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戒指与将来

原著背景

意识流






 郑轩把电脑上的照片扭转了一个角度,然后放大,再放大,直到画面变成一个个模糊的像素点。

  郑轩已经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十分钟,他有个重大发现,这个发现会威胁到明天荣耀日报的头条,会威胁到职业联盟里上百号的记者的生活饭碗,甚至会威胁到他和黄少天的友谊,所以他不敢妄下定论,反反复复地对比了好几次后,郑轩深吸一口气,把喻文州拉到电脑前,指着屏幕上一个银白色块,颤颤巍巍地问道:

  “队长你看……黄少和叶神手指上的是不是戒指……”

  郑轩没说下去,因为他知道以喻文州的眼力洞察力,早就发现了端倪。

  现在是夏休期,黄少天一如既往地泡在H市,美名其曰联盟送祝福,把在兴欣发霉的某人从网游里拉出来,恢复野图boss的正常竞争秩序,实际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喊着要瞎要瞎也没放在心上。大家都习惯了这种安排,联盟里谁都知道叶修和黄少天关系好,知道黄少天多少偏袒叶修,也知道叶修也多少宠着点黄少天。大家都看破不说破,也就只有些初涉江湖的新人会偷偷地问前辈叶神和黄少天是不是那什么,但也没人能回答得清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黄少天以前没戴过戒指吧?”郑轩小心翼翼地跟喻文州确认道。

  “唔……”喻文州一时没应话,蹙着眉似乎在很认真地回想,右手无意识地转动着圆珠笔,似乎在考虑一个高深莫测的战术难题。

  这张照片是半小时前黄少天发上朋友圈的,背景是烟雨朦胧的西湖,本来弱水空濛是挺美的意境但配上黄少天那标准的黄氏笑脸,露出一颗尖锐的小虎牙,配上一个烂大街的V字手,后面还有个明显睡眠不足的一脸颓样的叶修——怎么看都觉得构图奇差无比。

  郑轩和喻文州在意的当然不是黄少天那直男癌的取景技术,而是他比着V字的左手——无名指上圈着一个银环,在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很完美的柔和在一起,一点也不突兀。要不是郑轩一晃神看见叶修的手上也有个同款,还真的会漏掉这个小细节。

  戒指,情侣同款,左手无名指

  他们反应再迟钝也能觉察出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作为黄少天的队友,郑轩可是一点风声都没嗅到。

  黄少天和叶神结婚了???!!

  郑轩此时觉得自己脱离了世界一段时间,明明昨天黄少天还和他在路边烧烤档中一起抱头痛哭“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团谁是狗”,然后现在他一张照片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郑轩的心上。

  他感觉他和黄少天友谊的巨轮在恋爱的苦水中飘忽不定,随时随地有翻船的危险。于是,他点开了黄少天的微信,玩命刷了一大波[愤怒]的表情包,等黄少天回复。

 

 

    压力山大:黄少天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你和叶神怎么回事?!!

    你帅气的天哥:你说什么?划着船呢,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就等会再说。还有,郑轩!!什么口气跟你天哥说话的?!!

    压力山大:……黄少天你这样我们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手动再见]

    你帅气的天哥:轩哥你再这样我这真要翻船了,我拿着手机没办法划船。不就是偷吃了你一包饼干吗,发那么大脾气干嘛??哦,还有榨菜牛轧糖旺旺小馒头碎冰冰,还吃了几片薯片和虾条……

    压力山大:你丫属猪吗?吃那么多!我不是要问你这个,我想问你和叶神是不是结婚了?怎么没听你说过,作为你的发小,我压力山大。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你帅气的天哥:啥?我们不是早结婚了吗?你不知道吗?

    压力山大:……

    你帅气的天哥:轩哥打字怎么这么慢,我看你都快输入三分钟了。

    压力山大:让我缓缓……

    你帅气的天哥:……这不是挺久的事情吗?你小子不知道吗不知道吗?我们当了那么多年的队友,你居然一点也不关心我,连我结婚了都不知道?!!

    你帅气的天哥:友尽[手动拜拜]

    压力山大:黄少你梦游去了吗?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们?

压力山大:你和叶神究竟……

你帅气的天哥:在划船呢!老叶划得好慢,隔壁的老太太划得都比他快,一看他就知道很久没有做过运动了,退役后萎得要死,像提前步入中年了一样。谁让他最后那几年这么个自残打法…现在知道辛苦了

压力山大:谁问你这个?!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

你帅气的天哥:…….具体什么时候忘了,好像是打完世邀赛的时候,去买麦当劳的路上偶然见到民政局没什么人排队,就想着趁着手上的冠军戒指还热乎就去领个证。当时因为买薯条买多了,差点没钱交手续费[捶桌狂笑]最后还得我去附近网吧刷脸。你今天吃八卦药了吗?为什么突然对我和老叶这么好奇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热度都该过去了吧?

压力山大:…………不是。黄少天你脑子没烧坏吧?你压根没有跟我们说过你们结婚了。

你帅气的天哥:……………….不是吧?我们没说吗?!!!等会,我问问老叶。

压力山大:黄少天我们这么多年朋友算是走到了尽头[手动拜拜]

你帅气的天哥:……………

你帅气的天哥:……………..听我解释

压力山大:洗耳恭听

你帅气的天哥:emmmm我是真忘了,不过你不可以只怪我!你看老叶不也没说吗?!

压力山大:给你次机会再说一次。信不信以后不买你那份宵夜。

你帅气的天哥:?!!!等会??!让我先把船靠岸组织一下语言!!

 

  黄少天收到信息的时候正在和叶修在西湖划船。

  是的,划船。

  与其说划船不如说躺在船上随波逐流,黄少天窝在叶修怀里刷朋友圈,叶修就挨着木板捏着黄少天的左手,下巴抵着黄少天的发旋,看着他一条一条的回复朋友圈的评论。天上云卷云舒,抱着自家的小朋友,四周是如明镜一般的碧水,在水雾中缓缓而行,带起一片涟漪,瞬而又归于平静,有种闲云野鹤飘然出世的错觉。

  黄少天头靠着叶修的胸膛上,叶修身材不算结实,因为长期肥宅生活,甚至还有些小肚腩,黄少天靠上去比抱枕还舒服,更何况还是自己喜欢的人,此时拿着手机黄少天有种得到了全天下的感觉。但此时被郑轩一说什么心情也没了,全是不可置信与自我怀疑当中。

  什么?

  大家都不知道我结婚了吗?

  听到郑轩以后要不买自己的宵夜,黄少天激动得几乎要站起来,没注意到叶修还抵着他的头,站起来的一下子清脆的牙关相撞的响声把他吓了一大跳,本来缓缓游曳的小船一下子变得摇摇欲坠漂浮不定。

  “嘶——”叶修吃痛,猛的一个头槌让他一晃神,但舌头上的刺痛又令他瞬间清醒,下意识地搂紧了毛糙乱动的黄少天,无奈道:

“祖宗您可安分点,要翻船没人救你。”

  黄少天是海边长大的孩子,自然不怕水,下意识地想反驳,但脑子的快速运转告诉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叶修。

  “老叶,我们没有告诉他们我们结婚了吗?为什么郑轩他不知道?”黄少天挣开叶修的怀抱,面对面坐到叶修对面,认真地问他。

  “好像没有”叶修沉吟道。

  黄少天顿时汗如雨下,吓得禁了声。

  叶修见他六神无主的样子觉得好笑,问他发生什么,顺便拉过黄少天的手捏捏他的小拇指,像是在玩一个新奇的玩具。

  “老叶,我很严肃地问你一个问题。”黄少天正色道,“我们没有公布结婚的消息吗?”

  “记忆中是没有的”叶修回忆了一下,沉吟道:“但是大家都看出来了,所以公不公布没什么关系。”

  “唔…….”黄少天沉思。

  实话说,要不是今天洗国家队队服时洗衣机莫名其妙被卡住了,然后才记起队服里有枚戒指,黄少天都忘了自己是已婚人士,而从叶修看见戒指的愣住的反应中看来,他也是这样的。

  他们是在世邀赛结束后领的证,当时全职业联盟都沉浸在世界冠军的喜悦中,一连好几天都在开party,他们都是那种见了荣耀亲妈都不知道姓啥的人,那天领了证回去本来打算公布,结果一踏进训练室就有人喊“野图boss刷新了!!!抢boss啦!!”,热血一冲脑门什么事儿都忘了,直奔电脑前上荣耀,途中还嫌戒指影响操作随手一摘揣口袋里,直到今天才被拿出来。

  也不是说他和叶修不重视这段关系,毕竟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有没有结婚证有没有那所谓的钻戒,日子都是这么过去,感情都是这么流淌的。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一个小本本或一枚戒指更深厚上那么一点,也不会因为没有这些东西让彼此更生疏,甚至对于他们来说,一枚钻戒还不如荣耀来的深刻。毕竟荣耀记载了他们所有。

 

黄少天十四岁认识的叶修,如今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这短短十来年青春,几乎都和叶修这个人脱不开关系。做了五六年的好兄弟,在嬉笑打闹插科打诨中耗费了大半的光阴,到后来黄少天认清自己的心时,叶修已经离开嘉世,黯然退役。

  黄少天看着他在草根中搭台,一步一步走回那个他曾经燃烧光和热的地方,迎着掌声和欢呼在那耀眼的镁光灯下再一次退役,如飞蛾扑火,在最光最热的地方走向灰暗。也就是在那一天,他才跟叶修表白,陪着他在阳台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望着楼下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他们在天台一句话也没说,就任由冷风带走身体的温度,带着尼古丁的苦味吹去远方,抓不住留不住,就像打一年少一年的竞技年龄。

  老一辈的退役总是夹杂着唏嘘与冷漠,他们就这样静悄悄地离去,没有挽歌,没有告别,有的只是最佳新人的赞歌和彩礼。他们或许成为后人口中的英雄,或许成为失败的象征,他们的成就被传为经验、技巧,在赛场上被复制,被创新,仿佛场上还有他们的影子,但谁都知道,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那时候离黄少天退役也不过四五年光景,黄少天就这样陪着叶修吸了一个晚上,最后他问:

  “老叶,到底成不成?给个准头。”

  黄少天记得那天晚上叶修的眼睛很明亮,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掺揉了痛苦和不甘,无奈和感叹,最后千思万绪唯有付诸一个长长的感叹。

  叶修勾了勾嘴角,轻笑道:

  “成。”

 

 

  成了就成了,成之前和成之后黄少天觉得也没什么多大区别,该怼的还是得怼,该围攻的还是得围攻,丝毫没有因为确立了关系之后改变什么。除了连月不见之后会情难自禁地亲吻触摸,他们之间的感觉,用魏琛的话来说就是淡出鸟来了,苏沐橙就笑他们跨过所有年轻人应有的激情和冲动,直接进入老夫老妻模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太年轻的年纪见到过太多的离别,太多的老友都变成了通讯录里的熟悉的陌生人,还是说听过太多的惊呼呐喊变成雪夜一声沉沉的叹息。激情和热血慢慢地被消磨,面对越来越迟钝的操作,一次次地唏嘘中,唯有在对方身上才能找回当时年少轻狂时的热血澎湃与纯粹的爱。虽然平时看起来都损得对方一文不值,但是心里却是把对方放在心尖上,用最热的那么几滴血用心呵护着的。

然后就这么谈了个五六年,提着麦当劳回家的路上,黄少天拽了拽叶修的袖子,指了指路旁的民政局,说:

“老叶,我们领证吧。”

黄少天说得随意,但叶修知道他是认真的,他眼睛里仿佛碾碎了阳光,就像是十年前第一次见他的那样,自信,勇敢,仿佛前路所有的荆棘都不过是摆设,毫不怀疑地踏上自己所选择的道路。

哪怕见了黄少天那么多次,但每次见到他那股冲劲时,叶修都会不禁感慨,年轻真好。虽然黄少天现在也不年轻了。

说实话两个人对结婚什么准备都没有,手里还提着给m记的全家桶,踢着双人字拖就这么坦荡荡地走进了民政局。

在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中间,两个人看起来像是逛超市的,还有个大叔善意地提醒他们这里是民政局,网吧对面路口左转。当时黄少天是无比地庆幸他们没有穿着队服出来给国家队丢脸,于是揽着叶修的肩膀,无比骄傲地对那大叔说:“我们是来结婚的,这是我亲爱的”叶修有点无奈,但还是任由他揽着,也没反驳什么。

那大叔愣了一下,虽然现在对同性接受程度很高,但是几千年的传统观念也没那么容易扭转,苦口婆心地对他们说:“你们要好好想想啊,一结婚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可能你们现在觉得挺好玩的,但还是好好想想将来……”

将来。

黄少天刚开始做职业选手的时候很多人跟他说这个词,将来。他们说电子竞技吃青春饭没有将来,辍学没有将来,浪费青春没有将来……但他义无反顾地踏上这条路,看到同龄人在社会中飘零,而他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时,不禁怀疑,真的没有将来吗?

四时可爱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

他如今站在过去的将来,并不觉得有什么后悔莫及的事。

将来。

黄少天握了握叶修的手,和他十指紧扣,发现真的没有害怕过这个词。特别是和这个人一起。

虽然说是一时心血来潮在大马路上说要领证,但以前多少也想过这件事,他也不信叶修没有想过。从叶修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组草根战队打荣耀这些事来看,叶修比他更不怕将来。

黄少天举起他们十指紧扣的手,在大叔面前扬了扬,笑道:“我们是认真的。”

大叔见后也没再说什么劝慰的话,只是感叹道:“年轻人唉……”

还是觉得他们是在把婚姻当儿戏,拿年轻作资本肆意挥霍。

“不年轻了……”叶修听后缓缓地吐出几个字,那大叔听后只当他在顶嘴,摆了摆手没再理会他们。

黄少天那手肘顶了顶叶修的肚子,打趣道:“哟,老头。”

叶修一挑眉,手也没闲着往黄少天肚子上戳,“老太婆?”

黄少天一边说“去去去你的老太婆”一边捂着肚子咯咯咯地笑,还在不停地用各种方言喊叶修“死鬼,伯爷公,衰鬼哈哈哈哈”

叶修扶了扶挂在身上的黄少天,揉揉他的头,也笑了。

不年轻了,游戏都打不动了,干不了什么冲动热血的事情,但和你过一辈子这种小事还是能做到的。

 

 

黄少天烦恼地戳着碗里的鱼蛋,喋喋不休:“老叶啊要是郑轩真的不买我宵夜怎么办啊你说说不就是忘记告诉他了么又不止他一个人不知道他干嘛那么心里不平衡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啊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以你的食量,不买你宵夜是很正常的”叶修说。

黄少天一听就气了,猛地一起身,喝道:“你有没有搞错老叶还有没有爱了?你居然嫌弃我吃的多?”

于是船猛地晃荡了好几下,叶修连忙扶稳了不敢动。今天早上被黄少天6点钟喊起来看日出,身心俱疲,更何况在湖中央这么危险的位置,没有跟他作死地吵下去,看到他嘴边沾有点东西,拿纸巾给他摸了下去,顺手还捏了捏黄少天的脸,随口应道:“哪有嫌弃猪吃得多的道理”

“你说谁是猪?我看错你了叶修!”

“行行行别生气祖宗”叶修眼见黄少天又要闹,一把揽着他的腰把人勾到自己怀里,像刚才那样用下巴抵着他的发旋,用腿把黄少天夹地严严实实的,不许他乱动。“天气这么好,先睡会吧”

黄少天听着叶修有点疲惫的声音,不敢再乱动,小声骂了声“死鬼”,便不说话。微信里郑轩还在叽叽呱呱地喊着他虚伪、欺骗、抛弃,不满地啧了一声,牵起叶修的左手,发了张手部特写过去,配字:老子就结婚了你能咋滴?

郑轩看着图片上两只牵在一起的手,加上黄少天配的字嘴角一阵抽搐。哼哼了一会觉得不买他宵夜真是便宜他了,于是对喻文州说:“队长,我强烈建议黄少天回来的时候用秋葵毒死他。”

喻文州莞尔一笑,看着照片没有说话,心里却由衷地为自己的好友感到高兴。

 

黄少天将关了机,他能预想到今晚恐怕要遭到众好友的一阵轰炸,但他不想理会。听着叶修绵长的呼吸,闻着他身上特有的烟草和薄荷混杂的味道,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在一片烟雨空濛中,恍然发觉,这就是将来。

 

 

 

END




评论(9)
热度(139)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