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他们与我

叶黄的老年生活  有王喻倾向

叶黄儿子的第一人称视角


 今天老年大学的老师又一次打电话来投诉我的两位老父亲,说他们不守纪律,聚众赌博,让我这个做子女的好生管教,不要让两位老先生闹出事来,我满口答应,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把两个月前我爸拍着胸口,口口声声说让我不要担心他们的英勇行为。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我把头靠在公交车的窗户上,眼神飘忽到不远处灰蒙蒙的天空,一想到家里那对比年轻人还好动的活宝,太阳穴的青筋就隐隐跳痛。

别人家的老头都是抽着烟坐在村口的石墩上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品味生活,偶尔逛个花鸟市场买几盆兰花放家中自个儿养,再者也会去爬爬山,和老同学聚聚会什么的,而自家的却像是戒不掉网瘾的小学生一样,天天窝在家里上网打游戏,整天在家里喊着“兄弟们上啊!!!这个boss一定是我们的!!!”他们别的地方都挺开明的,可偏偏在这一块固执得不得了。我担心他们的视力,好几次都劝诫过他们让他们用VR玩,明明都手残得按不动键盘了,却还梗着脖子叫到:“年轻人不要太嚣张,信不信手残一样虐暴你!!手上一些下意识的动作VR可识别不出来,打游戏很多都是要靠潜意识的动作的!!尽管我玩了,你王杰希叔叔恐怕给把这东西玩炸…….”

  我叹了口气,充分体会到为老不尊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我的父亲一个叫叶修,一个叫黄少天,都是电子竞技系荣誉教授,年轻时一起拿下了两个世界冠军便光荣退役,已经一把年纪了却还是很多现役职业选手心中的偶像,甚至电子竞技系的教科书里面都光荣地记载着他们的名字。

他们玩的游戏叫荣耀,现在已经算是个老游戏,就像是当年的超级马里奥一样已经埋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除了他们这些怀旧的老玩家以外就无人问津了。就像是退役的士兵总是会拿出军装来仔细摩挲一样,他们也常常久违的来几场PK,以此来体会一下当年热血澎湃的感觉。

    我并不反对他们打游戏,但我忍耐不了他们趁我睡觉偷偷开灯打游戏的猥琐行为,几趟下来我忍无可忍就把他们赶去了老年大学,让他们品品茶,插插花,体会体会国学的奥秘,我还特地让他们的老师给断了网,不求他们能有什么修养,只求戒掉网瘾,而我也总不可能求救杨永信。

很多时候,我觉得比他们更像是家长,特别像那种为了孩子的成绩而断网的家长。我还记得我对他们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两个人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然后严肃地(终于像长辈一样地)坐在沙发上跟我讨价还价,谴责我这个丧尽天良的行为。

 

玻璃窗外的世界乌烟瘴气,灰压压一大片,本来他们两个就是为了躲避B市的雾霾而选择定居G市的,没想到躲来躲去终究是躲不过人类的发展,公交车的空调嗡嗡作响,汽车尾气在不要钱似地在排放。

“叶。”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感受到身边坐下了一个人,带着薄薄的香气逼近我的身旁。

我扭过头,看见一张清秀的脸,漂亮的丹凤眼有礼貌地微微地弯着,整个人散发出儒雅温和的气息,我松了口气,跟他打了声招呼:

“哟,今天这么晚下班吗?”

“没,也不算很晚。”他看了看手表,无所谓地回答道,“倒是你,好像很累的样子。”

说着还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脖子,好像在给我按摩,我顺势挨到在他的肩膀上,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像倒豆子一筛子倒了出来:

“今天被领导骂了一顿然后你的叶叔叔和黄叔叔又不认真上课被老师投诉了,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不让人省省心?喻啊喻,我的好朋友,救救我吧…..为什么你家的就这么乖,我家的这么闹?我为什么要去开我家长的家长会啊……”

我埋怨道,抬起头悄悄地看着那张柔和的脸正耐心地听我啰嗦完。

他是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儿子,喻文州和我的爸爸黄少天是队友,而王杰希和叶修同时B市人,两家人住得近,年龄又相仿自然而然地混在了一起。

他有喻文州的稳重和温和,又有王杰希的担当与思维上的活跃,加上他们两个当时都算是不得多见的帅哥,他们的儿子,我眼前的这一个人更是长得无法挑剔,无论在能力和性格上都是足以秒杀一大片的好手,典型的一个社会精英。

我们从小就是被放养的,从他父母因为姓王的人比较多所以让他姓喻的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他们对于养孩子这件事是多么地不上心。我们被教会如何做人做事,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的以后,他们四个就给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让我们自己照顾自己,而他们就比翼双飞去了。所以我们两个从小相依为命,惺惺相惜,是我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他拍拍我的脑袋,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我靠得舒服一点,说:“老师也给我打了电话,是我们四个在课堂上打扑克被老师抓到了,我还被约了家访,够惨吧?”

那年轻女老师可能看中了你吧,怎么想我那两位都应该是挑事的那个。

我暗想,坐直了身子,从他的肩上离开,提议道:

“哪天找个时间去见见他们?不好好找他们聊聊哪怕老师在家里住下也没有用。”

小喻轻笑一声,说了声好当答应了。

 

大概当年全联盟的子女都面临这种状况,不过我这对可能严重一点。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去了旅游,每个月都有固定的伙食费,而小喻的情况也差不多,我们为了省下租房费就住一起,这样每个月还可以搓一顿大的。他们回来以后我们两个人都进了社会,对于照顾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但看他们平时也挺乐呵乐呵的,偶尔会找老朋友聊聊天,便也放心由他们去了。没想到彼此的父母沉迷网游,刚好附近有间老年大学,很多子女都不想他们天天在家里说是怀旧但实际上是打游戏,便一股脑把他们送了进去。然后就开始天天被叫开家长会的日子。

 

他们是真的能闹。

老年大学里的老师大多是义工,都是年轻人,本来就长幼有别,为了弘扬尊老爱幼的良好品德,对着他们这群老骨头都是恭恭敬敬的,听见他们都是国家队的前运动员愈加的敬佩与尊敬,三下两下就变成了端茶递水的孙子。

一般的老年大学都是有男有女,平时的活动就是教教跳舞,耍耍太极,做做烘焙,剪剪纸等等,老年生活也处得融洽。但这群人大多都是男性,说要跳舞一个比一个不情愿,赖在椅子上,年轻的女老师哪里是这班老骨头的对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个个本着“死也不跳舞”的态度,逼走了好几个姑娘。当年名声赫赫的四大心脏此时更是团结在一起从校长手里悠忽了几张麻将桌和一台电脑,然后每节舞蹈课都是固定的打麻将的时间。

打游戏的都是一群心灵手巧的人,剪纸课上三两下就剪出了四大神兽,把隔壁班的阿姨一个个都成了小迷妹,抱着手臂让他们手把手教,视老师以无物,后来上几节剪纸课就有几个班沦陷,整间大学都弥漫着粉红色的迷妹氛围,老师想管想整顿,但无从下手。他们有的还拿以前的比赛照片来吹嘘,被几个年轻的女老师看见了,被他们添油加醋地把故事美化了几把,又是一波粉丝,更有甚者老师之间有贩卖职业选手年轻时的照片,整间大学被一群退休的老家伙弄得乌烟瘴气,哪怕是校长也只好抱着他们子女的大腿哭诉。

本来年轻人到这里来工作都是想着要从他们身上领悟到人生的道理,学习老人的淡泊,可以跟随他们的脚步来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从这个过程中得以成长。没想到碰上了一群老猴子,一个比一个心脏,一个比一个能折腾,人生哲理没学到,明知被套路了好几番,最后还迷迷糊糊地成了人家的小粉丝,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感叹娱乐圈当年怎么没有挖到他们一群美男子。

为此老人大学还开了个聊天群,一边勒令让我们管管自己的父母,一边跪求让我们晒他们年轻时的照片和他们的故事,变脸似地想着我们走,让那群老家伙离开,又想着要多趁机会多多吸吸上半个世纪的美男。

我把这个情况和父亲说了一下,他们还特有面子地反问道:“长得帅有能力是我们的错?你要怪就怪你爷爷怎么生出个这么厉害的人出来。”

 

 

我想来一把火,趁身边有个感同身受的人在,赶紧抓着人的肩膀在昏暗的路灯下,相互吐槽着彼此父母的奇葩行为。

叶修和黄少天会因为咸的豆腐花好吃还是甜的好吃而吵上半天。

对此小喻很有感受地用力点点头,说喻文州会和王杰希争论白切鸡还是北京烤鸭好吃,然后干脆折中去吃鹅。

我还说他们趁着我睡觉出去吃火锅结果忘记带钱,还得打电话让我去救急。

有时他们散步都不记得自己散到了哪里,最后还得像牵小孩一样把他们牵回家。

他们说打荣耀,其实已经靠不了手速和判断力了,只是潜意识在操作,很多时候他喊“幻影无形剑”喊道一半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影影影了好多声也说不下去

…………….

“他们老了”

最后我只能淡淡地这么说,小喻在旁边静静地听,我们两个相处的过程中他总是属于沉默的那一个,最后见我说得哽咽便轻轻地握住我的手,陪我晃荡在漆黑的夜里。

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他们与老人这个名词绝缘。生我的时候他们也不过三十来岁,我和他们以兄弟相称,并不拘泥于虚文俗礼,他们看起来比实际上年轻很多,多得多。哪怕已经是而立之年了,黄少天却还像是未毕业的大学生,青春活力,脸上没有一点皱纹,而叶修虽然已经快奔四了,脸上没有了以往的英气,岁月却不着痕迹地让他乌黑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更加的难以捉摸,像一杯纯正的浓墨,愈发的浓郁和深厚。那时候他们结婚刚好六七年,却还恩爱得像热恋期,每次放学回家,都会看见他们窝在沙发里,叶修坐着在看最近的比赛,黄少天则躺在他的大腿上拿着手机刷微博。叶修一手梳理着自家老公的头发,一手在笔记本上记着笔记,听见我回来会头也不回地招呼一句:“你回来啦”,黄少天会弯着眼睛对我温柔地笑,叶修会摸摸我的头表示对我的鼓励。

那是他还没戒烟,黄少天不在家的时候,叶修都会躺在藤椅那里,乘着微凉的秋风,白皙的手指尖夹着根香烟,什么也不做,就抽着烟看着天边,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刚毅的侧脸在夕阳的照耀下好像镀了金般美好,昏黄的晚霞好像烧了整块天,把他的脸映得有些泛红,远远地看去像是一幅表了框的名画。有的时候黄少天在他身边,两个平时讲双簧似的吵死人的家伙此时却一话不说,就静谧地依偎在一起,用身体感受对方的存在,周围像是笼罩了一层光罩,是外人不可踏入的领地,是除他们以为没有人能接近的地方。

“你父亲有真的吵起来吗?”小喻捏着我的手突然发问,“没有吧,黄叔叔和叶叔叔的感情向来很好。有种让人羡慕不来的氛围。”

我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他们吵架了小喻才会抛出这个问题,我无心思考,想起家中活宝嘴角竟勾出一抹小小的笑,回答道:

“他们啊,每次咸党甜党之争闹得好像是要打起来一样,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往心里去?每次看他们闹都要担心他们其中一个会离家出走,但哪一次闹完不是安安分分地要人搂着哄?”

“真的很奇怪,他们那代人的爱情。”

我抬头看着星空,现在除了月亮什么都看不见,灰蒙蒙地像是覆上了层纱。

“不如说他们那一代什么都很奇怪吧?竟然会说出月色真美这种话。”小喻笑道。

“很多时候我都不觉得他们是爱侣。”小喻轻轻地开口,轻柔地像是不敢惊扰到附近的生物,“一开始觉得都这么大的人了,没了感觉也很正常,反而你们那样倒真是出奇。我爸吧,看起来挺仙风道骨的,他们两个看起来都不像是会粘着一整天的类型。觉得他们很独立,但又好像离不开彼此。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们两个…..”

小喻歪头一笑,接下去说:

“但我很羡慕他们,很尊敬他们,也很向往他们。我相信小叶你也是这样的吧?”

我苦笑,心想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躲不过他的眼睛。

“你还真的是喻叔叔的儿子,要是我能像你看得这么透,我职位肯定不会在这个位置。”我自嘲道,仰望如今的月亮一点也体会不到当年“月下飞天镜”的皎洁。

“我倒是羡慕你无论多么困难总是可以笑出来呢。”小喻谦虚道。

月亮高挂在半空中,秋风萧瑟扫落叶,而走在当中的两个人,却不知道是什么心境。

 

很多人都觉得叶修和黄少天的儿子会打游戏,会继承他们光辉的衣钵,走向又一个电子竞技的巅峰,我会月入几百万,会帅得惨绝人寰,邪魅狂娟,手速分分钟飚上800,剑眉星目,薄唇轻抿,活脱脱一个霸道总裁。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远远没有想他们那么说的那般优秀,长得不够出众,只是个小小的设计师,每天为了甲方的奇葩要求头疼得生不如死,我在社会上跌跌滚滚,怎么努力也够不到霸道总裁的一条边,很多时候很想就这么抛下一切逃走,但每次想到的都是他们两个——我的父亲,叶修和黄少天。

从小被放养对他们本应该没什么深感情,但短短的十几年相处时间里,他们的影子却深深镌刻进我的灵魂。比如小时候被同学打了他们不会兴冲冲地上去找人理论,只会让我冷静冷静,好好地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被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说着还不忘吹一把当年因为太厉害被十几家公会追杀的陈年往事,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做英雄真的好累的。”我小时候会被叶修的厚脸皮弄到笑不停口,最终被打得事情也会抛到九霄云外。我知道他们会帮我妥善地处理好一切,错的人终究会收到惩罚,哪怕那个人是我。

我身上所有的在社会生活中摸爬滚打到最后仅存的好品质都是从他们身上带下来的,他们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什么大道理,但很多真正宝贵的东西却能从他们生活的细节中体会出来,所谓大道至简就是这个道理。很多时候我很羡慕小喻因为有着王杰希的基因所以设计图片总是很快,其风格诡异多变,变幻莫测极具个人风格,很多企业都很喜欢,很少体会到我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我的作品不多,但质量都很高,因为黄少天我有足够的耐心在版面上一笔一笔地涂,我可以忍受长时间枯燥的工作,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合适的客户出现,最后一鸣惊人,这都归功于黄少天。我可以宠辱不惊,保持真心从一而终,忍得了和老鼠一起睡觉的工作室,也住得了城市中央超高价的商品房,叶修教我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让我在风云莫测的社会里也能活出自己的性格。

有时候觉得他们幼稚得像三岁小孩,有时候觉得他们深沉得像期颐之年的百岁老人,有时候觉得他们活得比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还精彩,有时候又觉得他们比一般的中年人还要坚强,但归根结底,他们只是我的父亲,只是一对平凡的爱人。

 

 

我第二天去老年大学的时候,刚进门就听见黄少天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自摸!杠上开花清一色对对子!老王你行不行啊?打得这么烂简直丢光了B市的脸,对吧?老叶!”

只见黄少天一把拍桌而起,就差点激动得要站在椅子上了,拿着个八万在跟王叔叔叫板。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冷静点,一边不知是火上浇油还是抚慰他:“行啦剑圣大大,小心闪了腰。不要忘记B市拿的冠军可比你们G市的多。”

黄少天下一秒就要将“靠!!信不信现在来pkpkpk?!”喊出来了,忽然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我和小喻,立马把手上的麻将放下,挥着手跟我打招呼:“嘿~小叶和小喻来啦?你爹刚输给了我呢,你要不要来给你爹报仇?”

听他这么一喊叶王喻三个人也放下手中的牌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我手上提着袋水果,打算好好慰问一下大学里可怜的老师及校长的,没想到黄少天一见着就立马上手抢了个梨,用纸巾稍微擦了擦,就上口咬了一大块,吃着东西还跟我念念叨叨道:

“你们过来干什么啊?我看你平时工作不是挺忙的吗,我都让你不要担心我们了,不用给我们操心了。”

我汗颜,一面吐槽黄少天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为什么比以前还能说,一面想起女老师给问我投诉的事情,决定不打感情牌,直接开门见山道:

“你们被老师投诉了,让我们过来管管你们呗。怎么,听说你们还上课赌博了?”

叶修在一旁憋着笑,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对我说:“你的好爸爸上课赌哪个老师会被先气走,被校长听见了。”

“.…..”这理由耿直地让我无法反驳,在这时小喻给他们倒了茶,当年叱咤风云的四位红人现在端端正正地排排坐,眯着眼睛笑,比小狗还乖,就差在旁边写上“乖巧”二字了。

我看他们这样准备好的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语重心长地跟他们说:“你们不要让老师太难堪了,人家出来找口饭吃,好好体谅别人小姑娘吧。”

小喻在一旁附和道:“老师都找到家门口了,您们就省省心,咱们安安分分的,别搞事情了?”

话说出来我们两个都有些虚,他们搞事情搞了大半辈子突然要他们不要搞了,也难说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是肖时钦带头搞的”叶修淡淡地开口,听他这么说,喻文州也搭腔了:

“你的花花叔叔也有玩”

“就是就是,凭什么就管我们?!带头的不是我!”黄少天喊道,急迫地要伸张正义。

我看向王杰希叔叔,而他只是认同地点点头,穿着件唐衫,本来是一个极具威严的动作,可在这个气氛下怎么想都很搞笑。

我和小喻交换了一下视线,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地情绪,显然这种孩子气的言论会从他们嘴里说出来一点也不意外。

“行行行您是无辜的,但老师为什么要给我们打电话?”我尽量心平气和地问道。

“可能是韩文清骂了她们两句让她们少玩手机吧,踢猫效应有没有听过?肯定是因为这样才把气撒到我们身上的!都怪老韩!”黄少天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们两,像是地狱的审判官。

叶修在一旁揽过他的腰,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好让他搂着,还夫唱夫和般地喊道:

“对对对,都怪老韩这么凶对人家妹子。”

我闭嘴,这话是没办法说下去了,便求救地看向喻叔叔和王叔叔,希望他们可以说点好话,在我看来起码他们比较理智,起码可以冷静得分清情况,不像他们那样理性蒸发。

“恩…….”喻文州做沉思状,随后很明朗地说:“没办法,我下了注,等看到有某一位小姐离开以后我再好好配合你们吧。”

“这是对她们的历练,这点挫折都承受不了以后怎么做人?”

王杰希闭着眼睛,说道。

 

这历练也太大了,都让人怀疑人生了。世界冠军级别的心脏,你让人家一个姑娘人家承受什么挫折?

上面的话我不敢说出来,我看见小喻也在身后比着中指,但看他们优哉游哉对付我们游刃有余地样子,知道这话题说不下去了。我叹了口气,说了几声“也罢也罢”,就当是给自家父亲们擦屁股吧,人家遇到除网游以外高兴的东西不容易,兴致一起来也不是自己一尊小辈能搞定的。

我跟他们聊了几句,了解一下他们的近况,看已经过了戌时,家中工作还没做完,便跟他们告辞了。

走的时候自家父亲窝在一起斗地主,他们的头上已隐隐花白,但他们的精神面貌还很好,不亚于壮年,这样一来就知道他们并不需要我的关心,哪怕世界上没有我这个儿子他们也能活得极好,而我遇上他们,简直三生有幸。

我和小喻并肩走在夕阳的路上,火烧云烧了大半边天,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恍然间我仿佛看见了叶修和黄少天窝在院子的藤椅里,依偎着,红红地夕阳打在他们安详的脸上,就这样静静地摇着,摇着,就这么在一起摇过了半辈子,哪怕终有一天连话也说不出了,只要身边的人还在,就可以贴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体温,牵着手慢慢地渡过碾过一个个温吞的日子。

 

人民广场在放一首老歌,很老了,慢悠悠的旋律听出来是上世纪的歌,天籁般的女声在轻轻地唱着:

因为爱情 怎么会有沧桑

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

 

 

 

end

很平淡,没有糖也没有刀。很自私的不想他们老去,而这是不可能的.....不知道能不能写出那种感觉.【好像这篇文叶黄的篇章不是很大...都不好意思打tag

写到最后脑海里突然想起《因为爱情》小时候听不懂,现在懂了,真的是很平平淡淡粗茶淡饭的感动,很多年后等我们都没有激情了,但我还爱着你.

评论(14)
热度(132)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