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缓更型选手

【周黄】告白

国家队时期

小周单恋然后变双恋的故事




1.

 

【黄少天是个残酷的人。】

  

  周泽楷闷闷地想着。

  

  是怎么做到的呢?说着这么无情的话,脸上还能带着明媚的笑容,嘴角扬起的角度看起来是这么愉悦,让人感到亲切而又无比的疏远。像是远方的云霞,忽远忽近,捕捉到的永远只有一个转身毅然的背影。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告了个白。

   在比赛的间隙,在荣耀总部一条栽满了秋梧桐的小道上,乘着丝丝微风,好不容易才说出“我喜欢你”几个字。

   

或许是因为站在了树荫底下,黄少天的笑容比平时都要冰冷一些。

   

  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时,他也是这般微笑着打招呼。当时他的笑容温暖,像是可以驱散所有黑暗,仿佛空中的尘埃都被洒上了光。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脏也仿佛被施上了某种魔法,强烈而急促地抨击着胸腔,像是暴风骤雨般的鼓点,敲打着心智。

  

  而如今黄少天再用这样的笑容面对他时,只觉得十分地讨厌。嘴角那恰到好处的弧度,仿佛一把尖锐的镰刀,狠狠的敲在心上,给刚抽芽生长的爱恋判上了死刑。

  

  “周泽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黄少天很从容,几乎是不加思考地就说出了这句话。就像是……这是一个早已重复多次的举动。眼角弯弯,语气不自觉地上扬,听起来如百灵鸟歌唱般灵动悦耳,让人对眼前这个明媚少年生不出一丝不悦来。一切仿佛是精密计算后的标准,毫无偏差——让人心生退意。

  

  周泽楷皱了皱眉,只觉一阵头疼。黄少天给足了楼梯给他下,他现在大可以顺着黄少天留的路往后退,退回到友谊与爱情的三八线,继续保持着他们不尴不尬的距离。

  那种刻薄的生疏,如浮丝般脆弱的联系。

  

也许大多数对他表白的人都是这么选择。周泽楷想。毕竟眼前的黄少天笑得那么自信,像是十分确定他一定会选择大家都当这件事没发生过,默契地做回好朋友。

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与其赖着下去,不如收拢心思安安分分退居原位,保持沉默,对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一切如旧,虽然求不得,但总也好过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但周泽楷不是大多数人,各种方面都不是。

周泽楷就静静地站着,燥热的风从他耳边刮过,串串的阳光从他脸旁穿过。

他什么也不说。也不知道怎么说。

  黄少天还在叽叽呱呱地说些什么,像是怕周泽楷不明白一样极力地暗示:谈恋爱不如做朋友。

周泽楷仿佛看见了夜雨声烦那通体晶莹冰蓝的光剑,挥舞着要把他往死角里面逼,然后等他筋疲力尽的时候一击必杀,将他钉死在“好友”的一角。

  人生第一次告白,就这么狼狈地结束?

  周泽楷当然不愿意

 

 周泽楷还记得第一次和黄少天对决的时候,黄少天带着满屏的垃圾话,念着毫无关联的招式名,操着冰雨一剑一剑地往他的漏洞里刺,看起来游刃有余,而他只能退避锋芒,落荒而逃。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招摇撞骗,但周泽楷却不想再像当时那般狼狈。

做朋友是最安全的选择,但周泽楷习惯了激进冒险中前进。

 

  “别吵”周泽楷说,食指竖在嘴唇上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微微歪头,像是很认真地思考。

  黄少天还是第一次被周泽楷打断说话,印象之中无论他说什么,只有眼前这个人会有耐心地听完。此时被打断说话,他有点措不及防,吓了一跳马上禁了声,左看右看还以为有什么人过来了。

  周泽楷见黄少天土拔鼠似地东张西望,不禁轻笑,轻的像是鸿毛拂过春江的水面。哪怕这样,还是被黄少天给听到了,以为周泽楷在玩弄自己,忍不住又要跳脚破口大骂:“周泽楷你奶奶的”

  “抱歉”周泽楷低声说,如墨般的眸子黑如深渊。

  黄少天愣了愣神,像是预感到什么,张了张嘴,脸色沉了下来,什么也没说。

  “不做朋友。”周泽楷说。

像是深渊里闪过的一丝亮光,像是太阳初升时,晴雪初霁。

 看见黄少天愣在原地不说话,周泽楷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道:

   “考虑一下我”

   眉眼弯弯,眼睛里掬着一抹浅浅的笑。

夏日里最温柔最和煦的那阵风,经过了他,都变成柔软的样子。

 

 

 

2.

  

周泽楷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里,毕竟偷看人表白听墙角这种事,实在不是他的做派。

但是黄少天在那里。

黄少天在那里,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

毕竟上午他刚撂下了句“不做朋友”就跑,黄少天可能收的刺激不小,一个上午都不理他。

很显然被拒绝了。

周泽楷苦涩地想,再无端地纠缠下去只会让他更加讨厌,显得无理取闹和幼稚,但看到黄少天被一个女生拉着手拖走,果然没办法这么容易地放弃。

毕竟是心心念念之人,是无数个星空璀璨的夜晚反复梦到过的人,很多行为都是习以为常的,比如说发现他不开心这件事。

那女生不知道怎么溜进来的,抓着黄少天的袖子,如黄河流水般滔滔不绝地诉说自己的爱意,譬如她在小学就开始看他比赛买他各种各样的周边帮他在网络上怒喷黑子之类的话,看起来她以为自己所做的都是她爱的深切的表现,没有人比她对黄少天倾覆更多。

周泽楷看到黄少天在女孩子不注意的时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里觉得这个不怎么雅观的动作在黄少天做来竟十分的可爱,很显然他已经十分地不耐烦。

周泽楷不禁噗嗤一笑。为什么笑他也不知道,或许黄少天翻白眼的表情很滑稽,或许为自己比那女生有机会得多而感到庆幸——毕竟自己能站在黄少天的身旁与他并肩,而她不能。

不得不说黄少天很会演,也有可能是经验使然,三言两语把姑娘打发了不说,还给人留下一个“荣耀至上,为了荣耀我要放弃个人生活”的光辉形象,女孩子的大眼睛里闪着泪光,在她内心不知做了怎样纠结的挣扎,尔后用力地把头点一点,一副为革命牺牲的惨烈模样,抓着黄少天的手,郑重其事道:

“黄少你一定要加油!”

这次黄少天没有把手抽出来,而是用另一只手在她手上轻轻地拍了拍,郑重地点了点头,看起来下一秒就要给人姑娘敬个军礼。

整个过程持续的差不多半个小时(那姑娘说了20分钟还多,黄少天难得体会到了和他打比赛的人的心情),周泽楷站在阴影的地方,就这样默默看着。

说实话整个过程比看电视剧还无趣,因为已经知道了故事的发展与结局,周泽楷始终无比坚定地相信黄少天是不会随便地答应一个陌生少女的表白,哪怕那女孩长得很好看,声音很好听,但是很显然她不懂黄少天。

黄少天想要的根本不是粉丝们的追捧,他完全不在意哪个粉丝给蓝雨俱乐部送了多少钱,亦或是谁含辛茹苦地喜欢着谁好些年。他感谢她们的喜欢,但是他绝不会为这些东西改变。

周泽楷知道。因为他也是这样的。

他们追求着共同的东西,他们有着共同的理想,而如今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从周泽楷的视角看去,黄少天的脊背挺得很直,直的就像根杆子,无比坚定地立着,毫不质疑自己所做的抉择,毫不畏惧自己所选择的路。

周泽楷心里遽然升腾起几缕曦光来,暖烘烘地包裹着心脏。

那是他喜欢的人。

 

 

 

3.

 可能安保系统真的出了问题,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周泽楷一晚上被找出去好几次。

 当那些金发美女倚在门框,暧昧地喊周泽楷名字时,以方锐为首的一群人瞎起哄,笑骂周泽楷是脱团狗,并在背地里讨论哪个更漂亮,一开始大家都兴致勃勃,但到后来觉得长得都差不多,还是自家两个宝贝女选手比较好看。

“你说说,同样是中国人,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方锐感叹,操作着海无量埋伏到夜雨声烦背后。

“可能你比较丑吧”苏沐橙跳上了一座灯塔,占据地图最高点。

“那不能够,我比较有人格魅力”方锐简单勘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确认这个地方有足够的退路。单挑剑圣这种事,他一个气功师可做不出来,偷袭黄少天只是想让他位置暴露,接下来就交给苏沐橙解决。

有点奇怪。

方锐的直觉告诉他。要是放在以前黄少天肯定第一个跳出来吐槽,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安静的有些反常。虽然说平时巴不得他安静如鸡,但向来叽叽喳喳的人突然不说话了,总会让人有点不习惯。但他也不能够问他为什么,毕竟他还在埋伏着人家。

方锐再仔细勘察了周围一次,确定没有什么陷阱。总觉得这一次埋伏太过轻而易举,和以前埋伏他完全不是一个难度系数的。不管怎么样,时不我待,海无量猫在夜雨声烦身后,一个气刃近身然后猛地一个气功爆破,知道眼前这位反应速度惊人,还特地扔了个截脉控制。

黄少天喊着“靠靠靠”迅速反击,反手一个拔刀斩,扔出一连串低阶冷却快的技能,乘着一个空当,踩上树干,一个银光落刃劈下。方锐早就做好了准备,念了个念气罩任他砍,用盗贼的姿势翻滚着躲开攻击,将黄少天引到队友的攻击圈。

一切按计划进行。

这才不对劲。黄少天的战斗思维经常会很跳脱,当你以为他已经进入了你的圈套时,你会发现完全圈不住他。

方锐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将夜雨声烦转移,他相信黄少天已经察觉到了,但是他还是这样被牵着走?黄少天此时这种不顾一切的打法,在团队赛绝对是不合适的,本来他们就少了一个人,然后这样以血还血,虽然会是海无量先倒下去,但是夜雨声烦法力耗尽也离死不远。

海无量倒下的时候方锐隐隐觉得,黄少天心情有点不好。

可以感受到黄少天只是想用他来发泄一下,没有什么战术意图。

没有妹子勾搭这么生气?还是说被周泽楷在颜值上比过了而生气?方锐暗自猜测。

身为一个有魅力有责任感的队友,方锐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安慰一下他的好兄弟。

“黄少天啊没关系,你还是帅的,要是你长高一点也能像小周那么吃香的”方锐摘下耳麦冲黄少天喊道,竖起大拇指表示兄弟支持你。

黄少天抄起鼠标就往方锐那里砸,“屁!你说谁矮?!”

方锐眼疾手快地接下鼠标,避免了人鼠两亡的悲剧,“哎哎哎祖宗小心点,把鼠标扔坏了怎么办”

黄少天:“没事,我带了一箱过来”

方锐:“.………”

“不就是几个妹子么,别生气啦”方锐将鼠标扔回给他,“人家小周是国家队的脸面,受欢迎点很正常”

“这你就不懂了,喜欢的人被搭走,当然会嫉妒啦”苏沐橙笑道,电脑屏幕上一个大大的“荣耀”。

黄少天扔给她一包瓜子,“去去去,电视剧伤脑子还是别看了”

“哇塞这么劲爆,哪个啊?是不是胸特别大的那个?”方锐两眼发光,“你跟周泽楷说说他肯定会让给你的。”

“滚!你自己喜欢还套上我了?”黄少天将他踢下了椅子,拿起自己的外套就往门外走,“我出去买宵夜,方锐没份。”

 

 

烦躁。

没由来地烦躁。

黄少天一脚踢上路边的树干,大树岿然不动,连片叶子都没掉下来。总觉得更加烦躁了。

他不应该这么在意。说到底也只是气不过周泽楷就这么乖地跟着每一个女生出去,说白了,他不希望周泽楷出去。

外国女孩会很自信地穿着紧身的衣服,袒露出饱满的胸部,可以很自然地挽着他的手拉他出去,会蹭上他的脸,会拥抱他,直白地说:“I like you.”

周泽楷不会拒绝,会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说“thank you”声音温柔而低沉。

“靠!”黄少天一想就来气。

周泽楷被拉走之前望了自己一眼,带着几分乞求和期待,黄少天知道只要自己说点什么,他就可以不走,会丢下妹子在训练室和一堆糙老爷们打荣耀,还能在被方锐伏击的时候救他一把,不用他苦逼地1v2。兴许是受不了他过于炽热的视线,黄少天别过了头,背对周泽楷与叶修攀谈了起来。周泽楷的眼神瞬间可怜了起来。

后来周泽楷那失望的小眼睛再也没从他脑海里消失过,总觉得有些愧疚。

 

苏黎世的晚风有点凉,黄少天拢了拢自己的外套,吸了吸鼻子,往大门处走去。

然后他看见了周泽楷。

在荣耀总部一条栽满了秋梧桐的小道上,就是今早他向他告白的地方,被另一位女孩表。

不爽。

黄少天皱了皱眉,有种喜欢的玩具被抢走了的失落感,但比这更强烈的是愤怒。

黄少天径直往那个方向走去,晚风如刀割在脸上,路旁的树叶窸窸窣窣,撩拨着心脏。

今早也是这么个声音。

凉风在两人之间呼啸而过,周泽楷低头望着他,说:“我喜欢你”

阳光在他脸上打上阴影,让他的脸部轮廓显得更加深邃。周泽楷很认真,眼睛里像是有着某种潜藏已久的光,就这样看着他。

从未想过他们两个彼此之间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说起来也从未想过与周泽楷的关系能近到哪一步,要是他今天不说,以后会成为老友,亦或是通讯录上的陌生人?不得不说周泽楷是有点特殊的,更何况他说得认真,黄少天他也不愿就这么轻率地答应或拒绝,他需要时间。

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觉得不会因为感情上的事而困扰自身,但周泽楷却是实实在在地困扰了他一天,顺带还影响了可怜的方锐。

很多时候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就像被女生告白时他满脑子都是周泽楷,周泽楷被找出去时打荣耀完全不在状态……他已经被周泽楷影响太多了。

在见到周泽楷在树荫下被女生表白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答案。他之所以会烦躁会生气会不满,都是因为…….

黄少天小跑过周泽楷那里,他现在立刻想告诉周泽楷他的心情。

 

周泽楷浅浅的笑着,月光打在他脸上,柔和了他的轮廓。那位女子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周泽楷说。

女子微微瞪大了眼睛,像是不相信。

“我向他表白了,但是好像被拒绝了。”周泽楷遗憾地说道。

“那你放弃他吧,还有很多人可以选择。”比如说我。

周泽楷摇了摇头,“我会等他……”

 

周泽楷的话断断续续飘进耳朵里,心脏的跳动像是撞击着耳膜,震耳欲聋。

还有3米左右周泽楷发现了奔跑过来的黄少天,愣了愣神,没有想到他会来。

黄少天飞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周泽楷勉勉强强地接住了,但好歹是个上百斤的男孩子,还是被撞了个趔趄。

女孩愣愣地望着这一切,没有回过神来。

黄少天抓着周泽楷的手,在她眼前扬了扬,道:“靓女,唔好意思,他现在是我的人。”

晚风轻柔拂过,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End

 

 

 


评论(4)
热度(160)

© 竹竹竹空 | Powered by LOFTER