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路过七天

我和叶教官和黄教官路过七天的故事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的同学一个个下巴脱臼,眼睛不可置信地瞪得老大,瞪着主席台上那个年轻的男人,脸上像吃屎了一样写满了不可思议。主席台那边我看见秃顶的校长尴尬地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虚汗,然后尴尬地鼓起了掌。

   这绝对是一件空前绝后的事件,说出来恐怕也没几个相信,将来或许成为学弟学妹们口中啧啧称奇的校园传说——教官讲话只用了一分钟!

   学长听了会沉默,学妹听了会流泪,本来大家都做好要发呆上半个小时的准备,百般无奈地拍着手把那位要折磨自己上一周的教官请上主席台讲话,指甲锉都准备好了,却没想到那位神一般的教官却两三句话把整整一个半小时开营仪式给完结了:

   “大家看起来都很辛苦”

   “那么……我宣布2017学年度——”

“呃…..荣耀学校是吧?2017年荣耀学校的军训现在开始!各位教官麻溜儿去找你们班孩子吧。”

 

一语惊人,他说完话也没有几个人反应过来要给他鼓掌,反而是像方才那般呆滞在原地还以为自己出现了某种幻觉,大概半分钟后掌声才稀稀拉拉地响起来,然后才后知后觉地为不用听讲话而欢呼雀跃,好像忘记了自己还要军训的残酷事实。

我看着主席台上那位年轻男人,帽檐盖下的阴影遮了半边脸,好友用手肘碰了碰我,眉眼里满满的都是惊喜,勾着我的脖子兴奋地对我说:“这次的教官牛啊,你没看见老冯在后面脸都紫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说着不知都抽了哪根筋就自己捂着肚子扶着我的肩膀笑。

我仔细回味了一下刚才冯校的五颜六色的脸,瞬间觉得连军训都是美好的,我扶了扶趴在我身上的基友,跟他冷静分析道:“就怕他不开心来几场考试你就GG了。”

听我这么说他立马黑了半边脸,压了压头顶的迷彩帽子,连忙转话题,正色道:

“这年教官挺特别的,说话还带京普,校长在后面看着也敢搞事情……”说着踮起脚尖左右张望,像是想捕捉到他的身影。

 

 

   是挺特别的。

   我暗想。

我是班干部,站在队伍的最前方,视力又好,那位神教官上去的情景我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我看见他上台前还叼着根烟和一个拿着相机的小黄毛说话,举止中有说不出的疲惫,要不是那个小黄毛提醒他,他恐怕还不记得自己要讲话这回事。他整体的形象说白了就像是一个刚熬夜打了三天游戏的死宅,拖着个晃一晃能抖三抖的眼袋,然后就站在几千个学生面前开始了他惊世骇俗的讲话。

   他大概是连稿子都没准备,临时被推上去的,说着说着还要扭头跟主席台后的校长确认学校的名字,然后用“大家要好好学习啊”的语气宣布军训的开始,说完面对一片寂静还相当满意地给自己鼓了掌,然后还特别得意的扭头问校长有什么要补充的。用屁股想那位老校长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像话的,连忙挥挥手让他走了,那教官还特得意的冲他行了个军礼。

   

真是个有骨气的好汉子。

我边鼓着掌边评价道。那个教官虽然带着军帽,但也隐隐约约看出他长得不差,差不多一米八的个子,一身军装挺拔得很,要不是那股有点颓的气质,恐怕能够收割很多女生的微信。这年的教官真是有趣得可爱,我边喊着排队,心里在回味着他的身姿。

我们班的队伍站得歪歪扭扭,我冲他们吼了两声也没见什么反应,便也不强求,随随便便往队伍前头一站,一副烂泥样儿准备迎接教官。

我无聊地左右望了望,却发现一个小人在冲我挥手。

“哎!你们就是一班吗?”

 

我抬头看了看来者,是那个端着相机的小黄毛,方才太远没有看清,现在他走进了年轻得俨然像一个大学生,笑着咧开了嘴巴,露出一颗小巧的虎牙,阳光活泼得让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自惭形秽,声音也比我们这些比他年轻好几岁的人有朝气的多。

“这里是一班。您是我们的教官吗?”我冲他挥挥手,问道。

他小跑过来,浅黄的发丝在空中轻快地跳跃,我仿佛感受到身后的女生眼睛都发亮了,突如其来的一位帅哥,还是这种阳光健气的学长类型的。瞬间让全班都有些不安分。

“咳咳”我大力地咳嗽了几下示意他们冷静下来,小黄毛好像不在意,回答道:“我不是你们教官,我是这次军训的摄影师。”说着指了指挂在胸前的相机。

“那我们….”我刚想继续发问,没想到他就自个说起来了。

“就是你们的家长老是要你们军训照片啊,还有你们学校说要给你们初三留下难忘的军训回忆所以才这样的。我姓黄,我叫黄少天,你们可以叫我黄少。”

他说话语速很快,像珍珠逐颗滴落在盘子里,每个字都咬得很清晰,但说起话来有一种黄河流水滔滔不绝地架势,我怕是招架不住,连忙打断了他,问道:

“行行行黄sir,我们一班教官在哪里?”

我并不是讨厌他,只是眼见周围的班级找到自家教官后都跑去抢占阴凉的地方开展训练,而我们还呆呆的站在操场上和一个摄影师瞎闲聊,一是怕级长瞎扯淡说我们偷懒加练,二是怕阴凉地都让抢去了,要在毒辣的阳光下站军姿似是有些难为我们这群书呆子了。

旁边有些女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还不满意我像是逐客令般的提问,她们一点也不想见到她们的教官,只想多看看这个年轻帅气的摄影师,便起哄道:“要不黄教官你留下吧,反正我们教官还没来”

“对啊对啊”

“你们教官抽烟去了,我先帮他带会。”黄少天对女生们笑了一下,对她们的热情不予关注,开口解释道,“你们教官昨晚通宵了,现在不抽两口受不了。”说着还很嫌弃地用手挥了挥鼻尖的空气,像是不忍回味那股二手烟的味道。

听他这么说很多人都对未见面的教官没了好感,好几个人都不满的拉长了声音,跟周边同学猜测所谓的教官是个什么人,所有人都当他是个满口黄牙、形象邋遢的中年大叔,但我觉得黄少天形容的感觉好像和某人有点像,就像是那个……

“你看,他来了——”黄少天扭过头往某个方向挥了挥手,大声喊道:“老叶——”

我往他喊的地方望去,出现的身影既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就是方才讲话的教官。

身后窸窸窣窣地小声议论了起来,毕竟刚才的讲话还历历在目,大家一下子都摸不准这位教官是什么样的角色。有几个大胆的,冲他嚷了一声“教官你演讲好精彩!”,然后全班哄堂大笑。

那教官还没开口,黄少天就抢着说道:“说着一时爽,说完火葬场,他今天肯定要被扣工资!对吧?老叶。”说着冲他嘿嘿一笑,大力地拍了拍来人的背,又压低声音说道:“要不要天哥今晚请你吃饭啊?”

那教官看着他好笑,往黄少天头上呼噜了一把,说:“天哥请客怎么也要去的。”

我在一旁看着,似乎嗅到了什么八卦的味道。

 

那个教官姓叶,名字叫叶修,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有透露给我们。明明也是当过兵的人,可往旁边二班的韩教官比起来,真是个天差地别,命令喊的随意,也不亲自示范军体拳怎么打,有时候累了就和其他教官招呼一声让帮忙带带,就自个儿跑小树林里抽烟去了。要不是他真的拿出了军徽,怕是没几人相信他是一名军人。哪怕是这样他对我们的要求可是一点也不低,不过也因为这样,我们班有着最长的休息时间,可以和黄少天扯淡上半小时的特殊权利。

黄少天和叶修我总觉得有点端倪。

他们两个的关系似乎比所有的教官都要好一些。

黄少天是摄影师,本应该满操场跑拍照的,不然家长肯定有意见,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有空没空就往这里跑,拍照也只拍这里的。一开始我还跟其他班的吹道我们班颜值高所以黄少才多关照,结果那家伙给我指了指八班的周泽楷教官,我巴不得两眼一黑。

我本来以为黄少天叶修王杰希之流已经算是教官的颜值巅峰(毕竟当兵的天天晒),没想到还有个周泽楷。

幸好他们都去当兵了,不然出来做什么都是祸害。

我扼腕叹息。

 

我们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休息,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和黄少天讲话。

黄少天很健谈,也不止于健谈,不如说就是个实打实的话痨。他是南方人,有着南方人的温文的说话语调,偶尔说快了还会拔高几个音调,听他讲故事跟听歌儿似的。黄少天活泼开朗就像是个比自己大几届是年轻学长,会对着你爽朗地笑,会时不时地幽默逗得你捧腹大笑,甚至会和我们打篮球。每一次和他在一起都会让人觉得他不是个见面不过三天的教官,而是早已熟悉多年的好友。而作为他“特别照顾”的班级的体委,在我看来,也算是混的不差。

每一个班的人都挺喜欢他,男会叫他“黄少黄少”,女孩子会乖乖的叫他“黄教官”声音软糯,甜甜的叫到心坎里去。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常驻在我们这个一班。

很容易看出来黄少天是个善于找乐子的人,而这个一班是最没有乐子的,因为这完全是为了高考临时拼凑出来的尖子班,虽然关系和睦,但彼此都隔着一层纱,都有着点隔阂,毫无默契可言,有时候黄少天和我们开玩笑,捧他场的也只有包括我在内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男生。

 

到底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班?

有一天我这么问了他一下,他显然是愣了一下,很爽朗地解释道:“你看你们不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吗?我怕老叶那家伙把你们带坏了,就义不容辞地过来解救你们了!”说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像真似要给我托付什么复兴祖国的伟大梦想。

我没理清他的思绪,黄少天思维跳得很快,我在肚子里也揣摩不出来“解救我们”是什么个意思,但我直觉告诉我觉得解救我们不是重点,更何况他说得太快我也只抓住了尾巴,就顺口反问道:“所以黄少你专门来看叶修的?”

黄少天在喝水,一下子被呛得不轻,但也没忘记反驳:“不是!谁要专门来看他这张嘲讽虚胖脸啊?!他身上有很浓的烟味,然后整天找天PK也不理我,甚至也不请我吃饭……我怎么可能专门去看他?!”

我被他的猛烈反应吓了一跳,但也马上反应过来想要帮他拍拍背顺顺气,他微妙地躲开了我伸出去的手,我当时没怎在意,但后来一想那或许是黄少天他那冰冷的潜意识,只可惜当时只觉得黄少天误解我的意思,中国汉字博大精深,这个“看”不同音就不同个意思,我当时说的是第一声,是看守看护的意思,可能说得急黄少天没听清直接误解到第四声去了。

不过听他的答话,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黄少天喝着水,像是觉得热了就把水往脸上泼,冰凉的水划过炎热的空气,冰冰凉地溅落在心上,直透到心底。黄少天甩了甩发丝上的水,对我说:

“老叶这种level的boss不是你们可以控得住的,我怕哪天他兴起把你们这个第十届弄得乌烟瘴气的…….”

边说,边把手上的空矿泉水瓶往几米外的垃圾桶来了个三分,本来看轨迹是必中无疑的,没想到恰好有人经过,还好死不死地砸到了头,那人教官装束,黄少天被吓得直接闭了嘴,念叨着“别是韩文清别是周泽楷……”走过去查看伤者,我被抛在原地,手里攥这个空饮料瓶看着黄少天出神。

被砸的人是叶修。

我清楚地看见黄少天立马心花怒放,开心得像是中了两百万,好像扔个矿泉水瓶砸到叶修就像是击杀了远古大魔王,弯着眼睛笑起来很好看,盈盈的洒满了金色的碎屑。搂着叶修的脖子,嘴上叽里呱啦说了很多,叶修在一旁听着,偶尔开口驳一两句,把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溅在胸上的水滴,冷的像是要逼到骨子里。

 

他俩有点端倪。

我不是第一次这么想了,我用脚尖扣着草地上的一块泥土,黄少天和叶修在我面前讲双簧。

他们两个从一开始就好像关系挺好,毕竟搁下一大群学生不管自顾自聊天的可没有几个教官可以做到。我们的军训一半的时间在训练一半的在休息,休息的时候一半都是听叶黄讲双簧般地聊天乐呵过去,一半是听黄少天讲他和叶修以前的英勇事迹惊叹过去的。叶修在旁边认真地听着,他们两个坐的极近,黄少天有时候说到叶修就会拿手肘碰碰他,调戏般地问道:“你说是不是呀?老叶。”叶修也不恼,就拿黄少天以前的糗事怼他,笑问道:“难道少天大大忘记自己以前是怎么连累一个营的吗?”黄少天有时候说不过了就拿拳头揍他,有时候叶修会接招,有时候就任由雨点般的拳头砸在胸上,好几次我们都觉得他们真的要打起来了,好像下一秒就要反目成仇了,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两打打闹闹都没往心里去,有几次真的出手了也压根没用了力,反倒是我们这些吃瓜群众不明不白地为他们的关系提心吊胆。

看着他们很有趣,有趣得让人有些嫉妒。

 

“黄少,我问你个事儿”

“什么什么?要是物理题不会做我可帮不了你。”

“你和叶教官是不是有点什么?”我仔细瞧着他的脸色,我看见他的身子猛然一僵,怕自己说错话,连忙解释道:“哎哎哎我就随便问问,你不答也没关系,我就是八卦一下。”

黄少天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冷静了几秒,反问道:“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似如湖水般波澜不惊,但里面可能早就暗流涌动,我猜不出他到底介不介意这个问题,我不会玩人心的套路,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友人以上,有没有到恋人我不清楚。”

黄少天没有说话,若有所思地看着操场上其他班操练的队伍,整齐的踏步声和嘹亮的口号声交叠在一起,本应是一个嘈杂的环境,可在黄少天身边的我竟觉得万物俱寂,周围是深夜般的宁静。

 

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的特殊不是我一个才识疏浅的人可以说出来的。

他们聊天的时候仿佛自成结界,我们可以看见里面的奇幻梦境但我们却进不去,他们像朋友,但又不如友谊那么纯洁,他们有时候像恋人,但他们横看竖看都不是那种会耍浪漫的人,反而嫌弃来嫌弃去,一个说他懒一个说他烦。都说床头打架床尾和,按他们打架的次数,恐怕床都得滚烂了。但哪怕床板都滚穿了,他们之间的情义是一点裂缝也没有。固若金汤得像是千兵万马也闯不进去他们那结界般的氛围。

黄少天到最后也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他们是什么关系。

黄少天看起来很热情,但实际上很冷,我天天给他转交情书转得都要疯掉了,但全年级都没有一个人拿到他的电话或微信。没有一个,哪怕是一起打球的好兄弟,还是长腿细腰小学妹都没有。怎么说呢,就像是一阵风,操场上那一丝丝凉风,让大汗淋漓的你爽那么几下然后就跑走了,不留什么痕迹,抓也抓不住。只有让你在原地再次祈祷它再次光临。很多人贪恋黄少天带来的一抹抹的那点凉意,我恐怕也是其中之一,可我并不如他们那般飞蛾扑火,对于我来说,光是看着他已经足以幸福了。我知道黄少天是一阵穿堂而过的风,弱小如我,抓不住的。

所以黄少天不说就不说了,我再追问下去也没有意义。但我觉得黄少天应该是有那么一点心思的。他可能深深地藏了起来,但喜欢是怎也也藏不住的。

“我希望你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我最后这么和他说。

他最后桀然一笑,眯起的双眼,上扬的嘴角,金黄色的发丝如阳光般耀眼。

那是独属于黄少天的明亮色彩,他大咧咧地回答道:“保证不辜负组织的期望!”

我看着黄少天,想着要是叶修敢辜负他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

 

第二天我去找了叶修,然后问黄少天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觉得我这人实在是欠打,我对黄少天有小心思,但看见黄少天不修成正果心里总是不舒服,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决定在分开前要推他们一把。

当时叶修还一愣神,下意识地想找烟,但见还是未成年是学生就打住了,笑问道:

“5·3难不住你,跑来研究这个了?”

我心中早就打好了稿子,答道:“我同学很喜欢他,让我来刺探一下军情。探出来我一个月的语文作业就不用交了。”

叶修一听乐了,失笑道:“找娘家人也不应该找我啊,黄少天喜欢谁,七班教官喻文州,他比较清楚。”

说完就想要离开,我拉住他的衣袖,问道:“你不怕他被人抢走?”

叶修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道:“得了吧,除了我没人能受得了他。”

然后是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像是想起黄少天的种种,如墨般的眼睛竟也带了些深情,软成了一滩糖浆,满含着笑意。这样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见,心下动容,但一想到我的威风凛凛英姿飒爽年轻帅气丰神俊朗的天哥被他用这样一个眼神插,又觉得有点恶心,别开了头不去看叶修的脸。

和黄少天一样,我和叶修处得也不错。叶修不会像黄少天那般会主动找人说话,学生对他又爱又怕,爱是因为每次他上台说话都是“大家休息十分钟”,怕是因为流言说叶修本来是哪里哪里的将军,因为犯过事才下来带我们这些崽子的……传的神乎其神,有的还说他有异能力,吸烟是为了抑制狂化,更何况连威严十足的韩教官见了叶修脸色都要冷三分,更坐实了这些不修边幅的谣言。我不知道叶修是否听闻,不过我猜他听后也是哭笑不得,最后一笑置之,并不会对其中哪一条作出过回应,哪怕有人冲他破脏水泼红墨他也那样淡定地受着。

和叶修相识纯粹出于职务,平时给他交接一些命令,一来二去便也熟了。叶修并不是很难相处,但这人说话很耿直,可能天生欠扁,说出的话让人想揍他,要是换个心气不顺的,恐怕要气结。叶修让人爱不起来,也让人气不起来,他会不着声色地表现出对我们的关心,会用很认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虽然在他看来我们班好像完全不在工作范畴),会周全地规划好我们的短短七天光阴。有时候在累得不行的时候他会递过来一杯水,什么也不说就强硬地塞过来,让人心中一阵阵感动,但下一秒就会厚颜无耻地跟你说要三块钱。要不是一开始就对他有些好感,我分分钟会上手揍他。

怪不得黄少天说要他来才镇得住这个妖怪。

 

我抹了把脸,定了定心神,说道:“叶修你快点去跟黄少天表白吧,我们级有好多人喜欢他,转交情书我的手都要麻了,你快点将他收了吧。”

声音就像是个死欠着债款不还的老赖,也像是无用的啃老族躺在床上呻吟道:“老妈快点帮我去买雪糕,今天楼下好多人,你再不去就抢不到了……”

我看叶修听了好像挺乐,说道:“我也想这么做啊,这不神奇宝贝球没带在身上么?”

我一瞬间还没听懂,再一抬头,却发现叶修扔下一句“不劳烦您费心呐”就走了。

啊?

我不知道叶修懂没懂我的意思,我本意是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然后去表白的,没想到他原来势在必得,搞得我好像是考前十分钟问:“你复习好没有啊?”这种无脑问题的智障。

我摇摇脑袋,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只好暗自祈祷他们可以好好地走下去。

 

明天就是结营了,七天的军训在八卦的状态下居然也就这么飞似地过去了,当叶修再一次站上主席台的时候,那个惊世骇俗的开营演讲仿佛还是昨天。当时那个小黄毛现在早已是年纪的风云人物,此时正站在台下换着各种角度给叶修拍照。

很早之前我就留意到,每次叶修上去说话黄少天总是会拍很多,虽然叶修说话大都简短,但每次都可以留下各种无死角的照片静静回味。而每次级长、校长讲话(半个小时的那种),黄少天仿佛连快门都懒得按一下,直接一张就走,去和王杰希、喻文州聊天。

这算不算黄少天的一点小心机呢?

我望着他的背影想,宽松的军服露出他细细的手臂,在生动地冲叶修比划着手势,雪白的后颈暴露在空气中。

看着他像往常一样地笑着,心下生出些惆怅来,只希望叶修的演讲能说长一点,越长越好,这样我就可以多看他们一眼,他们在我世界可以多停留一秒。

叶修在台上说着,这次他有好好地准备稿子,我猜多半是校方给他准备的,叶修这人再随性也有基本的底线,什么该做不该做,他自己划得很清。我还是站在那个位置,眯着眼睛想要看清一点,他也还是那副装扮,一身挺拔的军装,军帽在脸上遮下半边阴影,而那双眼睛却黑得发亮。我觉得他似乎对我笑了一下,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嘴角,又好像没有,一切就像是我的错觉。七天的相遇就像是南柯一梦。

我努力安慰自己要是有缘分的话彼此还可以见面,黄少天和叶修也是这么跟我们说的。

总会遇到的,在几年后我长大了,等我滚出学习的泥潭了,我就会遇见他们的。

可是我连他们是哪里人,从属于那个组织我都不知道啊?

看得清晰一点就知道,我们这次擦肩之后就再难相遇了。

我很想哭,但我还是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欢送他们离开,黄少天见我笑得这么丑也是吓到了,走前还给了我一包薯片让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叶修在旁边也给我递了颗润喉糖,说“小同志再见”边说还摆摆手让我快点回教室,不要惦记他们。

临走前有挺多人找他们要微信的,不过到最后都灰头灰脸地离开。好友问我怎么不和教官去加微信,我们关系挺好应该能答应,我一愣神也只好苦笑着摇头,说:

“就让回忆在风中吹吧”

说完还留了个伤感的眼神给他,结果他觉得我太恶心就追着我打,我忙于逃命,也没跟他们说上最后一句话。我看人不准,但我知道我要和两个相当好的人分别了,我这辈子也再难遇到这样好的人。

 

我们班有几个女生忘记拿衣服让我下去拿,走到操场我发现叶修和黄少天竟然还没走,两个人换下了军装在操场上晃荡。

夕阳红了半边天,整个操场被照得暖烘烘的金黄色。

我看见黄少天那明晃晃的黄色头发在夕阳下照得发红,叶修那浅浅的微笑也被那暖烘烘的阳光柔和不少,我看见黄少天不安分地跳着小碎步,叶修在一旁揉揉他的头,我看见他们两个牵着的手,在空中晃得老高。

他俩的手抓得紧紧地,像是永远也不会松开,在夕阳下仿佛一个无声的誓言。

我跟在他们背后不远处,我现在上去要到微信号的机会很大,有了他的微信我自然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们,但我还是没有这么做。我就在后面看着他们,黄少天笑得明朗,像是一开始他举着相机蹦蹦跳跳来到我们班一样,我没忍心打破这么一副照片,也恨留不住着画面。

最后我一眨眼,将这副画镌刻在记忆深处,好让我在再阴暗混沌的地方也能感受到那一丝丝的温暖。我转身回了教室,迎接一个没有阳光的世界。

我和他们就这么路过了七天。

 

 

 

end


感谢喜欢

评论(4)
热度(106)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