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叶黄】哪天去把联盟炸了(12)

总之ooc 原著背景 

题目和文章没有什么关系








12.

第二天他们如约去了F市。

叶修对逛街本就没什么兴趣,每次经过网吧门口非得要黄少天拉着才肯走,反倒是黄少天兴致挺高,一路上像导游一样叽叽呱呱地给叶修普及广东传统。来到佛山顺德自然少不了吃的,黄老板财大气粗一路上吃了不少甜品,本以为自己的铁胃可以受得住几百年来的美食底蕴,更何况前天还豪情壮志地说要和叶秋把天下所有鸡的做法吃一通,但俩人看见菜单上的叫花鸡酱油鸡白切鸡葱油鸡等等上百种鸡的做法还是稍微一愣神,想着世界美食之都这名号还真不是白叫的,以凡人之力想要推倒博大精深的鸡文化果然还是妄想。叶修心下骇然,他一个外省人终于明白广东人会吃福建人的传说是怎么传出来的,看向黄少天的眼神竟也带了几分敬畏,黄少天尴尬地咳嗽了几下,对此倒很淡定,安慰叶修说今天吃不完我们下次再吃,不行花个两三年还不把它吃完。叶修勾了勾嘴角,连忙喊了声金主爸爸,惹得黄少天又是一顿嘲讽。

黄少天对他们的恋情有着毫无根据的自信,好像半路上无意说起来要把全世界的鸡吃一遍的年少气盛的话真的会实现一样,好像笃定了他们一定会在一起花上两三年的时间把佛山所有的鸡的做法吃一遍,当年他也是用这样的语气说着一定要打败叶秋,现在他也是用这样坚定得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他们一定会征服鸡的世界,就好像他们相依相靠的心永远不会分开一样。

秋色的游行在晚上。傍晚五六点的时候,街道早已封锁,平时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此时全是五彩缤纷的花灯,道路上都是拿着各式各样的风车的人,熙熙攘攘地塞满了街道。黄少天和叶修随着人流走,人很多,他们悄悄牵着手也没人看见,美名其曰怕走散,不过真实用意彼此也心知肚明。叶修任由黄少天牵着走,周围人声鼎沸嘈杂不休,黄少天应该是扭过头来和自己说了些什么,叶修听不清,只看见黄少天嘴角高高扬起,露出他那小巧的虎牙,在阳光下笑得灿烂。周围很吵,什么都听不清,能感受到的只有黄少天那蓬勃的朝气,还有手上传来的阵阵温度和心脏剧烈的鼓动。

如此鲜明地表达着爱意。

叶修闭上了眼睛,周围一切仿佛按下了静音拉上了黑幕,人声离他越来越远,一切喧哗都离他远去,唯有手上的温热……叶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再睁眼时,眼里只装得下黄少天。

黄少天很兴奋,虽然他是广东人,但也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热闹的景象,人们脸上都写满了欢乐,一盏盏彩灯早已被高挂在道路的两旁,有几个带着罗汉头盔的小孩牵着手嘻嘻哈哈地在人群中穿梭行走,灵活的像一条鱼。黄少天掂着脚尖想要把游行的队伍看真切一点,他一米七多的个子在人群中不算矮,但再高也比不过那些有爸爸的崽,坐在老爸的肩头上,威武得好似开了部高达。黄少天也算是个宅,一开始还能挤挤,到后来反倒越来越离开观赏点,叶修看着黄少天像猴子样地蹦来蹦去,觉得好笑,扯了扯他的衣角,问道:“怎么?少天大大不够高?”

黄少天反驳道:“说的好像你能看见那样。没办法,比不过那些开了挂的。我是剑客又不是机械师,又不能拿着个竹蜻蜓突突突地往上飞。老叶你站好,我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蹦高一点…..”

说着按着叶修的肩头想要蹦得更高,以求可以看见那一条条火龙在游走而过,嘴里喊着:“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有个小姑娘耍剑”也不管叶修有没有听见,自个兴高采烈地在实况转播。

叶修也只好由着他把自己当垫脚石,一边扶着他的腰,护着他不要摔跤了,嘴里也不忘说着:

“谁让你今儿吃了这么多负重大了。小心点,蓝雨王牌在我这摔了可赔不起。”

黄少天刚想发力蹦个狠的用事实反击叶修,不料有个汉子经过,膀子一碰撞到了还在空中的黄少天,黄少天被一顶差点要跌个踉跄。幸好叶修手疾眼快扶稳了,黄少天才稳稳当当地跌在叶修怀里,不然堂堂剑圣要在这古老土地上摔个狗啃泥。那人见碰倒了人连忙说对不起,但看他没事就跑走了。急得像是要赶着去投胎。黄少天在心里诽谤道,揉了揉胸口,不满地暗骂那个火急火燎的年轻汉子。叶修简单得给他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看着黄少天一脸别扭地让他检查,就笑着问他是不是脑子的旧伤又犯了?黄少天本来还为叶修这么关心他而动容,此时直接竖着中指要找他算账。

兴许是什么厉害的节目要开始了,人群一下子闹了起来,欢呼着拥挤着要往一个方向涌去,黄少天和叶修不明觉厉,干架姿势还没调整好,便像个馅饼一样挤来挤去。黄少天一下子没找好重心,被人一挤又撞在了叶修的身上,机智的机会主义者见反正出去也是被挤的份,干脆把叶修当盾牌,赖在人怀里不走了。叶修也由着他,用手臂给他圈出一个安全的小岛,隔绝外面的喧嚣。

年幼的小孩穿了喜庆的红衣裳,手里拿着传统的风车,牵着父母的手嘻嘻哈哈地闹着,旁边街道上,纸马火龙如有神韵,铛鼓轻敲,弦乐齐鸣,醒狮咆哮,大头佛摇头晃脑舞跟着节奏舞动……在场的所有人处以一种极亢奋的状态,没有人在意两个相拥在街头的人。

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有人在唱着佛山的民谣,有人在念念叨叨着一些词,黄少天也听不太真切了,能感受到的只有身旁人呼之欲出的心跳声。平稳、有力的给自己源源不断地传送着力量,好让自己在这时代的大潮流中,也能稳住身形,不会迷失在人海之中。

黄少天闻着叶修身上的烟草味,感受着铺盖而来的温暖,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会迷恋在其中,他们可能会收到很多的反对与指责,就像这人流一样想要将他们冲散,黄少天在发现自己喜欢叶修的时候也想过这些,也畏惧过这些风言风语,现在在他怀里好像一切都变得没有关系了,所有的一切都如云烟一般轻淡,只要这个人是叶修的话。

 

看完秋色叶修就要走了,F市没有机场他们只好搭地铁回G市。

因为能出门看秋色的人肯定都不是什么资深家里蹲,这样一个狂热的大环境下也不会有人注意他是不是黄少天,所以他才敢肆无忌惮地不戴口罩地在闹。但到地铁上就是另一回事了,虽然已经带好了口罩和鸭舌帽,但黄少天还是觉得不妥当,像小偷一样死死的跟在叶修的附近,像是没见过人一样。

“行了吧,你这是要偷钱包还是偷手机啊?”叶修无奈道,把死贴在他身后的黄少天捞到身边来。

“你懂什么?!我要是被抓到,你也别想回杭州了。我的粉丝可是很多的!”黄少天怒,说着还在口罩下冲叶修龇了龇牙。

“拍广告拍得不是挺爽么?现在后悔啦?”

叶修话说出也一愣,黄少天听了也一愣,话里面酸溜溜的醋味谁都听见了。

“嘿嘿,吃醋了?还是说没有我这么多粉丝嫉妒了?”黄少天打趣道,不过看有一帮女生对这边指指点点的,立马吓得禁了声,缩到叶修背后去。

叶修拿他没办法,看黄少天这小奶狗的样子,觉得挺可爱,也就由着他抓着自己的衣角上了地铁。

“叶秋”黄少天喊道,“陶轩那小子要是对你做什么你尽管和我说,天哥罩着你。”

叶修一挑眉,道:“你连个冠军都罩不下,还想罩着哥?”

黄少天一听怒了,吼道:“拿过几个冠军了不起啊?信不信今年就打爆你?!冠军肯定会有的!”

叶修一笑,看着黄少天还像小时候那般英勇,当真像个剑客一样有着义无反顾的冲劲,想起小时候也是这般兴致勃勃地说要打败自己,心里像是要甜出汁来。想摸摸黄少天那黄毛,但那人头上还戴着顶帽子,无奈只好捏捏他的脸,说:

“这不早就被你罩住了么”

看着黄少天整张脸就剩下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望着自己,又忍不住抱了抱他,在他耳边说道:

“以后叫我叶修。”

黄少天以为自己的听力和语文水平出了问题,一下子没听出其中的门道来,就下意识地就反问一句“啥?”

叶修松开了他,柔声道:“我的名字叫叶修,你以后叫我叶修,不要叫叶秋。”

“哦哦”黄少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并没有特别惊讶的表情,叶修以为他明察秋毫早就知道了这回事,正想佩服他的洞察力,没想到黄少天问道:“可我一直叫的都是老叶啊?”

“.…..”

黄少天并不是知道这一回事,一直以来“老叶老叶”叫习惯了,对他来说叶修和叶秋好像并不影响日常的交流,更何况他对所谓“叶秋”的认识也只停留在战神一叶之秋上面,并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含义,况且秋和修发音也差不多,作为一个广东人自然不会纠结这点小事情,再说了……

“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你的名字”

“恩?”叶修惊讶地眨了眨眼,像是要再确认一次。

黄少天望着自己晃动着的脚尖,无所谓道:“不过好像很厉害啊,有两个名字什么的。话说你怎么注册职业选手的?不是要实名制的吗?那你的一叶之秋岂不是要改名成一叶之修?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有时候对黄少天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到白云机场的路上两个人扯七扯八闲聊了一会,到最后分别的时候要说的也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句话,两个人不是扭扭捏捏的人,自然不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要哭好几回,最后也是简简单单地抱了一下就挥手再见了。黄少天知道,他也知道,这一再见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相见,黄少天要迈向属于蓝雨的夏天,叶修也要走回嘉世冰冷的冬天里来,独自抗衡铺天盖地的漫天飞雪。

叶修在过安检的时候回头看黄少天,手里提着在佛山买的小玩具,手臂晃得老高,他看起来心情很好,嘴里好像还哼着歌。浅黄色的发丝在白色的灯光下黄得发亮,刺了叶修的眼睛。

他还是没怎么变。

叶修心里念道。

他一切就像是刚相遇那样,年轻的,张扬的,阳光的,有生气的,仿佛一颗永远不会落下的太阳。

大咧咧地照亮他的世界,在五年前自己因为好友的去世而灰心是这样,在五年后自己因为与好友分道扬镳而迷茫也是这样,甚至很多年后……

自己再看到这一个背影所发出来的感叹肯定也是不会变的。

 

 

 

tbc


跪求评论

打个标点符号也好啊

评论(6)
热度(68)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