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Love you in the sky(6)

机长叶X机长黄

ooc





6.

虽然话说成这样,但两个人独处在驾驶舱里没有多尴尬。机长和副机长的相处从来都是一个飞行员的必修课,每一个飞行员都要有和韩文清共处一室十几个小时的准备。更何况两个人又不是特别生疏,跟一般的飞行组来说更是熟过头了,两个人都是对彼此心知肚明,又各有打算的主儿,你一句我一句扯扯近况,爆爆其他人的黑料,在来来往往的空姐面前插科打诨,坐实了“好朋友”这层关系。

这班航班虽然时间不长,但刚好跨过了饭点。机长和副机长为了不能同时闹肚子所以他们吃饭时间要相差一个小时,所以黄少天吃饭的时候叶修还在里面孤苦伶仃地掌控着飞机。但这也并不代表黄少天是幸运的,此时戴妍琦坐在旁边,更是感觉进了狼窝。新上任的空姐空少都对戴妍琦恭恭敬敬地,把她捧得天那么高,这班航空又没有熟人,对黄少天来说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惨境地。

只见戴妍琦笑嘻嘻地看着黄少天,柔声细语地问他:“黄少天,你和Captain Ye发展得怎么样啦?”

黄少天低头扒拉着难吃的飞机餐,不假思索道:“没怎么。大小姐你好好吃饭啦,头等舱一帮人等着你去伺候呢。何苦纠结于我这个小小的副机长?”

尽管黄少天都这么冰冷地拒绝了她,但戴妍琦哪里是轻易放弃的人?朝黄少天那边坐了坐,小声地对他说:“你还喜欢他吧,姐姐我看人很准的。”

黄少天听到以后差点没呛到,跟她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你看哪对机长都是这样吧?可能回头换了其他男人你看到的也是那样的。”

戴妍琦若有所思地摇摇头,坐直了身子,双腿叠放在一起,换了个严肃的表情,正色道:

“我说认真的。我有自己的分寸,如果你们真的只是好朋友我顶多只是闹一闹,我何苦要千方百计地给你们换成大床房?”

戴妍琦扭过头看着黄少天,绛紫色的眸子里都是不容置疑的认真,严肃的像是对待一件人生大事,坚定地对黄少天说:

“你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你可能自己不知道,但正常人都看得出来。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就差点往上面写上我爱你三个字了。”

黄少天不以为然,仰头喝了口水,问道:“你确定不是你的有色眼镜吗?”

戴妍琦摇摇头,化着淡妆的精致得脸庞一扫以往的精灵般的笑容,认认真真地说:

“我是乘务长,我也学过点心理学。我看到的比你看到的更多,冰山一角听说过吗?你看到的只有一角,剩下的九分你怎么用力地思考都是看不清的,只能通过你的潜意识来体现。”

戴妍琦指了指他的手,说:“刚刚被我说中了,你喝水时手有轻微地颤抖,说明你在紧张。如果不是的话,你是君子,自然可以坦荡荡的”

黄少天看了她一样,抿唇不语,看着手上的空杯子,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戴妍琦看着他这样一叹气,放下方才交叠在胸前的双臂便站了起来,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很理智,但不要用数学思想来做语文的题。如果是你们两个的话,只要你想做没什么做不好的。”

话一说完,还没等黄少天来得及反应,便话锋一转,露出一个甜美的笑,道:

“所以黄少天同志,要不要我帮你订玫瑰花表白?”

黄少天摆摆手,忙不迭地说着“不用了不用了你有事情快走吧”,一副没好气地样子,戴妍琦也不强求,虽然她和黄少天交往不多,但对于黄少天的为人她也略有耳闻,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有结果,说了声拜拜就离开了,留下黄少天一人在休息间里思考人生。

黄少天摊开自己的手看着,并没有她所说的那般颤抖。戴妍琦刚才说得认真,更何况还关乎叶修,他也不想左耳进右耳出,不过一想到叶修还在饿着肚子开飞机,连忙收拾好桌子上的垃圾,便回驾驶舱了。

见黄少天回来,叶修招呼他一声,问道:“今天吃的什么?”

黄少天吐了吐舌,像是不忍回味那奇异的味道,边扣安全带边回答道:“肉丸子和一些像泥一样的蔬菜,不怎么好吃,就那个特供的那么大鸡翅好吃一点,我比较建议你去吃个泡面,起码你的舌头还能活着。”

叶修听闻笑道:“吃了那么久还不习惯啊?看来蓝雨宠坏你了。”

“滚滚滚”黄少天喊道,反驳叶修:“我又不是能吃两个福建人的那种广东人,我还是有味觉的好吧?明明这么难吃的东西吃下去却没有问题还真是奇迹。你要是想试试现在就可以去吃,保证让你收回你上一句话。”

说着还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来威胁他。

叶修看着他只好无奈地笑笑,道:“祖宗你去吃了这么久,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有日本料理吃我为什么要去吃飞机餐?我本来以为你会给我带个丸子过来的。”

黄少天无话可说,因为他和戴妍琦聊得却是有点久,无意间孤立了叶修,还让他尽职尽责地开了那么久,有点愧疚,却也是说不出对不起的。

“喂,就快到日本了。你想好了没?”叶修看黄少天不说话,便开口问道。

“可以试试。”黄少天答道,转念又一想好像不对,补充道“我还没想好。”

叶修一听就笑了,对他的答案嗤笑道:“试试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想好我大可以等,认真点想,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不由得你试试。”

“戴妍琦让我不要多想,你让我认真想,我都不知道该信哪个。你是认真的,我当然也是认真的。”黄少天避开话头,调侃道。

“你不想你还是黄少天吗?逗。”叶修反问道,目光投在前方的蔚蓝天空,过长的刘海虚虚地盖住了半边眼睛,在阴影的衬托下乌瞳更显得明亮。

黄少天没说话,也和他一样看着前方的浮云,认真地驾驶着飞机。

 

不想的话当然不是黄少天了,黄少天从来想得就比别人多得多,让他不去思考将身体和决定完全托付于情感上真的是难为他了。戴妍琦说不要把理智放在情感上来,话说的没错但黄少天做不到,他不是感情用事的人,怎么会简简单单被几个kiss弄得理性蒸发?黄少天知道他无论怎么想最终他的选择都会是和叶修在一起,不过他也很清楚不是现在,也不是日本海的上空。他在等,等一个时机,在等的过程中看清时势,并看清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分手的半年时间他也在探究这个问题,为什么偏偏是叶修?他也二十几岁了,相亲的经验也不少,更何况条件优秀,男的女的都有相过,比叶修帅的,比他更厚脸皮的,比他更高工资的,比他跟讽刺的…….都有,但兜兜转转还是转回了原点——他们都不是叶修,就像是飞行棋都快要到终点了却突然要从头开始,就像是小猫追着自己的尾巴怎么也追不到,就像是在森林里探险以为终于要找到宝藏了却发现是四小时前自己离开的营地……自己想要的并不是他身上的某种特质,一次次地相亲他的箭头始终指向叶修本人,从来没有歪过。

半年里一直催眠自己不喜欢叶修了,可纸哪里包得住火?心情越演越烈,火辣辣地烧着喉咙。

可火烧得再旺也有熄灭的一天,自己的一辈子就赌在这个人身上了,可未来的哪一天会突然平静下来,像一汪毫无波澜地湖水,静静地荡漾在生活的潮流中,跟随着大浪潮流动。说穿了,黄少天对他们的未来没有信心,分手有了第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他现在可以站在高处大声地对世界宣布他最喜欢叶修了,但过了四五十年后呢,满目风霜的自己能否也能像现在的自己那样可以冲着他大喊“我最喜欢叶修了”?黄少天分不清现在烧得如此热烈的心情是年少气盛的一腔热血,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谆谆长情;他知道自己和叶修在一起后怕是不会再看上任何人,但生活不能只靠满腔的爱意,爱的力量并非是无穷无尽的,哪一对新婚夫妇之间没有爱意?但最终能白头偕老的又有多少?黄少天相信他和叶修之间除了爱以外还有别的、和常人不同的东西,但能否抵抗住时间的洪流,他也不能打包票。

他知道叶修说“一辈子”绝不是玩玩而已,所以他也不能玩玩似地回答他,跟他玩玩似地谈一场维持短短几年的恋爱,既然要谈当然要谈一辈子的那种,然而一辈子的事情让黄少天不去好好想想,差不多就等同于逼死他。

 

戴妍琦端进来的还是一杯黑咖啡,接收到黄少天怨念的眼神之后同情地给了他一杯调味用的牛奶,跟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就端着职业的微笑走了。黄少天和她也不是死党,比中指这种事情只敢在心里默默地做。

戴妍琦说的话倒也启发了黄少天,自己何尝不能拼一把?既然已经认定是叶修了,又何必去把事情想得复杂,活在当下就好,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自己可以做到和他不顾一切地私奔,却怕不能与他厮守白头?黄少天失笑,没把牛奶倒进去就爽快地把黑咖啡仰头一杯干了下去。笑问自己怎么这么麻烦,不断地反驳自己反驳自己到最后也不知道为了啥。

叶修斜眼看他,调侃道:“想罢工也不是这个罢法吧,少天大大?想苦死自己吗?”

黄少天冲他比了个中指,说:“傻了吧?我嘴巴里有糖,全飞机又不止她一个空姐,我又不是脑袋不好,当然可以找其他空姐要啊!”

说着还张大了嘴巴,示意他口腔里的水果糖。

叶修还一愣,随即笑道:“行了,把嘴合上吧,要降落了,当心噎着。”


tbc


这不是少天应有的坚决www好像真的崩了........

评论(6)
热度(83)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