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Love you in the sky(5)

机长叶x机场黄

ooc





5.

黄少天坐在副机长位上,跟控制台最后一次确认飞机的情况,叶修扭着脖子就出来了,一听声音就知道颈脖不好,头摇起来啪啪地响,黄少天瞅了他一眼,虽然手上忙碌着调试的工作,但还是善解人意地问了一句:

“你脖子还好吗?听着怪难受的,不会昨晚打游戏打通宵了吧?哎哎哎,我可没有关心你,我只是在为乘客们担心机长的安全而已……”

叶修听后莞尔一笑,对他这种嘴巴上说着不担心但心里却暗自操心的行为早就习惯了,走到他身后往他头上呼噜了一把,应道:

“我只是在专研学术知识,被少天大大说成打游戏真的扎心了。”

话罢还痛心般地捂了捂胸口,好让自己的假话看起来真实一点。

黄少天看着他这样,忍不住吐槽道:“行了吧叶神,前后鼻音还没分好呢就专研学术知识…飞机又不用你修给人家留个活口好吧...不要把人家小哥的工作抢了去。”

叶修坐回自己的座位扣好安全带,听见黄少天这么说,笑道:

“我才不是专研飞机。人家工程部的上有老下有小的,抢人家饭碗总归是不好的。”

说的好像真的能抢走人家看家本领一样,不过即使他这么说也没人敢质疑,因为叶修说的是事实,只要他想,没什么做不到的。

“那你研究什么?游戏攻略吗?”黄少天被安全带绑在椅子上没办法去踹不要脸的叶修,只好一边调整着位子的舒适度,一边头也不回地问他。

“如何追回前男友的攻略”叶修淡淡地开口,平静地一点也不像是在说肉麻话。

黄少天手上的动作一愣,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他能感受到叶修的目光灼灼地粘在自己的身上,黄少天不敢回头,怕再一次又陷入那个深黑色的旋涡之中。

黄少天干咳了两口,气氛尴尬地像是空中都在漂浮着尴尬的因子。要是问下去他研究出来了什么那就是自掘坟墓了,黄少天被叶修像审问犯人一样地盯着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什么话。

最后还是戴妍琦善解人意地进来报告乘客的情况,黄少天才松了口气。戴妍琦的形象从一开始的凶神恶煞的阎魔,一下子荣升到聪明美丽的女神雅典娜。

 

“500米”

“1000米”

“.…...”

叶修在旁边报告着高度,黄少天的心也像是飞机一样不断升腾。

没有外援的四个小时,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去。

黄少天承认刚才叶修一个直球正中了他的靶心,自己一下子慌乱了过去。叶修从一开始已经很明确地表现出想和自己复合的态度,但自己……

黄少天低头看着自己紧攥着飞行把手的发白的指尖,不断地回想起这只手触碰叶修脸颊的触觉,包括他并不结实的小臂,他的胸膛…..叶修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他都用这只手触碰过,并记忆下那种光滑的触觉,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他不是不想和叶修复合,他当然想,一百八十几天里有一百天他都在设想着和叶修的再遇,也在一天一天为了不要那么难受暗示着自己已经不喜欢他了。就像是作茧自缚,一天一天自欺欺人用暗示像蚕丝一样包裹住自己,好让自己还像以往那样精明能干,能做出最好的样子来面对朋友,面对叶修。

见到叶修时,被他扶住腰时黄少天感受到自己好不容易缠出来的茧好像完全不堪一击,叶修轻而易举地在一层层的蚕丝中找到了闭锁在谎言里的自己,并紧紧地拥抱着伤痕累累的他。

黄少天还是第一次这么对自己没有信心,也还是第一次看不清自己到底渴望着什么。

黄少天花十几年的时间里在自己的心上筑起了几道固若金汤的城墙,然后他把不同的人放在不同的位置,这样他可以把交情拎得清,而自己在最中心最坚固的城墙内,自己在里面潇洒逍遥地做个小剑客,快活自在,谁也不会来打扰他。而有一个人就这么坦荡荡地闯了进来,攻破他所有的防线,闯进他的那个逍遥快活的小世界,拥抱住了当中的小剑圣。他在他的世界里来去自如,时而是朋友,时而又是恋人,没有大多数情侣的暧昧,却有着他们可望不可即的心有灵犀的默契。

后来黄少天用暗示来把自己包裹在城墙里,虽然没了以往逍遥自在的自由,但也好歹是安全的,起码不会一见到叶修就溃不成军。但他也没有想到叶修会这么直白露骨,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叶修将他从蛹中找了出来,但黄少天并不打算就这样再一次答应他。

要是半年前刚失恋那会黄少天一定会马上飞奔过去撞进他的怀抱,但现在却不行了。黄少天不清楚自己对叶修那一丝丝藕断丝连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刚才所对叶修表现出来的亲昵行为仅仅建立在肉体之上,换句话说就是冲动。那下一层呢?更深一层的情感被朦朦胧胧地盖上了一层纱,叫人看不清晰。

黄少天呆愣地望着窗外的云层,柔软的像是棉花,一层层地厚铺在自己的下方,而自己本身好像处于一栋空中花园。这样的情景并不少见,甚至作为一个飞行员这样的场景他都看得厌烦了,可为什么左心房却隐隐兴奋,全身上下的神经都高度紧绷,紧张兮兮地像是快要上刑场。

黄少天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吞了下去,看见手边有一杯咖啡,便拿起来咕咚一口全干了,叶修认真地看着前方的风景,撇了一眼黄少天,发现他被咖啡苦得直皱眉头,五官都好像要拧在一起。

叶修看他这样,打趣道:“黄少天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喝不了黑咖啡?”这杯咖啡是一上飞机时戴妍琦端上来的,现在早已凉了大半截,恐怕还得比热的时候更苦。

“你怎么知道这是黑咖啡?!”黄少天吐了吐舌头,他从小就不喜欢苦的东西,现在一脚踢上了铁板,自然是疼得嗷嗷直叫,想要找水喝但驾驶舱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唯有拼命按服务铃急call空姐进来送水。

叶修看着他折腾觉着好笑,应道:“因为我喝过所以我知道这是黑咖啡,还有人家空姐们都忙着招呼乘客呢,哪有时间理会少天大大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没想到话音一落下小戴就款步姗姗地走进来了,叶修见状立马闭了嘴,黄少天在一旁耀武扬威地冲他比了比中指,然后对戴妍琦吩咐道:

“给我拿杯水吧,有水果糖也可以。我不喝黑咖啡,下次记得多加点糖和奶。呜哇,苦死我了……还有还有,记得端两杯进来,或者你给加两条吸管也可以。”

戴妍琦脑子里一下子运转不过来,但天生的空(fu)姐(nv)素养还是让她下意识地反问道:

“黄少天你被黑咖啡苦着了?”

黄少天点点头,立马开始念叨道:“快啊,拿颗糖给我含着不要在意这种东西啦,牛奶糖水果糖抹茶糖什么味的都好,只要是甜的就行……都怪叶修他明明喝过了还不提醒我”明明知道我不喜欢苦得东西。

最后一句话黄少天当然没有说出来,他都摊着手要糖了没想到戴妍琦只是一拍他的手,随后黄少天感受到两道金光闪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听见她恨铁不成钢地冲自己说道:“你隔壁就有一颗大大的糖还找我要什么?黄少天不要怂,这点小事你们两个自己就可以解决掉的!!加油!”

叶修听见她的话,扭过头,善解人意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吐了吐舌头,明晃晃地暗示黄少天接下来应该做什么。黄少天一脸红,不想理会着两个老流氓,别过头嚷道:

“滚滚滚,你天哥是有节操的人!不就是黑咖啡吗,又没有苦到这种地步……我不信外国人的东西会比中药还难吃!”

戴妍琦捂嘴笑了一下,也不在意,把那只空的咖啡杯收走,最后慢腾腾地说道:

“没关系黄少天,以后你的饮料只有黑咖啡了,总有机会让你体会咖啡文化的博大精深的。”

“还有就是,我们会在日本呆一天,航空公司给你们订了酒店,因为这班飞机乘务员组的搭配不是很好,所以那家酒店的房间不够,那只好麻烦你们挤一挤了。”

说罢,就踩着高跟鞋仪态万方地走了出去。

 

要挤一挤也不是机长组挤一挤好吗?要挤也是那些新上位的空姐空少们挤,不应该把机长们当宝似地呵护着吗?我靠靠靠,还真让郑轩那小子说中了?!

黄少天在心里咆哮道,握着飞行把手,一脸生无可恋。

叶修听见也是吃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她的用意所在,淡然一笑也不在意。

“黄少天”

叶修轻声喊道,语气低缓沉着。

“干嘛?”黄少天没好气地答道。

“你在介意着什么?”叶修问道。哪怕前不着尾,但他知道黄少天懂得他在说哪一件事,倒不是因为黄少天聪明,而是因为他们之间的默契。

黄少天沉默,半晌才缓缓吐出八个字: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闷闷地,一点也没有平时的生机勃勃。

叶修轻笑,吐槽道:“真是神奇了,堂堂黄少天居然会这么说。”

黄少天没应话,只是看着前方的层层云朵出神。

叶修看他这样也没了脾气,心软成了一滩糖浆,只想把他揉在怀里,他想抽根烟但情况不允许,幸好波音737的驾驶舱够小他一伸手就可以碰到黄少天。

他揽过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往他嘴巴上戳了个章,不敢再深入,怕危及到身后上百号人的生命安全。

“给个准头吧,到底O不OK?”

黄少天没说话,抿着唇,棕黄色的眼睛里满是挣扎于不安,像是一条鱼在挣扎着逃离海洋。

“行了,我当你默认了。”叶修看着他这样也满是心疼,墨黑的眸子像点了漆一般明亮,满载着对黄少天的爱意。

“喂!我没答应!你不要自作多情!”

“原来少天大大会和不喜欢的人kiss啊,行了黄少天,什么事我们没做过?”

彼此都看得清清楚楚,叶修看得出来黄少天对自己还有留恋,看着自己的眼睛里还有几分情义,都差点在休息室里擦枪走火了,叶修却不明白黄少天到底在顾忌着什么。

黄少天不敢赌,他知道要是再一次对叶修敞开心扉那他就是万劫不复了。遇见叶修以前黄少天自由自来从不被什么所束缚,没有什么人能轻易左右他的心情,所以对于他来说喜欢上一个人简直是地狱。战战兢兢惶恐不安,害怕世人的目光,担心长辈的指责,时时刻刻揣着颗心不敢放松,贪恋和叶修相处的时光,却又因为职业不能常常见面,吃一些莫名其妙的醋,想对他倾覆所有的爱意,却又愤懑于自己的无力。虽然不像以往一样快活,但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分手那会他很冷静地思考了一年半时间里所做出的无脑行为,并发誓再也不会这么做。

跟叶修复合不仅意味着自己可能要重蹈覆辙,还意味着自己要在同样的地方摔上两次,而自己却站不起来了。跟叶修恋爱的那段时间已经花光了他毕生的精力,并且知道自己不会再像对待他那样对待其他人,也不会像爱他那样再次全心全意地喜欢上任何人。半年他已经吐完所有的丝来保护自己,而如果叶修再一次离开他的世界的话……恐怕那个潇洒的小剑圣,那个战无不胜的小剑圣也不会在了。

而老黄家,怕是得绝代。

年轻的时候可以信誓旦旦地许下诺言,许下一个个山盟海誓,黄少天也不是理智到冷漠,有些小情话他还是受用的,但现在的他却不行了,二十来岁快要奔三的人了,开不起这种玩笑。

感性在叫嚣着让他再一次奔赴进爱情这个火海,再一次牢牢地抱紧身边的人;而理性在劝阻他让他冷静思考,分析风险,理智作出判断。两个小恶魔在脑海里争得不分上下,一下子也分不出输赢。

黄少天叹了口气,苦闷地说:

“你让我再想想,到日本给你答案。”

“行”

 

 

 

tbc


以后哪天回来看看这妥妥的黑历史(ノдヽ)

感情戏多得有些矫揉造作


评论(2)
热度(71)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