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死在时代的汪洋大海

【周黄】最佳拍档(5)

国家队

流水账





*

本来找张新杰是要两个人一起的,但看周泽楷熟睡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打扰,黄少天偷偷地摸着门缝溜了出去,希望早点交代完事情,还能帮周泽楷带份宵夜。

张新杰和张佳乐住在一起,黄少天推门进入的时候张新杰端坐在电脑前分析着视频资料,腰杆挺得笔直,简直像三好学生一样,见到他进来招了招手让他过去。路过房间的时候看见张佳乐丧尸般地瘫在床上,玩着手机自带的游戏,身边还有一副扑克牌,看起来是打算和室友一起玩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他被室友放置play了好几个小时,此时一脸生无可恋。

“周泽楷呢?”张新杰问。

“在房间睡觉呢。”黄少天凑近电脑看了一下,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眼花缭乱“哪些是我们的?我带回去和周泽楷一起看就是了,用不着一起过来。”

张佳乐听到黄少天进来了立马复活,开口就嘲笑:“肯定是被你说晕了吧哈哈你们两个一个话痨一个话废,早晚有一天得出问题,周泽楷肯定烦死你了”

黄少天冲他翻了个白眼:“我觉得张新杰也快烦死你了。”话罢便转向张新杰打小报告:“张佳乐诅咒我和周泽楷,我强烈要求给他加训3小时!”

“我靠黄少天你和他同期的这么狗腿好吗?节操呢?”张佳乐喊道,举起枕头打算灭口。

张新杰脱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高强度的工作后疲惫劈天盖地而来,此时被张佳乐黄少天一吵太阳穴突突地跳痛,不由得恼道:“别吵了!”

黄少天和张佳乐刚要准备举起枕头大战几个回合,立马禁了声,乖得跟只小兔子一样。

“这里有些文件,差不多2个G。里面的东西都分了类。”张新杰拿出个U盘插入电脑,“里面有一些训练小软件,建议你们有空就玩一下当训练。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剑客和神枪的视频资料,做好视频分析,后天给我。”张新杰一一把文件点开给黄少天看,确认多一次每一个文件都是完整有效的,滴水不漏,严谨得仿佛个机器人。

“恩恩”黄少天点点头,在张新杰面前不敢抱怨什么,接过U盘就揣兜里,站在原地没有动。

黄少天敏感,擅长察言观色,所以他总能很好地把握与人交往的限度。张新杰把U盘给了他之后也没有继续工作的意思,而是捏着下巴,微蹙着眉,在思索着什么。

把黄少天和周泽楷一起叫过来不只是为了交代几个训练资料那么简单,传资料这种事甚至不用出房间门就能做到,所以说,送资料只是顺带,接下来要交代的东西才是关键。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黄少天,关于周泽楷有些东西要说。”

黄少天一脸“我就知道”搬了张椅子坐在张新杰面前,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你说你说,是不是又要说要和他培养默契之类的?今天我被队长念了一天。”

张新杰从手边的文件夹中抽出张资料给黄少天:“是的。虽然你们两个都说不介意,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所以找蓝雨和轮回的队员做了这个东西……”张新杰指了指那张纸,“这是周泽楷的兴趣爱好,还有一份是你的。我们不只是希望你们在战场上能成为搭档,我们更希望你们能成为好友。”

“唔……”黄少天翻看着眼前的资料,一下子说不出话。

“还有”张新杰说到这里语调里似乎带了笑意,“虽然你们被称为反义词,但是你们的兴趣爱好很大一部分都是相同的。我和喻队还纳闷你们既然为什么这么像但这么多年都没有成为好朋友?你们是不是私底下有过节我们不知道所以导致你们这样?”

“没有”黄少天答得爽快,“我和他场下没有说过一句话你信么?”

张新杰的话交代完,转过身继续整理各国资料:“那还真是可惜。你们没有说过一句话,是因为在逃避吗?”你明明连刚入联盟不到一年的新人都认识,你和周泽楷没有说过话,会不会太刻意了?

“.…..”黄少天无话可说。他妈联盟的心脏简直一个德行,直觉敏锐到不行。

“你没有,只是你不想。”张新杰扭过头看着黄少天明明暗暗的眼睛说,“你是黄少天,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张新杰对他微笑了一下,像是在鼓励他。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算是回应。

 

*

去到自助餐厅的时候只剩下三三两两几道菜,黄少天见到一块块嫩红的肉没什么胃口,脑子关于周泽楷的事情像是被浆糊粘住了一样,几乎要占据他所有的脑容量。要是在赛场上他可以通过打垃圾话来集中注意力,但现在自助餐厅里清一色的外国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黄少天觉得他脑子都要炸掉了。

幸好他还没有忘记给周泽楷带宵夜的光荣使命。黄少天本来打算给周泽楷打包碗云吞的,但是当他看到云吞里有几抹若隐若现的葱绿,黄少天果断放弃了。一是因为那张纸上写着周泽楷讨厌韭菜,二是他也讨厌韭菜味的饺子。加了韭菜这已经不是云吞了好吗?!!

给人带宵夜是一个难题。

给在意的人带宵夜更是一个难题。

黄少天不了解周泽楷不知道他S市人和G市有多大差别,万一带了些他不爱吃的怎么办。黄少天觉得以周泽楷的性子,哪怕自己不喜欢吃,也会因为是他人的关心而咽下去。他可不想周泽楷勉强自己。但自从有了那张作弊神器,买宵夜简直一抓一个准。

牛排几成熟?要什么汁?

这种送命题简直手到擒来,黄少天像是考试带了张小抄一样,所向披靡,然后对着那张折成方块的纸,一下子拿了四五盘菜。

拿得有点多了。

 

黄少天回到房间的时候,周泽楷刚洗完澡出来,毛巾披在肩上,愕然地看着推门而入的黄少天。

周泽楷穿了件宽大的睡衣,湿漉漉的头发顺着肩胛骨往下滴水,此时正无辜的望着拿着好几盒宵夜回来的黄少天,泫然欲泣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怜。

黄少天愣了一秒,心里有一处的柔软像是突然被重锤击中,突然一阵心悸,像是中了巴雷特狙击一样。

我屮艸芔茻!洗完澡不好好睡觉站在这诱惑谁呢?!

黄少天晚上回想起来,才发现他是心动了,虽然眼前的男人没有穿白衬衫没有在阳光下打篮球也没有只围着浴巾用腹肌诱惑人,但他还是这么不争气地心动了。表面上他从容淡定地招呼周泽楷过来吃宵夜,但内心早就兵荒马乱。

“前辈?”周泽楷叉了一块牛排在黄少天眼前扬了扬,想唤回黄少天神游的思绪。

“啊?”黄少天回神,见有块牛肉在面前晃来晃去下意识地张口咬下。

“.…..”

刚咬下黄少天就发现不对劲了,周泽楷本意不是要喂自己而是想要让自己回神啊,这是周泽楷的叉子!

黄少天想抽死自己。

既然咬下了怎么也不可能再松口说“对不起你吃吧”,黄少天只好将将整块牛扒咬下,含糊不清地道歉:

“对不起啊,刚刚走神了,我在蓝雨被郑轩小卢他们喂零食吃喂习惯了,刚才你递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就下口了,总之对不起。你介不介意?要不要帮你换只叉子?”

“不用”周泽楷看起来很高兴,全身上下散发着满足感,眼睛微眯起来,像是一只慵懒的猫。

“好吃吗?”黄少天明知答案,却还要问一次。

“好吃”周泽楷点点头,又割下一块嫩红的牛排,递到黄少天嘴边,“要吃吗?”

“.……”

要不是周泽楷真挚得发亮的眼神,黄少天觉得他是故意的,喂食这种小动作只有亲密的人才会做,他们什么关系?今天上午才认认真真地对过一次话。

黄少天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要是他接受的话他们的关系会显得很奇怪,但如果他拒绝的话,周泽楷会.......

见黄少天久久没有动作,周泽楷的眼神从一开始的blingbling发光,到疑惑,到委屈……黄少天连忙一口咬下,动物园里的狮子咬肉都没他这么迅速:

“我自己可以吃,我自己来就好。话说这肉真好吃,下次再拿多几份”

“没有多的叉……”周泽楷疑惑,一脸正直地望着黄少天。

“咳咳咳”黄少天尴尬地咳嗽,周泽楷没有想他那么多,他只是觉得只有一只叉所以喂黄少天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太过自然而然以至于让黄少天一下子没转过神。

黄少天用手抹了把脸,看着周泽楷细细咀嚼的样子,优雅得一点也没有吃肉时该有的奔放,细嚼慢咽,从容淡定。而他,他本来引以为豪的冷静和淡定遇上周泽楷后就都被狗吃了。

 

*

深夜十点吃宵夜不是S市人的习惯,周泽楷只吃了几块就撑了,反倒是黄少天一开始说没胃口但眼巴巴看着周泽楷吃得香,但没有多余的用餐工具,只好往肚子里咽口水。

周泽楷放下餐叉刚准备拿出纸巾擦嘴,忽然感觉到黄少天亮得发光的眼睛还盯着面前未吃完的菜,还暗示意味十足地又盯着他手里的餐叉,像极了等吃的小柯基,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直望到人心里去。

恩?想吃?

周泽楷猜测,于是善解人意地给他叉起了一块,递到黄少天嘴边,嘴角微微扬起,嘴唇抿成一条淡粉的线,如朗月入怀,温润亲和,好看得让黄少天的心漏跳了一拍。

黄少天是想吃的,望着如初恋般粉嫩的牛肉,光是看着周泽楷吃就垂涎三尺,但是他不想和周泽楷共用一个餐具,更不想周泽楷喂他吃——他是有自理能力的成年人,吃个牛排都让人喂,简直给G市人丢脸。

“不喜欢?”周泽楷疑惑,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样子,给手里的肉蘸了点洋葱酱,亦复如是地递到黄少天嘴边。

“.……”黄少天默。

肉色当前,不吃简直对不起自己的祖籍,反正之前都被喂了两次了,一回生二回熟这都第三回了,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扭捏的。

黄少天一口咬下,细滑多汁的牛肉让他并不后悔这个决定,他满足得眯起眼睛,像是只被顺着毛的猫。

周泽楷见黄少天咬下他递过去的肉时,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感,于是他便托着腮观赏着黄少天咀嚼的情形,像一只把嘴巴塞得鼓鼓的花栗鼠。

“前辈?”周泽楷手拿着纸巾给黄少天摸了摸嘴角,“明天……找叶神吗?”

黄少天下意识地躲了 一下,接下周泽楷的纸巾:“额…这种事我可以自己擦,谢谢你了。叶不羞没有让我们去找他,不过我们明天要开始专训,他应该会过来看。你把这个拷一份到电脑里吧,我们要做视频分析。”黄少天嘴里有东西说话有点含糊不清,用手背随手一抹嘴角,一手就从口袋里掏出U盘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乖巧地点点头,没有打开电脑反而是打量起黄少天的U盘。

款式他很熟悉,不如说,相当熟悉。

一把碎霜。

一枪穿云的限量版周边。



————————TBC——————————


最后的存档

随缘更新了orz

评论(3)
热度(97)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