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Love you in the sky(3)

开飞机的黄X开飞机的叶

ooc






3.

分手那会黄少天闷在家闷了一天,到了晚上就可以神色平静地去楼下的火锅店吃麻辣火锅了。

黄少天是广州人,本来就吃得清淡,又不嗜辣,更不是那种可以直接把干辣椒当零食吃的人,而此时他却一挥手,直接点了一个变态辣的锅,面不改色地把干辣椒和花椒咬得咔咔响,轻松得像是咬碎一颗棒棒糖。服务小姐也是认识黄少天的,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他每咬一下心里就咯噔一下,心下恐怕要出事。

黄少天一块接着一块把那带着红油的肉送进嘴里,以往他都是要在水里洗一下辣油才敢下口,这次倒真是爽快,就着辣椒看也不看地吃了。哪怕黄少天再故作冷静,但也改变不了吃不了辣的事实,几分钟后便直冒泪水,红辣椒呛得他脸色通红,喉咙像火烧般炽热难受,胸腔像是被塞了一大团棉花,堵在胸口,怎么呼吸怎么不顺畅,像只破烂的手风琴在呜呜地悲鸣,像是哑巴厮着声带想要发出哀嚎一般。

心脏跳痛着,像是猛烈地鞭挞着某根痛觉神经,抽动着,疼痛着,最后和因为巨辣而带来的灼烧感交织在一起,像是地狱炼火一样用火舌吞嗜着黄少天的心。他已经分不清哪个是由于离别而带来的伤痛而哪些是由于辣所带来的,他本来就吃不了辣,现在一逞能生理泪水便哗哗的流,其中也不知道有没有夹杂着伤心的泪水。

两棵纠缠生长的大树现在硬生生地锯开两半,问谁能好受?黄少天也算冷静一点,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只是被按下静止键一样在沙发上呆坐了大半天,临近九点多才下楼去解决生活大计。

很难受,自己的心本来就留了一半给他,然后现在又把他挖走一大块,留下一颗空荡荡的肉壳在机械地跳动着。本来打算直接在床上睡一觉,第二天一早还是一条好汉,但一闭上眼睛全都是挥之不去的回忆,就像是一间屋子你本来种满了玫瑰,把玫瑰拿走,可那股香气还是会留在那间屋子里,氤氲萦绕,挥之不去。就像是一屋幸福生活的一家人,灯亮着,可里面却没有人。

黄少天吸溜一鼻子,用手背擦擦脸上的生理泪水,伸出筷子打算把窝里的最后一块青瓜给吃了,可是还没夹住就被辣呛了,吃下去的时候不觉得辣但后劲特别强,吃不惯的黄少天一下子就被扼住了,翻到在椅子上仿佛要把整个肺都咳出来。黄少天捂着自己的喉咙,痛苦地无法言喻,服务生善解人意地给他递了杯水,黄少天一仰头全干下半天才缓过神来。

火舌没有被浇灭,反倒是到处舔舐着自己的躯体,全身上下都是热烘烘的,黄少天把领带一扯,随意地扔在一边却是不想再动了。

好像是撒泼赌气般地跑来吃麻辣烫,飞行员不能用酒灌醉自己唯有用麻辣来暂时屏蔽自己的感官,企图让自己不要阻塞地思考那些人生难题。就像是疯狂地尖叫和发泄后的突然发现了自己行为的无意义,突然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离自己远去了,躺倒在椅子上,笑问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就像是想要吃安眠药入睡却误服泻药在厕所里拉得天昏地暗。

像是想要放松心情却在火锅店里被辣椒辣的痛不欲生。

最终只不过是自找麻烦。

黄少天颓然地扯了扯嘴角,拿起筷子打算把一个三人份的火锅给清底了。

刚想把筷子伸进锅里,一只手按住了自己,顺着手看上去,豁然是自家的队长喻文州。

笑眯眯地温文有礼,微笑背后到底藏的什么心机没有人知道,前十分钟有个电话让喻文州来说黄少天好像心情不好让他来把他接走,然后他就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看到四人桌上的垒得有半人高的碟子和黄少天碗里的小山似的食物,鼻腔里满是辛辣的辣椒油味,喻文州微微皱眉,按住了黄少天的手,阻止他近似于自虐的暴食行为。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也没解释什么,咽了咽口水,放下筷子,知道自己是吃不下去了,便挥挥手让服务员买单。黄少天辣的头昏脑涨,整条舌头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小狗一样吐出舌头呵气,也没缓下去多少,可能本来吃之前就有些头晕,现在一站起来愣是方向感极好的黄少天也一下子站不住脚跟,差点栽倒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扶住他,从身上掏了几张票子递给服务员就扛着黄少天走了出去。黄少天不是喝大了,只是吃高了,走出了饭店就推开了喻文州,啜泣般地抽抽鼻子,双手斜插在裤袋里,哼着小调往回家的路上走,一路上一声不吭。

喻文州苦笑,心想从小到大这个人什么情绪就摆在脸上,想让人不知道都难。看他这样,多半是失恋了,不过照常理说他很快就可以自己调整好情绪,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小时候一块念书,一块长大,哪次考砸了不是在操场上跑几圈就好了?哪怕是被女朋友甩了也是刷一晚上的题明天就活蹦乱跳了。

他从来就没把什么事放在心头尖上,哪怕是初中时玩儿似地谈了几场恋爱,两个人也是手都没拉过,于黄少天而言她们也只是旅途上的风景,路过时哪怕有一丝心动,但始终不是那个终点站。君子之交淡如水,谁都处得很好,说不上八面玲珑,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黄少天是一个很好的人。

真的很好,请吃饭爽快,答应帮忙爽快,做事爽快,干什么都直来直往,没什么陷害人的心机,有仁有义,对前辈尊敬礼貌,对后生没有架子,平易近人,谁都愿意和他做朋友。但除了契若金兰的郑轩和喻文州、王杰希三人,谁跟他处起来虽然爽,但总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想和他拉进距离,想跟深入地交往,却像是在南极的厚冰上用筷子想要戳开一个洞一样,像是用切橡皮泥的塑料小刀想要割断一颗苍天大树一样。

对谁都很好,对谁都很疏远。

大名鼎鼎的蓝雨组王牌飞行员黄少天。

 

这回闹地这么凶,怕是跟叶修分手了吧。

喻文州看着他一蹦一跳的背影心想。

当年看见他那颗无数人想要进入的心小心翼翼地给捧了上去,现在撒了一地,怪不得那么伤心了。一栋冰墙一旦给一个人开了门,里面关着的柔软的部分一下子就敞开来,如果没有人拥抱着它,只能在冷风中伶仃地瑟瑟发抖。奈何自己想安慰他,但自己始终说不上什么。

一块镜子破了,哪怕再补好了也有一条缝,始终是有瑕疵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看着黄少天穿着单薄的衬衣在深秋的冷风中漫无目的地蹦跳着,像是瑟瑟飘零在深秋里的落叶。

喻文州走上前去给黄少天披了件外衣,长辈般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你不是小孩子了,懂得爱惜自己。我帮你请了一周的假,郑轩他们应该回来探你,如果你不想见人,我去帮你跟他们说。”

黄少天的刘海长得遮住了眼睛,在黑夜里看不清情绪,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哭,反倒是眼睛里的光亮得吓人,像是闪耀着盈盈白火,不过在喻文州看来反倒是驱散不去的飘荡在人间的有着深重执念的恶灵。

“有点难受,过几天应该会好的。不用太担心我,又不是没谈过恋爱,不过是失恋嘛,又不是没试过。只不过这次特殊一点…..”黄少天开口,喉咙还有些辣,声音有些沙哑,平添了几分落寞。黄少天用力咽了口口水,像是想缓冲一下喉咙的辛辣,又像是想把哽咽的冲动咽下去。最后转了个身,面对着喻文州鼓着嘴巴,闷闷地说道:

“恐怕得缓上几天。”

黄少天专注于踢路上的小石子,像往常一样一连串地念叨:

“我会尽快恢复好的,不然冯老头得扣我工资啦,周泽楷那小子代我几天班也不容易,回去还得请他吃饭,跟他吃饭才是炼狱……”

黄少天把披在身上的衣服拿下来穿上,扯出一个微笑,像是在努力地向喻文州表明自己真的很好,不需要他担心。

喻文州看着他这样叹了口气,也冲他发不出脾气,明明自己的状态都那么糟糕了,还可以冷静下来去思考正事,还可以把自己抽出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评论着以后的日子,甚至还可以吐槽周泽楷。明明得的是重流感,却从容淡定地像是就得了场小感冒。

未免坚强过头了吧,喻文州看着他心想。

走向前去拍了拍他的背,像是鼓励他,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有什么困难尽管说。”

黄少天扭头看着他,深棕色的眼睛皓如萤火,清澈地像是被水洗过的玻璃球。

他盯着喻文州的眼睛,一寸一寸地拉进距离,喻文州微笑,站在原地任由他的接近,黄少天湿热的呼吸喷在脸上,他并没有慌乱,虽然他不会拒绝,但是他很确定黄少天并不会那么做。

所以最后近得可以碰到对方鼻尖的时候,黄少天只是轻轻地说:

“那好,帮我买包烟吧。”语气平淡得像是在索要糖果。

喻文州歪头一笑,说:“不行哦少天,我不能让你因为他而学坏。”

“.…..”黄少天给他翻了个白眼,也不追问下去,退后一步拉大与喻文州的距离,然后在一个街角蹲了下去,用树枝扒拉着马路边的泥土,从背后看像朵大蘑菇在街头随风飘扬。

“行了队长你走吧,我自己会回家。你不在一会儿万一有几架飞机掉下来我可不负责。”

喻文州担心他,但这实在不是个让人担心的主儿,从小到大虽然看着他总是在闹,可却没有真正闹出过什么大事。看着他这样只有叹一口气,给他递了条手帕,放下几句关心的话,反正他家就在附近也不用怕他过马路被车撞,就自己开车回家了。

从后视镜看见黄少天还在拿着根树枝在往地上戳,左手抱住自己的双腿,也不知道是什么个表情。

不会被当成流浪儿给带走吧?喻文州头挨在车窗上想。

黄少天吃麻辣烫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喝酒不能喝,抽烟不会抽,跑步不想跑,唯有去大吃一顿。奈何吃遍东南亚,只有四川麻辣烫这座大山他一直跨不过去,索性趁着失恋一块解决了。更何况又麻又辣,一冲上去就麻痹了所有的感官,辣得昏头昏脑一下子也思考不了什么,只能感受到发胀的舌头上冲破理智般的辣,像浪潮一样冲击着心脏,像是鼻腔里呛满了海水无法呼吸,像是断臂般的痛彻心扉……

 

还真是好懂。

喻文州等着红灯,望着窗外想。

 

 

 

tbc


第二章的心血来潮掰不回来了

评论(2)
热度(61)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