修身上。

现在飞机差不多都半自动了,机长要做的事情也不多,两三下就搞定了,然后也扭过头来,看着黄少天。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从来都不会沉默不言,现在视线粘在一块,在外人看来他们视线交汇处会爆发出火花,但实际上他们两个只是像约定好了一样在比谁先眨眼,活像三岁小孩。

最后是黄少天输了,两个人都是玩这个游戏的大神,这样比是可以比上好几分钟的,如此一来眼睛本身就干得受不了,黄少天眼睛一眨巴就顺其自然地分泌出一些生理泪水。浅褐色的眸子更像是水洗过了一般,清明澄亮,仿佛是儿时玩的玻璃球,在微煦的阳光下更显得波光粼粼。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嘴里说道:“叶修你成妖了吧,为什么都不用眨眼睛的?是不是去偷偷练了什么功法啊?该不会是遗传的吧?那我岂不是很不公平……”

叶修伸出手用指尖轻轻地刮去他蝶翼般的眉毛上的泪珠,顺手还在他头上呼噜了一把,笑道:“输了就输了,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还是实际点想想自己输了有什么惩罚吧。”

黄少天一听就不忿气了,嚷道:“你揉我的头那么多次我还没收费你就得寸进尺了?老叶做人别太贪心,下一次你会会输的很惨的。”

“你以前可是很喜欢我摸你的头呢”叶修开口道,扭过头看机场上来来往往检查飞机的工作人员,没有看着黄少天,像是自言自语道。

黄少天一噎,什么也没说出来,以前的事情说起来总是难受的,他没了下文,驾驶舱一下子又静下来,安静得只听见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叶修虽然说是看着窗外,实际上是看着玻璃里黄少天的倒影。刚才看着黄少天的眼睛叶修感觉自己又陷进去了,陷进黄少天金黄色的旋涡里,在金色的海洋中随着黄少天的言语动作而浮浮沉沉,看着他的眼睛心软成了一滩糖浆,温柔而绵长地跳痛着。

看着他映在玻璃窗上的背影,(在他看来)落寞得像只趴在窗边苦等主人回家的小金毛,现在只想往他头上摸两把,手刚伸出去没多远,黄少天就回头了,这么巧戴妍琦进来送饮料,黄少天刚扭过头而叶修的手臂僵在半空中,收回也不是,继续伸出去也不是。戴妍琦狐疑的看着他们两个,黄少天也不管什么旧情了,灵机一动干脆往叶修的手上一拍,元气十足地喊道:

“请多指教了,CaptainYe”

戴妍琦还看得一愣,叶修就默契十足地微笑着握着黄少天拍过来的手掌,说:

“请多指教了,少天大大。”

戴妍琦莞尔一笑,放下送进来的一杯咖啡,打趣道:“那今晚你们在床上多多指教吧。”话罢,便一阵风似地溜走了,甚至不留下来看看两个人脸上的精彩表情。

黄少天冲着戴妍琦风儿似的背影暗骂了一声,尴尬地干笑了两声,正准备放开叶修的手说一两句垃圾话来缓解一下气氛的,没想到叶修那人压根没打算放开他,还保持着一样的姿势紧紧握着他的手。

这一下就不好笑了,黄少天看着叶修黑得仿佛看不见底的眼睛,正色道:“该放开了吧。她走了你也不用这么认真。”

叶修笑道:“这可是少天大大你自己递上来的爪子。”

黄少天一下子理亏,一边用力挣开他的魔爪,一边反驳道:“是你先动手的吧,我一回过头你的手就在那里了,还说不是你先动手的。更何况那位大姐姐在后面看着你还想要我怎么做?”

两人的力气本就不分上下,黄少天一下子也没挣脱开来,一泄气瘫坐在副机长位上,任由自己的右手被他牵着在空中。

“我想你……”叶修的声音突然放大了好几个分贝,近的好像就在自己旁边,呼吸痒痒地喷上了他的脸,黄少天认命般地闭上眼睛,恐怕看见他放大好几倍的虚胖脸。

“我想你把头伸过来让我摸。”

预想之中的动作并没有发生,刚想骂他老流氓但头顶上却出现了一只手,在不安分地撸着他的毛,心里瞬间松了口气,但又有些小失望,就像是好不容易抓到的蝴蝶就这样款款地飞走了。

离起飞还有很久,乘客还没有上机,黄少天也就任由他摸着自己的头,一下一下轻轻地抚弄着发丝,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黄少天感受着他像撸猫一样撸着自己的头发,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没想到叶修牵着他的左手突然一用力,自己一下没防备好就被拉了起来,头顶上的力突然消失,黄少天感觉到他扶上了自己的腰,还恶作剧地掐了一把。

这架飞机是波音里偏小的737-300,所以它的驾驶舱也比较小,主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也隔不了多远,就一个跨步的距离,所以黄少天也很轻易就被叶修拉了过去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黄少天一整天都是患得患失的迷离状态,脑子不灵活,身体自然也不灵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叶修给吻上了。

轻轻的一个吻,就像撩拨似地在他口腔里草草地扫荡一周便退了出去,嘴角上黏着没来得及吞下的唾液,叶修一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用袖子给他擦去嘴角的津液,擦完还意犹未尽地往他嘴角啄上一小口。

黄少天看着他的动作也不抗拒,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自己被亲了,反而是看着他用衣服给自己擦口水的时候默默吐槽千万人想穿上的机长服就让他用来当口水巾真是暴殄天物……

黄少天也不是被人一亲大脑就一片空白的雏儿,乖乖地坐在他的大腿上等他亲完后心下也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了,他心中有数,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埋在叶修耳边,说:

“想潜规则我么?”

“Captain Ye”

 

 

tbc


一团的线留下来以后慢慢整理

正所谓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黄少天对叶修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评论(10)
热度(76)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