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叶黄】吐槽一下我的监考老师

树洞体

监考老师甲叶x监考老师乙天









1L

  不行不行,我真的憋不住了,我要好好吐槽一下我那奇葩的监考老师,托他们的福我差点连作文都没写完。

  有没有人在蓝雨考然后又是37考场的?

  那两个监考老师简直了!!

3L

  居然有人能抢到沙发,你们的手速都这么快的吗??

  

9L

  真的有人同考场!!你觉不觉得黄少和那个外校的老师有点问题?

15L

  不是作弊那种,而是有奸、、情【严肃脸】

25L

  好好好我开始说了。

  通常一个考场里不都应该有两个监考老师么,一个本校的一个外校的,一前一后监视全考场。本校的老师是黄少天,大家都认识的,国旗下讲话说了一小时那个生物老师,说起来他还是我的科任老师。看他进来时我还担心让他几个小时不说话会不会憋死他,不过看起来他还挺开心的,不对,好像是非常开心,他的背景都出现了绽开的花朵(就是少女漫男主角背后那些花),他上次这么开心还是因为蓝雨拿了统考第一。

我当时就心想他是不是赌球赌中了这么开心,但是听说他是不赌球的啊,要赌也只会赌荣耀的冠军。我正纳闷着,然后我就听见我隔壁有个女生小声地问我:“哎,黄少那么开心,找到对象了?”

我当时虎躯一震,看着讲台上那笑得花儿似的黄少天,有点震惊,方才当真没有想过这种情况。于是我故作深沉地冲她摇了摇头,沉声道:“难说。”那姑娘一脸失望地望着讲台。

  不会吧在蓝雨这间全是男老师的和尚庙也能找到对象?

  我当时有点奇怪,就多看了黄少天几眼。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今天笑得有点不同寻常。

 

果然怪怪的!

开考后不知道为什么,黄少一直往我这边看。一开始我也没觉得他眼神有什么,以为他只是单纯地望着一个方向发呆,但二十分钟过后,他还在盯着我!!我实在忍受不了,浑身不自在,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笔都拿不稳。更何况黄少天眼睛大,水灵灵地望着你,一开始没觉得什么,但看久了没有什么也总该生出点什么。我尴尬地低咳了一声继续埋头写试卷,却瞄见隔壁那女孩捂着嘴巴笑,冲我用手比了个爱心,还特地用视线指了指讲台的黄少天,什么意思一目了然。我脸有点发烫。

  考完后我只想给如此傻逼的自己一巴掌。

 

30L

屁!妖灵退散!谁说黄少天喜欢我的,绝对不是!!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无视那两道直勾勾的视线,专注于眼前的试卷,那带有探究意味的目光,正常人受不了。我不知道他今天发什么神经,只希望能尽快写完卷子完成考试。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确实感受不到他的目光了,在考试结束前一小时里写完了题目,心里也松了口气,然后就自然而然地伸了个懒腰。

突然,黄少天怒气冲冲地冲我走来,我的腰瞬间僵硬,手一抖,笔尖在答题卡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线。

我自认我干干净净绝对是祖国的花朵从不捣蛋做坏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这位祖宗。

我全身石化,一动不动,怕激怒了眼前这位小祖宗。

黄少天是精分了吗?!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心想这里是考场哪怕黄少天他再想找我真人PK也要等到考完,起码还有一个小时可以想办法活下去。

他一步步走来,我的心脏一下下地猛烈撞击,像是要撞出来了一样。

我全身都警备着,生怕他做出些什么。

但是!

他只是这样悄悄地走过去,然后又走回来,又走过去,再走回来,他反反复复好几十次。刚开始我还能保持高度的警惕,但是几遍下来,精神疲惫不堪,看着他走来走去就发晕。

我趴在桌子上,看着手表里指针一圈圈地走,我知道我要快点写作文了,但是我完全不想动。

拖某人的福。

我坐在靠窗边的最后一个座位,也就是通常说的主角位。总感觉坐在这个位置上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光辉笼罩着我,瞬间我就推测出三条他在我这里徘徊的理由:

1:我涂错答题卡,他想提醒我但又怕打扰我

2:我的背后被基友贴了小纸条,他想帮我摘下来(但这解释不通他为什么生气)

3:他喜欢我,想看着我答题(都说恋爱中的女生是善变的,我觉得可能男人也一样)

 

我迅速地检查了一次答题卡,确定没有涂错,然后再检查了一次选择题。这次选择题非常简单,我十分确信自己的答案无误,更何况这考的是语文,他一个生物老师凑什么热闹?!!!

所以首先第一个排除,至于第二个,因为我背后没有考生,我就假装自己的背被蚊子咬,用手挠了挠,然后十分妖娆地往椅背上蹭了蹭(就是那种西域舞姬的姿势,我觉得这是我生平最柔软的一次),始终没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反倒是坐在我后面的外校那位监考老师,极轻极轻地笑了一下。全身僵硬。

妈呀,我后面居然有人!!!!

他看到我在极骚气地扭腰了!!!

我大蓝雨的面子往哪搁?!!他不会以为蓝雨的学生都是喜欢扭腰的变态吧?

 

 

49L

  一群人在喜闻乐见是怎么回事?同情心呢?!!楼上那几个妹子,都说黄少天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黄少天啊啊啊!!你知不知道他上课有多烦?有一次去办公室搬作业看到他拿着戒尺,一个人在那里喊着“看剑看剑拔刀斩银光落刃”,这种东西我们小学就不会做了好吗?!!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么的尴尬!!他知不知道他已经二十好几了?还这么幼稚?

  不过他教书教的挺好的。

 

 

  咳咳言归正传。

  都说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剩下那里哪怕再不可能也是可能的。所以我不得不面对黄少天喜欢我这个情况(后来证明这个也是错的)。

我被吓得不轻,无意识地望了望窗外,想观赏一下蔚蓝的天空缓解一下我的心情。但是!恐怕天都在帮着我,我没看到蔚蓝的天空,我看到了倒影!!!

  伟大的光的反射原理,我终于知道黄少天为甚老是盯着我了!!!

  所有的事情都能说得通了,我们一直没有发现考场除了学生以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我们一直都在忽视的那位外校的监考老师。

 说起来,从黄少天进入考场那一刻起,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被人盯着的感觉不好受),我甚至一度以为我的亲生父母找过来告诉他,我要回去继承百万家业,考完这场试就要带我出国,所以他对我这个学生一开始含情脉脉然后又恨铁不成钢愤恨地看着我。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我的父母只是普通人家,那个有钱的亲生父母是我臆想出来的。我长得也普普通通,黄少天是不会看上的,我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别看黄少天只是个老师,我总觉得他不是普通人,起码与我们这些考试、升学、考试、升学的凡夫俗胎不一样。我觉得他肯定有自己的追求与理想,这间普普通通的市级高中也不会是他最终停留的地方,等到哪一天他不想教书了,想走了,离开我们的时候肯定也会走了毅然决绝,没有半点留恋。他是只鸟,蓝雨是他暂时停顿休息的一棵树,他有自己的旅程。

  说远了,回来回来,再怎么不一样也不能改变他影响了我整场考试的事实。哼。

因为人的注意力总是有限的,所以我一直没有关注我身后这位老师。他穿着件红色的外套,看校徽应该是兴欣的人,可能因为平时有烟瘾,现在只能委屈巴巴地叼着根棒棒糖吃,看起来有点凄凉。你问我怎么看到的?前些日子买了只夜光手表,结果一直没人陪着看,利用光的反射原理,在考场上用来观察身后的一举一动。

  我觉得我的智商高到突破天际。

 

 

 

57L

  有人问黄少天先前看的是不是我身后的那个监考老师?

  嘿嘿嘿[滑稽]

先前不是说过黄少天经常在我身边逛来逛去吗,然后有一次在我身后逗留了特别久,差不多有三四分钟,我虽然很想假装望窗外寻找作文灵感,实际偷窥黄少天在后面干什么(我现在才知道男孩子八卦起来不比女生低多少),但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只剩个三十分钟,我才刚写了点开头,而且卷子看起来十分的不认真。

因为心里总是挂记着黄少天,写几个字我就不由自主地写了个“黄”上去,然后写着写着就又突兀地多了个“天”结果涂改了很多,看起来脏兮兮的,我心里哀叹,不能再分心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半篇作文都是“黄少天”。

但黄少天走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望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看见黄少天空手过来,然后却吃着根棒棒糖回去,还心情很好地一蹦一跳,完全没有方才那种像猎豹捕食的阴冷眼神。看棒棒糖的大小,分明已经是是吃的差不多了。我惊讶,本来就知道黄少天是话痨说话快,没想到吃棒棒糖居然一两分钟就能吃下这么多,多么惊人的舌速!!

  后来考完试我把这事跟隔壁那女生说,那女生虚握拳,捂着嘴巴阴阴地笑,看得我一头雾水。她说:“那是兴欣那位老师吃剩下的”

  !!!!!!

我简直想立马扔笔扭过头好好看他们在做什么,我还听见几声极轻的笑,要不是就坐在我身后我肯定听不见。卧槽!你们究竟在这神圣的考场里做什么啊?!!!

想着棒棒糖我又不由自主地把“棒棒糖”写了下来,然后作文就变成了:奶奶颤颤巍巍地拉过我的手,往我的手心放了个物什,硬硬的冰冰的,她嘴唇翕动,说:“这是祖上留下来的棒棒糖,你要好好保管。”

那个是玉啊!

我深呼吸一口,看着我涂涂改改的斑驳的试卷,还有飞速流逝的时间,突然大彻大悟。

反正都要考砸了,不如看个够。考砸难受,不八卦好像更难受。

于是我就用我单身十八年的手速,迅速地烂了一个尾。(后来成绩证明真的很烂)

我把笔往桌上一扔,然后双手交叠在一起假装伸了个大懒腰。都说今天的腰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软,于是我就轻而易举地看到了后面的监考老师的正脸。

虽然是倒着的,但并不影响他是个帅哥。

可能是经常对着电脑所以脸色有点苍白,兴许是加班熬夜(也有可能是打荣耀)所以他眼底一片乌青,额前的碎发有点长了,稍微遮住了眼睛。不过他的眼睛很亮,像是有某种火焰。我忽然想起黄少天也有这么一双眼睛。

他瞟了我一眼,再远远地望了一眼我的试卷,不用说都知道乱七八糟脏脏地一片,不过我都不在乎了,我比较想看你们。他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反倒是黄少天一看见我的卷子,就给了我一个暴栗,嘴里还哼哼地,像是很不满。

哼你妹,你以为你是猪吗?我在心里给他翻了个白眼。

那个监考老师抚了抚他的背,有捏捏他的手,好像在给宠物顺毛。黄少天嘴里还特舒服地哼了几声,见我还不回身,直接用书往我头上招呼了一把,轻声道:“写你的作文”我吃痛,加上怂,立马弹了回去。

然后我就听见轻轻的“啾”的一声。

你个黄少天,蓝雨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好吗?!光天化日之下给人亲手!

 

 

 

 

70L

 有人问那个兴欣的的老师是谁,嘛名牌上没有写所以也不知道。兴欣是这几年才创办的学校,想来老师应该都是年轻的,不过这位看起来好像已经有点经验了,教书也应该有段日子了。我偷偷听见了,黄少天叫他“老叶”。

 到了最后十五分钟。我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试卷上了,而是望着窗户,做一个满蕴着温柔,微带着忧愁的小清新。我从来未如此喜欢我们学校的那些勤勉的清洁阿姨,把窗户玻璃擦得如此透亮,好让我能看到我身后的情况。

我知道我想看的情节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肯定不会发生,但是这种时候有些小动作跟显得吸引人。根据我的推测,大概是那个兴欣的叶老师曾经做了某些事让黄少伤心了,黄少天一开始很想追问他为什么(所以他才会才开场盯了我这个方向那么久),但那叶老师恐怕又做了些气人的东西,让黄少天彻底发怒了。我看见黄少天狠狠地踩了他一脚,还碾了几下(这个机灵鬼还知道考场不准大声喧哗,算准了他不能喊),看起来很疼,叶老师没说话,就这样看着黄少天又来来往往几个来回。

然后在黄少天再一次经过时,叶老师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人拉倒身边,用手指刮了刮黄少天的鼻子,做了个口型。

没事

我没看见黄少天的表情,不过肯定很值得留恋。只见他猛地挣开了叶老师的手,溜到了讲台上,然后拿了一支笔有迅速地溜了下来,带起来的风将讲台上的纸张都刮走了。

因为视角有限,所以我只能依稀判断出黄少天是在往那老师手上写点什么东西,写得很认真,不过好像用了死力,兴欣那老师表情有点奇怪。

叶老师坐在木椅上,黄少天蹲着,所以黄少天写得时候头发一直在往他脸上蹭,他动了动鼻子,看起来有点不舒服。不过可能自己有罪在先,不敢抱怨什么,就拿另一只手摁了摁黄少天的头发,然后把下巴抵在了上面。黄少天楞了一下,也没说什么,继续写他自己的。

我:“.……”

明明你平时一根头发都不给碰

还说头顶的男人的尊严,寻常人不能碰

尊严呢?!

 

 

71L

 后来我想方设法地想要看到叶嫂子手心里究竟写了什么,我觉得我所有侦探的才能都在这一天完全释放出来。

我坐在最后一个座位,自然是我收卷。我故意站在里讲台很远的地方,好让叶嫂子要伸长手臂,摊手跟我要卷子,乘着个机会我就可以看见了。

开头和我想的一样,叶嫂伸长手臂,摊开手。

我觉得我的视网膜遭受了刺激。

我从来没有如此讨厌黄少天的话痨。

黑压压的一大片,甚至写上了小臂,远远望去,好像是中了某种不知名的毒,我觉得他写的字比我的作文字数还要多。

叶嫂见我呆愣在那里,看了看自己的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苦笑道:“你们黄少天老师几小时不说话憋得慌,和他搭档不容易,记得帮我讨点医药费”还挥了挥半黑的手臂给同学们看。于是考场内一片笑声,黄少天撅了撅嘴,用讲台的遮掩往人腰上拧了一把。叶老师只是无奈地笑笑。

我再次觉得我的眼睛受到了伤害。

我依稀看出几个写得极大的字

  如果有什么因雏?……啥?珍稀动物?

我视力不太好,剩下的字又是模模糊糊一团黑。

叶老师从我手中抽走试卷,就把手臂收了回去。

啧,只能再寻法子。

于是等考试都出了考场以后,我假装勤学好问的样子拦住了黄少天,顺带一只老叶。

我盯着他的麒麟臂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注意力全都在他的手臂上,嘴巴就随意地吐了个问题问黄少天,“怎样才能生孩子?”

我眯着眼睛看,总算是看清接下来几个字。

   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一定要……

“你想生孩子?”黄少天惊讶

“啊?嗯”我随口应道,眉头愈发拧在一起,快要看出来了。

     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一定要跟我说

     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一定要跟我说

     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一定一定要跟我说

 

很好很好,这很黄少天,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哪怕写得没墨了也要写三次。

当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时候往往是最兴奋的,就像解一道数学难题,最让人激动往往不是写答案的过程,而是探索的过程。

黄少天抓着我的肩膀猛烈地摇,“你醒醒啊小明你是男生不能生孩子的!!”

我第一次这么不想听他说话,好吧,是第N次。我挣开他的手,对上了叶老师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亮,就像寒星。我知道他看懂我想问什么,点点头,弯了弯嘴角。

“走了,少天”他搂过黄少天的肩膀,将他带往了另一个方向。

我站在原地望着他们离去。

黄少天还在不服些什么不肯让人搂,于是叶老师也由着他,右手抱着试卷袋,左手捏了捏人的脸。黄少天立马跳出几步远,又用手比出几个舞剑的动作,大声道:

“老叶,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我还记得当年我站在办公室门外是多么地尴尬,心里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个傻逼老师。但叶老师没有说他幼稚,而是假意的躲开剑锋,与他闹在一块。

我于是又想起了黄少天开考前那双眼睛,盯着我的那个方向,目光焦点不是我,但我却能感受到里面的复杂的情绪,他应该是想问些什么,但又在担心些什么。

     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一定要跟我说

在我十八载的光阴里,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这样的情绪,有知己的惺惺相惜,又有恋人的相互依偎。我不知道黄少天有没有问到他想要的答案,但那个肯定是他想要支持一生的人。这可能是我最骚逼的一天了。

 

 

 

 

100L

 谁?!!!站出来

 谁把这件事告诉黄少天的?害我被抄了两天的课本!!

 那个叶老师的身份实在好奇的直接问黄少天本人吧,E603英雄好走不送

 

 偷窥这种事,偶尔干一下可以,但绝不能频繁做,毕竟伤身体(揉了揉写检讨书写废的手)

 

 

 

 

 

————————end——————


保佑不被屏蔽

评论(10)
热度(94)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